顶点小说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善念没事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善念没事

 热门推荐:
    笼罩在墨亚人头顶的能量威压,蔚蓝色光芒的笼罩下,顷刻间消失无踪,大家的呼吸变得顺畅起来。

    “唉哟……”

    暗黑色流光中,传出凄厉的叫声,阴鸷的目光早已散去,倒是空中飘洒着点点殷红。

    蓝光之威在确保了那个亮光安全之后,不再有所顾忌,对阴鸷目光的主人施加了雷霆般的轰击。

    尽管是风轻云淡,一片祥和的气氛,但对方的双眼,却被涌出的鲜血迷糊,根本享受不到眼前的美景。

    蓝光之威一击得手,并未继续扩大战果,而是悄然隐退。

    “可恶!”

    伤者大声的咒骂着,一边用双手抓挠着眼睛,一边用意念查探蓝光之威的源头。

    从来就没把墨亚人放在眼里,只是考虑到那个亮光的处境,才和墨亚人纠缠的。

    若是早就施展自己的实力,他相信,此刻的墨亚人不可能有一位活着。

    然而,意料之外的蓝光之威,击碎了他的幻想,也让他受到了非常严厉的惩罚。

    一个人类的族群,本是渺小卑微之辈,怎么就能释放出如此威势浩大的蓝光之威。

    或许是为了族人的生存,所激发出的潜能,并非墨亚人拥有的技能。

    即便是双眼受创,但他依然有绝对的信心,能将封印中的墨亚人全部轰杀。

    一念至此,一股滔天威压随即涌出,他要用墨亚人的命来祭奠自己的双眼。

    “算了,蓝光之威不是你能对付的……”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出一个极其轻微,却又无孔不入的声音。

    像是略带叹息,其中又蕴含着无上的威严。

    “这……善念落入墨亚人之手,恐怕后患无穷啊。”

    双眼受创,耳朵并未失聪,此人闻言微微一愣,便自言自语的说道。

    要不是为了善念,他才懒得和卑微的人类纠缠呢。

    可如今,自己莫名其妙的吃了亏,却被告知对付不了。

    心里多少有些不满,只是没敢说出来而已。

    “后患……不致于吧?”

    “墨亚人说过,大不了同归于尽。”

    “吓唬你罢了,不会的。”

    “不会?”

    “墨亚人自命清高,以为能改变一切,还有所谓的墨亚预言……所以,善念没事。”

    “不明白……”

    两人的一番对话,在逸尘的脑海中嗡嗡作响,却没法窥视出他们的面容,甚至连气息都不曾发现。

    “他们以为找到了应劫之人,以及化解劫难的方法,哼,想得美!”

    听不出源头的声音,显示出对墨亚人的不屑,见对方一头雾水,便耐着性子解释道:

    “墨亚人为了应验自己的预言精准,就不会摧毁善念,这正是我需要的……”

    墨亚预言中确实提到,下一次的万年大劫虽然危机重重,但墨亚人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而且,墨亚人把下一次的万年大劫,定为最后一次,将由某位应劫之人,彻底消除所有隐患,并杜绝万年大劫不再发生。

    逸尘不知道,究竟是谁会需要这场万年大劫,还有墨亚人手中的善念,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万一墨亚预言应验,岂不是玉石俱焚?”

    双眼受创的那位,并没有完全接受对方的解释,言语之中流露出忧心忡忡的紧张状态。

    理论上说,只要墨亚人摧毁了善念,上面的那位将会面临‘同归于尽’的局面。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从墨亚人手中强行索取善念,只是暂时没有成功而已。

    “墨亚人要的是完美结局,而不是摧毁。”

    蕴含着上位者威势的那位,显然比另一位更加了解墨亚人。

    以墨亚人的性格,绝不会随意摧毁一件对人类,以及众多生灵们意义重大的物件。

    向来标榜以亿万生灵的和平共处为己任的墨亚人,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成功的希望。

    即便是困难重重,艰险万分,他们也决不妥协,这或许就是他们所谓的守护情结吧。

    “话虽如此,可要是他们真的成功了,我们岂不是前功尽弃白忙活一场?”

    这位还是心有不甘,将所有的墨亚人斩杀,拿回善念,才是最好的结果。

    否则,要真是哪儿跑出来一位应劫之人,又有足够的实力化解劫难,所有的一切将会逆转。

    “成功?呵呵,成功的只能是我们!”

    上位者冷哼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这个一万年对我来说非常关键,只要顺利度过,善念就不再对我有任何约束。

    届时,就算墨亚人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将善念摧毁,也不会妨碍到我的成功。

    所以,我要给墨亚人一个机会,其实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能够位居人上,就有上位者的威势,仿佛胜利就在眼前,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话虽说得轻松,可传递出来的自信,以及对胜利的归属,却是毋庸置疑的。

    “你是说……利用墨亚人的愚昧,彻底摆脱善念的约束?”

    言者的自信,让听者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心里的那份疑虑,并未因此而消除:

    “一万年,能改变的事情很多,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不可预料的未来之上。

    依我愚见,还是灭了墨亚人,拿回善念,换个地方封印,便可一了百了,用无后顾之忧。”

    没有上位者那般从容淡定,更没有上位者的绝对自信。

    不管什么事情,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算是万无一失。

    “所以,你成不了大事。”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这样说会打击到对方的积极性,上位者顿了顿,又接着说道:

    “你可以按照你的办法,看看能不能拿回善念,但有一点必须记住,那就是不管利用谁,也不要亲手斩杀墨亚人。

    对于善念的处理,等拿到手再说……”

    言下之意,上位者同意对方,通过不同的方式,纠缠甚至打压墨亚人,只要没有亲手斩杀即可。

    留下墨亚人,让他们揣着自己的预言,到了结果揭晓之日,见证预言的失败,这是上位者给墨亚人定好的命运。

    如果下面的那一位一时性急,真的将所有墨亚人尽数斩杀,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若是下面那位逼得过急,让墨亚人看不到希望的曙光,难保不会出现,墨亚人摧毁善念的事情。

    若果真如此,上位者数万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不说,很有可能和善念一起消亡。

    既想看到墨亚人失败的痛苦,又愿意接受将善念弄到自己手里,上位者的内心,也有一些纠结。

    不过,大局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墨亚人只能算是一条小泥鳅,根本翻不起大浪。

    下面的那位为了泄愤,或者有其他目的,一定要针对墨亚人,也没必要过于干涉。

    给狂妄的墨亚人一点侵扰,就能让他们花费很多心思,自身难保之下,所谓的应劫一说,便没了成功的可能。

    “那个应劫之人……等我发现,直接灭了就行。”

    得到了上位者的应允,下面的那位心态稍有平和,便又试探着说道。

    既然墨亚预言说,存在一位应劫之人,能顺利化解劫难,那么,趁着应劫之人羽翼未丰,将其扼杀于摇篮之中,岂不是一劳永逸。

    以他的实力,要想找到墨亚预言中的应劫之人,简直是易如反掌,根本不存在问题。

    “不行!我倒要看看,那位自不量力的应劫之人,到底有什么能耐,好久没有对手,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

    满怀期待的上位者,忽然话锋一转,意味深长的说道:

    “当然,适当的玩玩这位应劫之人,或者说设置一些障碍,也不是不可以的。”

    都说真正的高手是孤独的,能有一位称得上是对手的人,实际上也是一种幸福。

    上位者的心态,不是每个人都能揣摩得透的,否则,他就没资格做上位者。

    头脑中一阵混乱,记忆碎片的内容愈加繁杂,任凭逸尘如何努力,也得不到更多的信息。

    偶尔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彼此之间看不出关联。

    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操纵着一切,所有人都被算计在内,逸尘也是其中一人。

    人魔大战的意外结果,众多愿意参战的隐世高人,无法解释的神诏令,甚至还有传说中的一闲散人……

    画面走马灯似的变换,逸尘茫然的神情,以及手足无措的无奈。

    忽然,小炫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之中,惨遭天谴前一刻的悲愤眼神,如同利刃般的刺在逸尘心上。

    “哇……”

    逸尘大叫一声,浑身冷汗岑岑,仿佛看见了小炫幽怨的目光。

    尽管没有一点声响,但无声的指责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总感觉小炫无辜,更无辜的,是小炫为了逸尘斩杀梅老大,从而遭到残酷的天谴。

    按照平时的表现,小炫的修为实力虽然远胜于常人,可神智却停留在十三五岁的少年时代。

    天真活泼,单纯善良,在逸尘眼里,小炫就是一位听话的小弟弟,而且是特别可爱的那一种。

    然而,逸尘再也见不到小炫了,内心的愧疚,恐怕这一辈子都不能改变。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