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1420章 你作弊!

第1420章 你作弊!

 热门推荐:
    “七雷破生丹,怎么会有这种强横的丹药?”

    广场外围某处,已经达到浮生境巅峰的斗灵商会副会长路天温,那盯着云笑手中丹药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人来说,七雷破生丹不就是最为诱人的吗?路天温相信自己要是得到那枚丹药的话,实力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

    如今的斗灵商会,已经只剩下总会长魏独征一个凌云境强者了,哪怕现在傍上了一条大粗腿,但打铁还需自身硬的道理,路天温肯定是极其理解的。

    一旦路天温能突破到凌云境层次,斗灵商会的实力就会瞬间大进,甚至一跃而为四大顶尖势力之首,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所以此刻哪怕云笑炼制出了天阶中级丹药,很可能就是医脉一道的冠军,路天温也没有过多在意,反而是生出了一丝欣喜。

    毕竟路天温还留有极为强力的后手,在他看来,云笑逆天炼制出来的那枚七雷破生丹,最终一定会落入自己的手中。

    “云笑,就先让你得意一段时间吧,不过这都只是在为本会长作嫁衣罢了!”

    路天温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得意之色,这几句话并没有宣之于口,而经过这几息的时间,越来越多的普通围观修者们回过了神来。

    “果然不愧是天阶中级丹药啊,这七雷破生丹的效果真是绝了!”

    神晓门天才聂晓生满脸的感慨,先前连他都认为云笑在炸鼎之下,保不住那枚丹药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云笑不仅是保住了丹药,炼制的还是如此一枚能让人直接突破大阶的丹药,这样的丹药,又怎能不让人心生火热呢?

    只不过像聂晓生这样的年轻天才,心中也只有佩服和崇拜罢了,远没有那些浮生境强者来得火热,那可是能让他们突破到凌云境的神丹啊。

    就算这些修者还没有达到浮生境巅峰,但他们相信总有一天能达到那个层次,可是大阶的突破,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从云笑刚才的描述之中,诸多浮生境强者都有理由相信,那七雷破生丹能有如此之强的功效,应该是先前云笑用某种方法,将七道丹雷的一部分力量,封锁在了丹药之中。

    当然,那肯定不是所有七道天道丹雷的力量,而只是一小部分,但天道雷劫何等威力,那是可以将一名浮生境巅峰强者,都轰得灰飞烟灭的恐怖天劫啊。

    而在这此封印丹雷的淬炼之下,让人生生获得那丝属于凌云境的感悟,并非是不可能之事,或许这就是七雷破生丹能助人突破的真正原因吧。

    “云笑小哥,首先恭喜你获得炼脉大会医脉冠军,我想问一下,你这枚七雷破生丹卖吗?条件随你开!”

    就在所有人都目光呆滞感慨之际,一道高声突然从人群之中传来,而听得这道声音,不少人都是在一惊,同时嘴角浮现出一抹鄙夷之色。

    不过当众人转头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时,脸色又是一变,因为他们不少人都是认出了这道身影的底细,知道那是一个在腾龙大陆大名鼎鼎的家族之主。

    这位王姓族长,虽然没有曾经的三大族长强横,但也已经达到了浮生境后期的层次,其王家的整体实力,绝不比曾经的萧楚赵三家差多少。

    甚至这王姓族长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在萧家被灭之后,都在积极奔走吞并地盘,以图取萧家而代之,跻身三大家族之列。

    因此看到是这位开口后,众人眼中的鄙夷瞬间就消减了几分,由此也能见得,这王家族长应该是感应到了突破到浮生境巅峰的契机,这才如此迫不及待。

    到时候突破到浮生境巅峰之后,再将七雷破生丹服下,就此突破到凌云境层次,岂不是可以一跃而为三大家族之首了?

    “不,这不是真的!”

    然而就在王姓族长刚刚勾起诸人想要竞价的潜意识之时,一道愤怒不甘的咆哮之声,突然从某处传来,将众人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去。

    “古花山,事实面前,你这老家伙还有什么不服的!”

    当看到那咆哮之声又是由古花山发出之时,在一旁观战的柳寒衣当即忍耐不住,直接开口讥讽,听得她这话,不少人都是深以为然。

    先前的古花山,确实是炼制出引来六道丹雷的融魂驯妖丹,一时技压群雄,成为场中最耀眼的那个人物。

    但自云笑引来七道丹雷之后,古花山的风采便被生生盖过了,后头发生的事大起大落,让得古花山的心情,也跟着大起大落。

    再后来云笑将药鼎玩得炸掉,古花山一度以为自己的机会又回来了,哪知道最终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什么事情,都是在有了希望之后再失望最难以让人接受,此刻的古花山,无疑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情,眼看到手的冠军,竟然直接飞走了。

    如果古花山是败在其他人,比如说萧世镜这种老牌炼脉强者的手中,那他或许还不会如此愤怒不甘。

    偏偏这一次踩在他古花山头上,获得冠军的,乃是他最为厌恶怨恨的云笑,那他就无论如何接受不了了。

    “云笑,众所周知,炸鼎之后的丹药,决然不可能再保存完好,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你手中这枚丹药,根本就不是刚才炼制出来的,而是早就藏在手中的成丹,你作弊!”

    古花山强压下心中的狂怒,然后指着云笑,微显平静地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倒是让不少人一怔之下,缓缓点头。

    一来诚如古花山所说,炸鼎之后炼丹失败,这已经算是腾龙大陆炼脉师们根深蒂固的观念了,还从来没有人违背过。

    二来云笑年纪轻轻,竟然就能炼制出天阶中级丹药,这让很多人心中都生出嫉妒之心,他们并不希望看到云笑在炼脉一道上也如此耀眼。

    如果是其他人处于云笑的位置,或许所有人都要对古花山这话嗤之以鼻,但是云笑可不是孤家寡人,他身后还站着一个炼云山呢。

    哪怕炼脉师总会的总会长陆燕机并没有出现,但正是这样才更让人怀疑,焉知不是那位总会长大人为了要力捧云笑,提前炼制出一枚七雷破生丹,陪同云笑作弊呢?

    毕竟整个腾龙大陆之上,已知的天阶中级炼脉师,也就陆燕机一位罢了,现在突然多了云笑这个一个毛头小子,怎么想都觉得诡异异常。

    “你不信?”

    被古花山指着鼻子怀疑,云笑也没有生气,见得他似笑非笑地转过头来,然后伸出另外一只空着的左手,环环指了一圈。

    “我相信你们也知道,刚刚出炉的丹药,和早就炼制好的丹药,在气息上有一些本质的不同吧,不如请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来检验一番,再做判决如何?”

    云笑根本没有去和古花山争辩,他相信在事实面前,由不得这老家伙不低头,至于“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指的自然就是那些已经败下阵来的天阶医脉师了。

    诚如云笑所说,就算是场中没有达到天阶中级的炼脉师,但是判断一枚丹药是刚刚出炉,还是早就炼制好的备品,却是相当容易的。

    “好,就让大伙检验检验,你这枚七雷破生丹,到底是不是刚刚炼制出来的!”

    到了这个时候,古花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哪怕是看着云笑的胸有成竹心头打鼓,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不过……我想请路副会长和秋蝉妹子也加入检验,免得炼云山蛇鼠一窝包庇你!”

    而古花山显然想得更多,见得他眼珠一转,已是伸手朝着那边的路天温和宋秋蝉指了指,说出来的话,让得众人若有所思。

    不过众人也没有太过多想,虽然路天温和宋秋蝉乃是天阶低级毒脉师,但是判断丹药是不是新鲜出炉这种事,只需要一定的眼光就行了,和医毒两系的分歧并没有太多关联。

    “既然这样,那让钱副会长和青院长加入检验,你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云笑何尝不知道古花山是在打着什么主意,未免发生变故,他自然是不肯吃半点亏,当下朝着北方的两位炼云山大佬指了指。

    云笑可是清楚地知道,宋秋蝉被自己弄断一只手臂,是如何地恨自己,而那路天温呢,别看刚才诡异相助了自己一把,但在其心中,恐怕也恨不得将自己杀之而后快吧?

    想来古花山是打着主意,由那两位参与检验的话,说不定就会发生什么变故,以宋秋蝉对云笑的恨意,暗中施展手段毁掉那七雷破生丹,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以云笑的心智,又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直接指定了青木乌和钱三元,一旦路宋二人想玩什么猫腻,那就是明目张胆挑衅炼云山的威严。

    到时候炼云山就有绝佳的理由,将其斩杀在此,而别人还不能多说半句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