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858章 庸医误人?

第858章 庸医误人?

 热门推荐:
    “哈哈,既然你们都不敢,那便让我刘御试一试吧!”

    就在众人纠结不定的当口,一道大笑声突然从一处木台边上传出,让得众人都是将目光转了过去,当下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

    “原来是刘家的世子刘御,怪不得有如此底气!”

    很多在卢山城土生土长的修者们,都是第一时间认出了那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而对于此人,他们肯定也是有过一番了解。

    卢山城和其他城池一样,其内也是有一些强大家族的,其中刘家就是这些家族之一,而作为刘家的世子刘御,其年纪不满三十,可是一身炼脉之术已经达到了灵阶高级,修为也达到了寻气境初期的层次。

    这样的修为和炼脉之术,和那些顶尖势力天才们比起来自然是有些不够看,但在这偏远的卢山城周边,却是极为了不起的成就了,因此这刘御的名头还是很响亮的。

    没看就连那边原本不甚在意的炼脉师分会分会长鲁连城,也在这一刻抬起头来,对着那刘御微微点了点头吗?看来对于这位刘家世子,他们也早就有所关注了。

    此刻的刘御,很是享受这种瞩目的状态,见得他微带傲意地扫了众人一眼,便是一把掀开了面前木台上那病人的白布。

    有着刘御的出手,这个木台周边的炼脉师们都是自动退开了数丈,虽然他们之中有些人的修为还要在刘御之上,可慑于其背景,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得罪。

    “刘御少爷,不知你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症症呢?”

    其中一名修者看来是和刘御认识的,此刻突然出声,他倒是知道这位刘家世子喜欢听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问出来,不是更让刘御大出风头吗?

    果然,对于那人的问话,刘御很是满意,此刻的他很有着一种指点江山的优越感,然后便见得他朝着那紧闭着双目的男子指了指。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此人形容枯槁,面色发黄,应该是中了一种叫做‘黄胆虫’的剧毒,而且这黄胆虫现在还留在他的体内,不断吞噬着他的肝胆之气,再拖得一天半日,必然无药可救!”

    刘御侃侃而谈,口气之中有着一抹浓浓的自信,只不过当他那“黄胆虫”三字出口后,位于上首座椅之中的几位长老都是对视了一眼,其中分会长鲁连城的眼中,更是投射出一抹精光。

    相对于这些知道内情的炼脉师分会长老们,围观众人之中,云笑的眉头不由微微皱了皱,毕竟以他的见识,不仅是比那刘御高了无数倍,就算是那些炼脉师分会的强者们,单比见识理论,恐怕也远远及不上他。

    虽然云笑并没有仔细看过刘御身前木台上的病人,但仅仅是远远看了一眼,他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发现,那症状看起来确实是像黄胆虫入体,可有些东西,恐怕极其迷惑人心啊。

    “黄胆虫?”

    除开云笑那边的几位长老之外,其他人却是对刘御之言深信不疑,毕竟这位名声在外,炼脉之术也已经算是场中的佼佼者,看来这位刘家世子,就要拔得头筹了。

    “献丑了!”

    对于众人的目光,刘御明显是极为满意,他对自己的炼脉之术也极有自信,既然认出了那是黄胆虫,那一些关于治疗黄胆虫之毒的方法,也是瞬间浮现上他的脑海,当下便要上手。

    “且慢!”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刘御要成为这第一个通过今日选拔之人的时候,一道略有些不合适宜的声音突然从某处响起,让得众人都是一愣。

    当他们将目光转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之时,却见得是一个面目黝黑的中年汉子,当下脸上都是不由露出一抹鄙夷之色。

    场中这些灵阶炼脉师们,大多都只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这突然冒出一个四五十岁的家伙,他们自然得要心生鄙夷了。

    而且这家伙竟然还在刘御少爷将要出手的时候出声捣乱,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难道你这老家伙认为刘御少爷的炼脉之术是浪得虚名吗?

    “老家伙,在别人治病救人的当口出声打扰,你还懂不懂规矩了?”

    刚才出声的那个人明显是想要巴结刘御,这个时候又是第一个出声,而且话语之中没有丝毫的客气,蕴含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老家伙?”

    被人第一次用到这个称呼,云笑也不由一愣,不过旋即反应过来自己如今的装扮,当下也不以为意,反而是将目光上抬,盯着那刘家世子,一瞬也不瞬。

    “刘御兄弟难道不再看一看吗?你真的确定他就是中了黄胆虫之毒?”

    虽然不知道那边的几个炼脉师分会老家伙什么没有开口阻止,但云笑却是有些忍不住了,在这样的治病救人手段面前,他还是有一颗慈悲之心的。

    而此言一出,那些普通的围观炼脉师们还没有如何,上首座椅之中的几位长老,却都是不由自主将目光转到了云笑的身上,似乎有着一些特殊的意味。

    “老家伙,你可知这位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对刘御少爷指手画脚?”

    刚才说话的那人见得云笑半没有理会自己,又说出了这样的话,当下怒不可遏,在这个时候,他倒像是成为了刘御的代言人。

    “指手画脚?”

    闻言云笑终于是将目光转到了那人的身上,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怕他庸医误人,将人给治死了害人害己而已!”

    “你……说什么?”

    原本并没有如何在意的刘御,骤然听到“庸医误人”四字,额头之上顿时青筋爆起,不得不说云笑这软软绵绵的话语,杀伤力确实是有些大。

    “那家伙是谁?难道他就不怕得罪刘家吗?”

    “好像是叫什么云星,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来参加炼脉师公会的弟子选拔,应该就只是个普通的老家伙罢了!”

    “嘿,那刘家大少可不是好相与的主,这下有好戏看了!”

    “……”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旁观众人一时之间都有些忘记了选拔之事,反倒是将这边的冲突当成一场好戏来看,毕竟他们知道刘御可不是个会轻易吃亏的主。

    “阁下怎么称呼?”

    在这炼脉师分会大殿之中,又是在分会长和几大长老的面前,刘御倒是收起了那些平日里暴躁的脾气,只是阴沉着脸问出声来。

    “在下云星,毫无背景,刘大少不必有所顾忌!”

    以云笑的精明,如何不知这刘御在打着什么算盘,虽然口气平静,其实心中颇为无奈,自己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怎么就引来如此之大的仇恨呢?

    事实上在云笑看来这只是善意的提醒,但他明显是分错了场合,刘御又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傲气之人,在这么多人面前指责其看走了眼,那岂不是在打脸吗?

    像这些大城池大家族的少爷,最为看重的就是脸面,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被指出眼光不佳,那简直就是对刘家大少威严的极度挑衅啊。

    “云星是吧?好,我记住你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之下,刘御自然是不可能当场对云笑大打出手,那样一来,他这一次炼云山弟子选拔之旅,也算是走到尽头了。

    因此刘御只是放出了一句狠话,便是没有再理会云笑,而是施施然转过头来,右手之上的五指,已是搭在了身前那枯槁男子的小腹之上。

    “喂,你们就这么看着吗?”

    见得刘御的动作,云笑眉头再次皱了皱,只不过在前者施展治疗手段之时,他要是强行出手,恐怕就是坏了规矩,所以心念一转之间,陡然朝着上首的某几位大人物喊了一声。

    “这家伙,难道不怕被赶出这炼脉师分会吗?”

    当众人循着云笑的声音,朝着那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时,神色都是极为精彩,因为这家伙这一次说话的对象,赫然是那边炼脉师分会的几位长老,甚至包括坐在中间首位的分会长鲁连城。

    要知道这几位可是卢山城的大人物,哪怕是刘御所在的刘家,等闲也不敢轻易招惹,这叫做云星的家伙却如此一副满不在乎地大呼小叫,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先看看吧!”

    然而让得众人感觉到奇怪的是,对于那云星明显有些不客气的话语,几位炼脉师分会的长老们竟然都没有生气,尤其是那分会长鲁连城,还摆了摆手回应了一句,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如此一来,正在施展某种手段的刘御,心情可就有些不虞了,从鲁连城的话语之中,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不过仅仅是片刻之后,这丝不安便被刘御给强压了下来,他对自己的炼脉之术极有自信,而且刚才鲁连城也没有说自己的手段不妥,那自己为什么还要害怕呢?

    所以在下一刻,在云笑微微皱起的眉头下,一抹无形的力量从刘御眉心席卷而出,既而进入了身前男子的小腹之中,配合着他五指的感应,开始了自己的这一次治病救人之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