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435章 对我施毒,或者我对你施毒!

第435章 对我施毒,或者我对你施毒!

 热门推荐:
    “果然是毒脉师徽章!”

    考核房间内,见得云笑拿出绿色徽章,张泉眼神再次一凝,这一下他已是毫无怀疑,那个医脉之术如此强横的少年,竟然是医毒双修。

    反观那绿袍老者,其目光在那徽章之上盯了半晌,终于是冷冷地道“倒也的确有资格考核,但在我谢伤手中考核,危险性你都知道吗?”

    “谢伤前辈请说!”

    云笑似乎完全没有听出这绿袍老者口中的警告之意,反而是知道了其真正的名字,当下直接问了出来。

    “对我施毒,或者我对你施毒!”

    谢伤怪眼之中精光闪动,说出来的话,让得不远处的张泉都是身形一颤,因为就算是他这个灵阶中级的医脉师,恐怕也抵挡不了谢伤所施的剧毒啊。

    毒脉一道千奇百怪,每个毒脉师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技,而这些剧毒,很可能就是九龙大陆之上独一无二的。

    只要中了这种剧毒,除了施毒者早就配制好的解药,其他人想要解除,简直是难上加难,除非炼脉之术高上整整一个大阶,这才有可能轻松解除。

    至少同等级别的毒脉师,那战斗力和诡异程度,是比医脉师强大得多的,这也是大陆之上对毒脉一道畏之如深的原因所在。

    “还能对你施毒?”

    闻言云笑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古怪之色,他先前还以为和医脉考核一样,让自己解救一个中了剧毒的修者,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当然,这样可以考核你的毒脉之术!”

    谢伤点了点头,之前他虽然眼睛一直闭着,可是云笑的考核他还是有所感应的,这小子医人的本事强横,下毒的本事就未必了。

    “算了,我怕自己的毒太厉害,你承受不起,还是你对我施毒吧!”

    哪知道谢伤心中认定云笑会选第一种方式的时候,他面前的粗衣少年却是施施然开口了,而且那微微摇头的动作,让得他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可是堂堂的灵阶中级毒脉师,就算是这炼脉师公会的会长大人,也不敢轻视自己,这小子居然说怕把自己毒死了,这也太大言不惭了吧?

    而另外一边的张泉,闻言也是大吃一惊,暗道那叫云笑的小子是失心疯了吗?竟然让一名灵阶中级的毒脉师在自己身上施毒,这脑子不是有毛病吧?

    对于灵阶低级毒脉师的考核,张泉常年和这谢伤呆在这考核房间内,自然知之甚深,可是以前就算有考核毒脉师的,无一不是选的第一种方式。

    因为向谢伤施毒,就算是最后不能通过考核,自己也无性命之忧,毕竟考核主持者,是不能恼羞成怒对参加考核者动手的。

    事实上谢伤刚才也只是想给云笑一个下马威,并不相信眼前这少年会如此愚蠢,真的选择第二种方式,这简直是在用生命在考核啊。

    “小子,胆气倒是不小,但你要清楚,我谢伤之毒绝无凡物,就算事后喂你服了解药,恐怕你这一身修为,也不一定能保住!”

    谢伤并没有立时答应,而是冷着脸将那严重的后果说了一遍,如果眼前这小子知难而退,倒是少了他一番麻烦。

    “多谢提醒,开始罢!”

    云笑不置可否,但是说出来的话,让得谢伤和张泉都是微微摇了摇头,暗道这少年果然狂傲,等下身中剧毒,恐怕就不能再如此云淡风轻了。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谢伤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之色,这小子真是太不识抬举了,刚才说自己承受不起其剧毒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看不起自己的剧毒,一定要给这小子点颜色瞧瞧。

    “小心了!”

    一道低喝声从谢伤口中发出,也没见他从纳腰之中取出毒物,只是屈指一弹,一抹绿光已是疾速飞向了云笑。

    嗤……

    这抹绿光光影虽小,但是在飞行的途中,好像连那空气都受到了影响,发出一阵嗤嗤之声,可想而知那毒性到底有多猛烈了。

    “这老家伙,还真是没有手下留情!”

    见得这抹绿光,不远处的张泉脸色不由有些难看,作为老相识,他自然是知道那剧毒为何物,而这样的剧毒,就算是他化解起来,也是极为困难,更不要说一个刚刚通过灵阶低级医脉师考核的少年了。

    只是在这个时候,张泉已经是不可能阻止,莫说那边是毒脉师的考核,就算不是,他也不可能让自己的身体,沾上这化解不易的剧毒。

    然而在下一刻,张泉赫然是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那个粗衣少年竟然伸出自己的右手,直接将那绿色光芒的剧毒,一把抓在了手中。

    如此一幕,不仅是张泉目瞪口呆,就连谢伤也是微微一愣,不过旋即他脸上的冷笑就更加浓郁了。

    谢伤此刻施展的剧毒,如果沾在衣物之上,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侵蚀,但如此直接由皮肤接触,那这个人,基本已经算是个死人了。

    不过这里是毒脉师的考核之地,谢伤自然是不会让云笑就此身死的,所以他左手之中已经握了解药,一旦云笑支持不住,便立时上前解救。

    而诚如谢伤先前所说,他所施展的这种剧毒,就算及时服用解药,那修为也会因此大降,甚至是终生不能修炼,这就是剧毒入体的严重后果。

    正当张泉和谢伤都认为云笑下一刻就要坚持不住,痛呼出声的时候,那少年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甚至……像是吃了什么大补之物一般。

    呼……

    看着云笑那惬意的脸庞,张泉和谢伤只觉自己的脑子都快不够用了,尤其是施毒者谢伤,更是一脸的呆滞。

    “难道是用错了?将解药当成毒药用了?”

    在这一刻,谢伤不免有着这样的错觉,但是下一刻,他已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那指甲之中剩下的剧毒气息,都在昭示着他刚才并没有用错。

    如此说来的话,此刻云笑的表情,只是说明其并没有被那剧毒所影响,反而是在顷刻之间就化解了足以致人死命的剧毒,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事实上谢伤和张泉,都太低估云笑的抗毒能力了,自从他获得血月珏,被符毒师徒掳回玉壶宗身试百毒,更是中过三足冰晶蟾的寒冰剧毒之后,他的这具躯体,已经算是抗毒性极强了。

    甚至这一次,云笑都没有怎么借助金色蛇虫的帮助,就将谢伤所施的剧毒给化解掉了,前前后后,还没有用到十个呼吸的时间。

    太古御龙诀这门神奇的功法,让得云笑可以在运转之后,将任何力量化为己用,这剧毒能量也不例外,所以他才露出那一刻的惬意表情。

    正是因为自己这种极强的抗毒能力,云笑才选择了这种一般人都不会选的方式,何况他现在身上并没有配制好的剧毒,想要伤到一个灵阶中级的毒脉师,也不是一般剧毒能办到的。

    这样一来,既通过了考核,又节省了时间,云笑何乐而不为呢,这在外人看来九死一生的考核,已是被他轻轻松松便通过了。

    “呵呵,谢伤前辈这毒,似乎并不怎么样啊!”

    化解了剧毒之后的云笑,直接是抬起头来,盯着谢伤那张略有些呆滞的脸,轻声笑了一句,也算是将谢伤心中最后一丝奢望打消。

    刚才的谢伤,还期待是这少年用了什么方法,阻止毒性的蔓延,或许过得几息,就会毒发,现在看来,哪里有半点毒发的迹象?

    尤其是听清云笑话中之意后,谢伤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将出来,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一个怪胎,竟然好像有着百毒不侵之体。

    在这一刻,谢伤居然有一丝庆幸,庆幸云笑没有选择对自己施毒,若真是那样的话,以这少年的诡异,恐怕自己还真不一定承受得起其剧毒。

    “哼,这是你的灵阶低级毒脉师徽章,赶紧滚!”

    面子上有些下不来的谢伤,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取出一枚徽章,在其上刻下云笑的名字和一枚绿色弯月后,将之抛给了这少年。

    听着谢伤口中的话,云笑也不以为意,接过微章看了看,便是满意地朝着那边的张泉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踏步而出。

    而此时距离云笑进入这灵阶低级炼脉师的考核房间,才刚刚过去一个时辰,这样的速度,恐怕是某些人永远也想不到的。

    直到云笑的身影都消失在了考核房间之后,张泉和董伤都还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只不过某一刻,这个房间之内,不知何时已是多了一个清癯的苍老身影。

    “啊,会长大人!”

    房间内多了一个人,以董伤和张泉的灵魂之力,自然瞬间感应到,而当他们将戒备目光转到那人身上时,又不由变得极其恭敬,口中的称呼,也昭示了来人的身份。

    “嗯!”

    会长大人并没有理会旁边这两人,其目光盯着那刚刚被云笑治好的病人,似乎在做着一个不为知的决定,或许过得不久,他就会有一些动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