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434章 会长大人,您没事吧?

第434章 会长大人,您没事吧?

 热门推荐:
    “其实吧,他陷入昏迷,原因并非如此简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刚来的时候,神智还是清醒的吧?”

    云笑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不过还是说了出来,这话出口后,张泉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惊异之色。

    “你连这个也看得出来?”

    说实话张泉真是心惊胆战了,眼前这少年不仅医术了得,这眼力也未免太惊人了点吧,那病人刚来炼脉师公会救治的时候,确实是自己来的,神智也确实颇为清醒。

    “唉,不是我说你们,他之所以陷入昏迷,乃是你们……用错了方法!”

    这一刻云笑仿佛重新回到了九龙重霄的龙霄战神,或者说那个圣阶高级巅峰的炼脉宗师,这口气之中,还蕴含着一抹恨铁不成钢。

    “还请指教!”

    或许是被云笑突然之间的气场所征服,又或许是被那句话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张泉直接是不耻下问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云笑那摇头晃脑的话语出口后,另外一边原本一直闭着双目的绿袍老者,竟然也睁开眼来看了他一眼,不过下一刻已是再次闭上了。

    “此人是修炼了霸道火属性脉技,伤了阴脉,这个你们应该是能看出来的,对吧?”

    云笑再次一指木台上的病人,见得张泉点头之后,便叹了口气,又道“看出病源是好事,但错就错在不该用冰寒属性的力量,去压制这股火属性气息,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以寒制热,这有什么不对吗?”

    张泉脸色有些茫然,而且一想到当初使用这个办法的那位时,其眼眸深处又掠过一丝古怪,暗道那位的手段,可是从来都没有出过错的。

    “岂止是不对,简直就是大错特错,南辕北辙!”

    就在张泉心中闪过一个身影之时,云笑的声音已经是再次响起,而这一次却是没有留任何面子,只是依随本心而发。

    “手太阴肺脉,原本属阴,遇到火属性的气息,自然会产生排斥,这个时候从肺脉到肺部,尽皆为阴性,再用冰寒属性压制,岂不是阴上加阴?”

    云笑侃侃而谈,接着说道“你们只想到了用冰寒力量压制火属性气息,却没想到这无形之中已经重伤的肺脉乃至双肺,这才是导致他昏迷的真正原因!”

    “这……”

    张泉开头想到是那位出的手,一直准备要开口反驳,哪知道云笑这两番话说出来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被说服了。

    其实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手太阴肺脉属阴,这是每一个炼脉师都知道的事实,可是在那病人被火属性侵蚀之后,他们下意识地便想用冰寒属性来压制,却不知道这样一来,直接导致那人昏迷不醒。

    如果说最开始前来这里寻医治伤的这个病人,只是双手受到影响,并没有什么大碍的话,那治疗过后的他,简直就是伤上加伤,弄得不好,还会一命呜呼。

    想到这个可能,张泉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神色好不精彩,这也是他第一次对那个人的手段和理念产生了动摇,或许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所不能的。

    只是张泉和云笑都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这边就这病人的病情讨论之时,隔壁一个房间之内,某三道身影的脸色,也是如开了染缸一般,极度精彩。

    …………

    “会长大人,您没事吧?”

    梁松和黎阳都是隐晦瞥了前方的老者一眼,最终还是梁松胆子大一些,开口问道,不过那其中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既然是这两位推出的病人,那他们二人自然是知道那个病人的情况,也知道在张泉都束手无策之后,正是这位会长大人亲自出的手。

    以前这两位还以会长大人出手,绝对没有治不好的病症,虽然那病人陷入昏迷,但他们也认为是正常的情况而已。

    现在云笑在那边侃侃而谈,如果其所言为真的话,那岂不是说眼前这位会长大人当初所施的手段,不仅没什么用,而且还起了大大的反作用?

    “啊哈,我能有什么事?那小子胡说八道,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听得梁松之言,会长大人回过头来,仰天打了个哈哈,直接是矢口否认,而这样的态度,让得熟知这位的梁黎二人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小子,年纪轻轻,口舌却是不饶人,难道不能找个没人的时候悄悄说吗?”

    会长大人的喃喃声隐约传来,让得梁松和黎阳二人都是一个踉跄,同时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云笑口中所说,竟然是真的。

    别看会长大人刚才否认了,但绝不是一个做错了事不认的主,那喃喃声似乎表明了某种肯定的态度,这样说来,云笑的手段,岂不是比会长大人更强?

    想到这一个惊骇欲绝的可能,黎梁二人似乎感觉到自己正在见证一个奇迹诞生的过程,要知道隔壁那个少年,才只有十六七岁啊。

    “这小子手段和见识都不错,或许可以让他看看那位……”

    会长大人这一次的喃喃声,黎阳和梁松并没有听到,因为他们都沉浸在那个惊人的事实之中,无法自拔了。

    …………

    考核房间之内的云笑,完全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的话语,已经是“得罪”了某一个大人物,解释了一番后,他直接是伸出手来。

    “张老,我这算是通过考核了吧?”

    云笑伸出右手,口中说出的话,也让张泉回过神来,当下从纳腰之中取出一枚黑色徽章,刻上云笑的名字和一枚黑色弯月后,将之递了过来。

    “现在,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灵阶低级炼脉师了!”

    张泉说着这话,盯着面前的少年,不知为何,心头有些发虚,似乎自己这个灵阶中级的炼脉师,在这少年面前,都有些抬不起头来。

    “好像……才半个时辰不到!”

    云笑满意地接过徽章,将之收好后,喃喃了一句,便将目光转到了这个考核房间的左侧,在那里,坐着一个依旧紧闭双目的绿袍老者。

    “请问,那边是考核灵阶低级毒脉师的地方吗?”

    见那绿袍老者依旧没有睁眼,云笑索性是直接向张泉问出声来,不过他虽然是问话,其实心中已经有了某些猜测。

    “不错,只是那里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没人过去了!”

    张泉点了点头,一时之间并没有意识到云笑问话的意思,而是说出了一个事实,这也算是变向地说明那老者为什么一直不睁眼了,因为睁眼也没什么意义。

    “嗯!”

    得到了心中想要的答案,云笑微微颔首,然后便是径直朝着左侧走了过去,这一幕让得张泉不由眉头一皱。

    “那个家伙,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主!”

    长年和那绿袍老者在这里考核,张泉自然是知道那人的脾性,到了此刻,他都没有认为云笑要去考核灵阶低级毒脉师,而是认为这少年只是感到好奇,想走近看一下罢了。

    “小子,既然通过了医脉师的考核,就请速速离去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就在云笑跨出数步的当口,那绿袍老者眼睛未睁,口中却是发出一道冷冷的声音,而后仿佛是警告一般,又道“这里的东西全都蕴含剧毒,可莫怪老夫没有提醒你!”

    这绿袍老者说的也没有错,考核毒脉师的东西,无论是药材还是药鼎,恐怕都或多或少蕴含剧毒,普通的修炼者只要一碰,非死即伤。

    只是对于绿袍老者的话,云笑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似的,径直走到那老者身前数尺距离,这才施施然开口道“我想考核灵阶低级毒脉师,不知道要怎么考核?”

    “嗯?”

    此言一出,不仅是另外一边的张泉满脸呆滞,就是那一直紧闭双眼的绿袍老者也是陡然睁开眼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明显的墨绿色光芒。

    张泉之所以吃惊,那是因为刚才云笑已经考核过医脉师了,那一手治病救人的手段,还有比自己都高上一筹的见识,明明就是一个成为医脉师的绝世天才。

    可这才转眼之间,云笑就跑到了毒脉师考核的地方,开口说要考核灵阶低级毒脉师,这可有些匪夷所思。

    “你要考核灵阶低级的毒脉师?”

    那绿袍老者睁开眼来,盯着云笑看了半晌,问出这么一句莫名的话语,似乎是没有听清刚才云笑的话。

    “不错,这是我的凡阶高级毒脉师徽章!”

    云笑倒不以为意,摊开了左手之中,躺着一枚绿色的徽章,上面三颗绿色星星甚是显眼,这代表他确实有资格进行这灵阶低级毒脉师的考核。

    看到这枚徽章,张泉和那绿袍老者再无怀疑,这少年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想要考核灵阶低级毒脉师。

    只是这房间之内三人都不知道的是,隔壁房间内的一个老者,那眼眸之中的兴奋已是愈发浓郁了几分,口中也是不断出声。

    “嘿嘿,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