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433章 这下你明白了吗?

第433章 这下你明白了吗?

 热门推荐:
    “这些家伙,也太大意了!”

    张泉之所以生气,那是因为这个被推出来的病人,他并不陌生,甚至是自己都动手救治过,不过最后却无功而返。

    可想而知,连张泉这个灵阶中级炼脉师都没有治好的病人,现在竟然用来作为灵阶低级炼脉师的考核内容,那明显是不太合规矩的。

    治病救人虽然大多看的是炼脉师的经验,可对于炼脉师本身的等级,还是有要求的,至少张泉就知道眼前这个病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一名灵低级炼脉师能治得好的。

    更不要说云笑这个刚刚参加灵阶低级炼脉师的少年了,张泉心中甚至是想到,那推送病人进来的家伙,是不是和云笑有仇,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明显的失误呢?

    “这就是本次考核的病人吗?”

    云笑可没有张泉那么多的想法,而且此刻他也不知道那台上的病人是什么病症,当下直接跨前几步,问话落下,也不待张泉回答,已经是伸手搭上了那病人的腕脉。

    “诶……”

    见状张泉不由苦笑一声,他刚才正想要和那边推送病人的某位沟通一下,看看是不是那边弄错了,却没有料到云笑竟然二话不说就上手了。

    如此一来,这一次灵阶低级炼脉师的考核便算是开始了,只不过张泉心中清楚,这恐怕是历次灵阶低级炼脉师考核,最为困难的一次了吧?

    当然,这个连自己都束手无策的病人,张泉也没有想过眼前的云笑真能治好,心地良善的他,已经在想着怎么在这少年失败之后,替其重新申请一次考核了。

    …………

    在云笑这边进行考核的时候,隔着这个房间的另外一个房间内,却是站着三个老者,如果云笑在这里的话,或者对于其中两个老者,都不会太过陌生。

    原来这两位,正是之前给云笑考核凡阶高级炼脉师等级的梁松和黎阳,也是两名货真价实的灵阶低级炼脉师。

    只不过刚才在考核房间之内傲气凛然的两位炼脉师,此时却是有些敬畏地盯着前方的一个老者,那眼眸深处,还有着一抹古怪。

    “那个……,会长大人,这样做,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

    良久之后,梁松终于是鼓起勇气开口问道,而从他的称呼之中,他们面前的这位老者,赫然是凌天帝国炼脉师公会的会长,至高无上的第一人。

    听得梁松之言,前方的老者转过头来,露出一张清癯之极的面孔,而其胸前那黑色徽章上的三枚深邃弯月,昭示着这乃是一名达到了灵阶高级的顶尖炼脉师。

    “嘿,不是你们说那少年很是神奇吗?本会长倒要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

    这位让两大炼脉师敬畏的会长大人一开口,却是蕴含着一丝玩世不恭,看起来事实上并没有其他宗门之主的威严。

    会长此言一出,梁松和黎阳都是满头黑线,虽然没有开口反驳,不过心中却是暗暗腹绯,心道你要看看那少年的神奇之处,也不用玩得这么大吧。

    很明显,刚才那被推到考核房间之内的木台,正是眼前这三位所为,而梁松和黎阳,又是尊从会长大人的命令。

    开玩笑,那可是连灵阶中级炼脉师都不一定能治好的病症,更不要说梁松和黎阳了,用这样的病人来考核云笑,真的好吗?

    “等一下再说吧,如果他真的通不过,我会给出补偿的!”

    似乎是知道这两位心中的想法,会长大人总算是说了一句公道话,毕竟炼脉师公会的考核制度一向讲究公平,如果因为这个失败,那就有失公允了。

    …………

    考核房间之内。

    云笑和张泉都并不知道他们已经受到了会长大人的关注,只是这个时候的张泉,那盯着云笑的右手有些发愣。

    因为刚才云笑只是在那病人的腕脉之上搭了数息的时间,便直接掀开了这病人的白毯,露出一个光溜溜的身体。

    对于病人的身体,作为炼脉师肯定是不为所动,张泉之所以惊奇,那是因为眼前这少年的动作,那行云流水的动作。

    曾经治疗过这个病人的张泉,自认对这病人还是有些了解的,虽然他最后并没有治好这病人,却也知道其中的难处。

    可是云笑呢,仅仅是搭了一下腕脉,便已经开始施救了,难道这少年真的看出病人的症状了?

    或者这小子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故弄玄虚,装装样子给自己看?仅仅是一瞬间,张泉就想了很多,但是下一刻,他就不会再这样想了。

    “这是……脉阵?”

    不得不说灵阶中级炼脉师的张泉,还是很有些见识的,从云笑那不断点在病人身上穴道的位置,他已然瞧出一一些端倪。

    然而张泉无论如何见多识广,也认不出此刻云笑施展的,到底是哪一门脉阵?这种脉阵,又有什么效果?到底能不能治好那病人?

    “启!”

    再过片刻,云笑收回自己的食中两指,其口中一道低沉的喝声落下,离得不远的张泉,陡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从那病人身上喷发而出,甚至是其躯体,都在这一刻颤抖了一下。

    “难道……”

    想到某一个可能,张泉心中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同一时间,他似乎对云笑能通过灵阶低级炼脉师考核,再也没有丝毫怀疑。

    因为感受着病人身上散发气息的张泉,清楚地知道云笑施展的这一门脉阵,恐怕至少也达到了灵阶低级的层次。

    灵阶脉阵,那已经蕴含着一丝灵性,是凡阶脉阵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的灵性,所以哪怕是这一次救治失败,没有徽章可发,云笑也确实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灵阶低级炼脉师。

    瞧出了这一点之后的张泉,竟然无形之间有了另外的一种期待,那就是云笑到底能不能治好这自己都治不好的病人,如果真能治好,岂不是说云笑的炼脉之术,比自己还要高明?

    “收!”

    就在张泉心思如泉涌的当口,云笑的低喝声再一次传出,而这一次当前者回过神来后,看到的却是让他极度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刚才还萎靡不堪的病人,脸上已是多了一抹明显的红润,那气息也不再是奄奄一息,一丝合脉境的脉气,似乎正在其体内慢慢恢复。

    “这……这就治好了?”

    无论张泉怎么不肯相信,可是那木台上病人的气息,却都在昭示着他心底最深处的想法,那复苏的脉气,和之前明显大不相同。

    “幸不辱命!”

    云笑并没有听出张泉口气之中的异样,还以为对方是在问自己,当下轻声回答,同时心中感慨,这一次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他之所以选择救治这个考核,最大的原因就是前世龙霄战神的经验,治病救人,有时候并不需要强大的灵魂之力和炼脉之术,比如说眼前的这个病人。

    云笑之所以觉得运气极好,那是因为这个病人的病症,虽然在潜龙大陆来说已经算是极其难治,但在九重龙霄,却是有一门对症下药的脉阵,刚好云笑知道这门脉阵。

    如果是数月之前的云笑,或许还得借助他人之手,才能施展得出这灵阶脉阵,但是现在,他灵魂之力达到了灵阶低级,自然是阵到病除。

    只是云笑不知道的是,他这如此简单就治好了这个病人,对张泉的冲击到底有多大,尤其是这个病人,还是他亲自出手都没有能治好的病症。

    原本张泉就算对云笑有些信心,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成功,这简直生生颠覆了他对炼脉之术的理解。

    “请问……他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症?”

    震惊过后的张泉,陡然间问出这么一句话来,倒是让得云笑微微一怔,不过转念一想,他就知道原因所在了。

    这里乃是潜龙大陆,如此病症在九重龙霄不值一提,可是拿到潜龙大陆,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张泉不知道,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云笑对张泉甚有好感,所以也没有藏着掖着,开口问道“你们在救治他的时候,是不是只着重于其双手,而从来没有检查过其他地方?”

    “正是如此!”

    张泉曾经出手救治过这个病人,当下也没有否认,而后疑惑地问道“难道这个病人,并非双手的病症引发?”

    “当然,如果只是双手上的原因,他又怎么可能陷入昏迷?”

    云笑笑着摇了摇头,而后伸手一指,侃侃说道“此人是因为修炼了某种极其霸道的火属性脉技,伤了双手阴脉,从而牵连了双肺,这下你明白了吗?”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云笑相信眼前这位既然是灵阶中级的炼脉师,应该会明白自己的话,果然,他话音一落,张泉已是老眼一亮。

    “你是说……手太阴肺经,原来如此!”

    张泉脸色一喜,又喃喃道“修炼火属性脉技,伤了双手阴脉,引动肺叶受损,这才陷入昏迷,这样就说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