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11章 玉壶宗主

第211章 玉壶宗主

 热门推荐:
    “云笑那小子,真的有这么好?”

    擂台殿东北角,薛恭有些吃味的瞥了旁边的莫晴一眼,似乎是想要得到一个附和自己的答案,不过这一瞥,并没有从莫晴的脸上得到任何的信息。

    说实话薛恭原本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之辈,只是自云笑出现在这擂台殿中以来,莫晴的目光就有意无意地在那外门小子的身上,这让他很是嫉妒。

    薛恭对莫晴有一种异样的情愫,这是最容易让人产生嫉妒的情绪,所以云笑虽然并没有招惹过他,可他就是对云笑生出了一股厌恶之感,这对后者来说,实是无妄之灾。

    尤其是现在薛恭看到自己的老师居然也如此看重云笑,甚至和符毒都闹到了如此地步,这可是当年他在晋升入内门的时候,都不曾有过的事情啊。

    甚至薛恭还在想,哪怕是身旁这位惊才绝艳的小师妹,当初也没有让两大长老闹成这样吧,云笑那小子何德何能,只不过是一个聚脉境巅峰的蝼蚁而已。

    事实上云笑在这一届外门大比的擂台上表现得再耀眼,在薛恭碧落这些内门弟子的眼中,也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所以他们都不能接受云笑受到两大长老如此重视,这无形之中又给云笑拉了一波仇恨,只是此时的云笑,还懵然不知。

    除开这几个对云笑有些不待见的天才之外,那些外门天才的心思可就大不一样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云笑代表的就是外门,或者说这一届外门弟子的最高水平,让两大长老争成这样,于他们脸上也有光啊。

    反正现在云笑晋升入内门已是铁板钉钉之事,和外门弟子之间并没有直接的竞争关系,所以抛开玄执曹骆赵宁书几个,其他的人,都是一副激动的神情。

    要是大长老和二长老真的为了争取云笑,在这擂台大殿之中大打出手,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说起来云笑这家伙真是能翻云覆雨啊,凭一已之力,将外门两大天才拉下马不说,现在竟然挑起了两大实权长老的对立。

    从这一个层面上来说的话,云笑这个只有聚脉境巅峰的蝼蚁小子,居然有影响玉壶宗兴衰的手段。

    因为如果这两大长老真的大打出手,无论最后是谁赢,对玉壶宗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对于这些围观弟子的心思,两大长老自然不会去管,云笑的取舍,似乎成了玉壶宗医脉一系和毒脉一系争斗的导火索,这两个在宗主强力压制之下,一直没有发生太大冲突的派系,真的要在今日大动干戈了吗?

    陆斩和符毒的脸色都有些凝重,他们脉气修为都在伯仲之间,如今炼脉之术又处于同一层次,双方谁也不敢说自己就能稳胜。

    比底蕴自然是大长老陆斩这个老牌的灵阶中级炼脉师更强一些,但符毒修炼的却是攻击力更强的毒脉之术,这一点很好地弥补了双方的差距。

    因此双方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一旦开战,两败俱伤的可能性还要更大一些,所以两大长老都是暗自戒备,生怕被对方抓住破绽。

    潜流暗涌之下,整个擂台大殿落针可闻,似乎众人都生怕自己弄出的一点动静,会成为让两大长老开战的契机,到时候追究起来,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两位长老,你们在干什么?”

    然而就是在这气氛紧张到极点,眼看一根弦就要绷不住的时候,一道爽朗的声音却是突然从擂台大殿的外间传来。

    而这一道声音,仿佛在冰冷的严冬,天空之上倾洒下来的一缕阳光一般,瞬间就将整个擂台殿紧张到极致的气氛给冲散了。

    听到这个声音的陆斩和符毒,那各自身上的战斗气息顷刻间收敛而下,两人的目光同一时间转到了大殿门口,只见在那里,已是缓缓走进来一个他们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

    云笑也在那声音发出的同时转到了大殿门口,而这一看之下,他心头陡然一凛,因为他前世的经验还有强大的灵魂之力,都在昭示着来者恐怕比玉壶宗两大长老的实力还要强上不少。

    从大殿门口缓缓走进来的乃是一个并不太苍老的中年人,此人一身飘逸玄衣,仿佛足不沾地,有着出尘之气,那脸上甚至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刚才云笑第一眼看到此人的时候,凭着那感应,他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试想在整个玉壶宗之内,还有谁的修为,是比陆斩和符毒这两位长老还要高的呢?

    除了那位惊才绝艳的玉壶宗宗主,凭一己之力将医毒两系强行揉和在一起的超级强者,又有谁能用一句还没有现身的话语,将两大长老剑拔弩张的气息给瞬间镇慑而下?

    对于玉壶宗的宗主大人,云笑自然是从来没有见过,不过在他的想像之中,能在脉气修为上强过陆斩和符毒,怎么也该是一个年纪不小的老者吧,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面如冠玉的中年人。

    “宗主大人,是宗主大人来了!”

    就在云笑打量着来人,心中思绪万千的当口,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传来一道蕴含着敬畏的声音,当即将所有人的心神都是拉了回来。

    在场这些可大多是外门弟子,他们平日里连排名靠前的长老都不一定能见得到,更不要说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宗主大人了。

    甚至是一些内门弟子,也只有在年终大祭,或者是内门那一场最为热闹的盛事之上,才能见到宗主大人一面。

    所以此时在那一道声音发出之后,所有人都是目光火热地盯着那缓缓走进的宗主大人,在这一刻,无论是见过的还是没有见过的,尽都不再怀疑。

    只是众人想不通的是,这一次的外门大比,为什么不仅仅是吸引了大长老和二长老,连宗主大人都被吸引来了?

    看来这真是不平凡的一届外门大比啊,一些参加了外门大比的天才,心神更是激动无比,要是能被宗主大人看中,那恐怕在整个玉壶宗之内,都要一飞冲天了。

    “宗主,您怎么亲自来了?”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六长老苏合,见得他快速跨前几步,朝着那位躬身行了一礼,口中说出来的话,也是极尽恭敬之能事。

    “果然是玉壶宗主玉枢!”

    听得苏合的称呼,再加上这位六长老的恭敬,云笑心中再无怀疑,他虽然没有见过玉壶宗的宗主,可对于这个名字却是如雷贯耳。

    玉枢,光听这个名字的话,显得并不怎么霸气,但此时看在云笑的眼里,这位宗主大人确实是人如其名,温润如玉,核枢之身。

    玄月帝国有一点名头的家族或是势力都知道,玉壶宗自建宗以来,宗主都是玉姓,而且一脉相传,这一点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而且历代玉壶宗宗主都是惊才绝艳之辈,这似乎是由他们血脉的传承决定的,每一代的宗主,都以大毅力大智慧,强行镇压得水火不容的医毒两系不得生死争斗,这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极为惊人的手段。

    只是不知为何,当云笑看着那宗主玉枢越走越近的时候,他忽然感应自己右手掌心的那枚弯月形印记,竟然有了一种隐隐的温热。

    云笑握了握右拳,那种感觉越来越是清晰,当下对这个玉壶宗宗主更加感兴趣了,这位是不是和神秘进入自己体内的血月珏,有着一种隐晦的联系呢?

    不说云笑在这边心潮涌动,听得苏合的恭声,玉枢的目光接连扫过两大长老,最后却是微微一笑,说道“呵呵,听说这一届外门大比很有些精彩,我忍不住过来看一看!”

    骤然听得宗主大人的轻笑之声,不仅是一旁的苏合目瞪口呆,诸多年轻弟子心中也是半点不信,宗主大人何等身份,怎么可能对一场外门大比感兴趣?

    要知道这玉壶宗都建宗数百年的时间了,而且每年都有一届外门大比,可就是众人所知的外门大比,这位宗主大人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哪怕是当初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少女莫晴,也只是引来陆斩和符毒争抢罢了,这位宗主大人都是没有露面的。

    只一瞬间,一些心思敏锐之辈,便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了那个虽然站在宗主和几大长老之前,身形却依旧挺得笔直的粗衣少年身上。

    “难道宗主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云笑?”

    当这些人想到这一个可能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尤其是和云笑有隙的那些年少天才,更是选择性地想要否定这个猜测。

    不管怎么说,云笑也不过是一个才聚脉境巅峰的修者罢了,在这外门大比上表现再怎么耀眼,也只是刚刚一脚踏入玉壶宗的核心圈子,根本不可能入得宗主大人的法眼。

    像碧落殷欢之流,他们的目光从云笑身上收回,强迫自己去相信宗主大人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制止两大长老的争斗,也只有这样的理由,才勉强说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