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433章 被忽略的底牌

第2433章 被忽略的底牌

 热门推荐:
    “难道如此惊才绝艳的少年,今日就真的要死在这圣医殿之前了吗?”

    噬心师太强运了几次脉气,没有凝聚起来之后,其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绝望,听得她口中的喃喃声,离得不远的老对头绝户姥姥,脸上的神情却是截然不同了。

    “我说老贼尼,难道你还相信那小子真能逃出生天不成?你忘记柯云山也是一名至圣境巅峰的修者了吗?”

    绝户姥姥自然是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能嘲讽噬心师太的机会,当她此言出口后,噬心师太不由更加沉默了,这个时候的她,又岂会有心思来和绝户姥姥斗口?

    噬心师太是早就知道云笑真实身份的,而且当初在心毒宗的时候,她和宗主杨问古都还蒙云笑救过一次呢,他们的心中一直都存有感激之情。

    没想到这一次前来圣医盟,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局面,此刻噬心师太真是后悔啊,后悔没有将心毒宗的至圣境长老们全都带来,或许就不会是眼前这种无解的局势了。

    可惜现在后悔根本就没有什么用,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在此时的情形之下,莫说是心毒宗那些遥远的长老了,就算是场中之人,也根本做不到相救云笑。

    “唉,真是可惜了,如此惊才绝艳的一个少年,偏偏要和苍龙帝宫为敌!”

    绝户姥姥得势不饶人,这番话似乎也是说给噬心师太听的,毕竟心毒宗如今的所作所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在和苍龙帝宫为敌。

    “多行不义必自毙,老虔婆,你真以为这样的逆天行事,能让天下人心服吗?”

    噬心师太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绝望,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么,直接反唇相讥起来,只是这样的话语,只是引来绝户姥姥的一抹冷笑罢了。

    “你们这些自诩圣人的家伙啊,都到这个时候了还看不清局势,试问如今的九重龙霄,谁还能是苍龙帝宫的敌手?”

    这或许就是绝户姥姥的信心来源吧,像圣医盟心毒宗这样的宗门,已经算是九重龙霄最为顶尖的宗门了,现在都自身难保,更不要说其他宗门家族了。

    甚至是苍龙帝宫的那两位主宰都还没有出手,就能让圣医盟心毒宗灰头土脸,可想而知苍龙帝宫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所谓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在绝户姥姥看来,圣医盟和心毒宗就是不自量力,这小胳膊小腿,竟然想要和苍龙帝宫掰手腕,不是找死是什么?

    作为心毒宗的大长老,噬心师太何尝不知道这是事实,但她们这一脉性格和万素门那些毒脉师截然不同,自然是不能苟同苍龙帝宫的所作所为了。

    这是一种无力的悲哀,既然不能阻止苍龙帝宫的计划,所以只能是发出这种无力的声讨了,却知道这根本就不能让苍龙帝宫掉一根毫毛。

    “嘿嘿,想必过得不久,你就会知道得罪苍龙帝宫之人的下场了!”

    绝户姥姥此刻心情不由大好,狞笑声落下之后,便是将目光转到了空间封锁之地,而此刻那个灰衣少年的脸色,已经是变得苍白如纸了。

    不知为何,在得知星月就是云笑之后,绝户姥姥的心情似乎都变得好了一些,同时也暗暗感慨,那万素门第一天才严皓君死在此人的手中,倒也不算是冤枉。

    毕竟那位可是传说打败过龙学宫第一天才洛尧的妖孽,严皓君固然是天赋惊人,但也是借助丹药才突破到洞幽境初期的,和洛尧根本没法比。

    在看到那个叫云笑的毛头小子,马上就要被柯云山的空间之力废掉丹田时,绝户姥姥心头就一阵舒爽,像她这样的人,无疑很是嫉妒那些妖孽天才的。

    尤其是当这种妖孽,还很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威胁到她的地位之时,她就更不可能让其活在这个世上了。

    就算是柯云山不出手,绝户姥姥也会找机会将那灰衣小子毙于掌底,毕竟先前在圣医盟之内,他们的计划可以说是因为云笑,才最终功亏一篑的。

    这边两位大长老的交谈,此刻的云笑自然是听不到,他也没有心思去听这些外界的声音,因为那种空间挤压之力,已是越来越强悍难挡了。

    柯云山这种至圣境巅峰强者施展的空间之力,可比刚才摩勒那半吊子的空间绞杀厉害得多了,让得云笑根本就抗衡不了多久。

    而且这还是柯云山没有出全力的结果,若是和刚才的摩勒一样,一上来就施展空间绞杀,那恐怕此刻的云笑,早已经化为了一块块血肉碎片。

    但此刻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云笑心中清楚,若是自己再没有什么办法,或者说什么外在的力量相助,恐怕等待着自己的,必然是丹田破碎的结局。

    “不!我不甘心!”

    云笑还有多少大事未做,莫说是离渊界那还在摘星楼手中的母亲,前一世龙霄战神的恩怨,也还没有彻底了解呢。

    只是击杀几个苍龙帝宫的年轻天才,于云笑来说连开胃菜都算不上,不将苍龙帝宫连根拔起,不将那一对虚伪恶毒的夫妇彻底击杀,难消他心头之恨。

    因此在这样的绝境关头,云笑心底深处不由发出一道咆哮之声,昭显了他内心极度的不甘,可是这样的不甘咆哮,又能为他带来什么转机呢?

    “嗯?”

    不得不说云笑确实是天之骄子,当他心中不甘咆哮发出之后,陡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内,忽然升腾起一丝隐晦的气息,让得他心头一动。

    “这……这是……炼宝殿?!”

    云笑就算是处于变成废人的关键时刻,心神却依旧清明,当他感应到那从自己身体深处袭出的光影之时,不由又惊又喜。

    所谓的炼宝殿,事实上是云笑在腾龙大陆炼云山中得到的一件空间之器,当时他父亲云长天隐于炼宝殿之中,在云笑突破到天阶三境的时候,这才悄然现身。

    这座云笑只能算是初步炼化的空间之器,在腾龙大陆的时候曾经大展过一次神威,甚至是因此而彻底改变了腾龙大陆的格局。

    只不过自那以后,云笑来到九重龙霄之后,遇到自己能够应付的敌人时,就很少用炼宝殿来克敌制胜了,因为用不着。

    毕竟相对于炼宝殿甚至说御龙剑这些外物,本身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转世重生的云笑拿捏得很清楚,他一直都在努力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如此种种,以至于刚才的云笑,甚至是忘记了有这么一件空间之器的存在,直到此时此刻炼宝殿自主显形,才让云笑有着一种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感觉。

    如果只是一般的空间之器,两者修为相差这么多,云笑未必就能借助炼宝殿脱身。

    但他心头却是清楚,炼宝殿绝不同于普通的空间之器,这可是从离渊界流传下来的空间神器啊。

    甚至连当初的五爪金龙小五,在看到云笑炼化炼宝殿的时候,都曾产生过一种异样的心思,这让得云笑更加确定,这恐怕在离渊界都能算得绝世宝物了吧?

    “这小子,倒还真是有些本事!”

    在云笑体内发生的事情,外间的诸人自然是不知道,哪怕是此刻正用空间之力将云笑困住的柯云山,也根本不知道有些东西正在悄然改变。

    相对来说,柯云山无疑是更加关注这个灰衣小子的承受能力,说实话,云笑能在他的空间压迫之下坚持这么长的时间,还真是将他惊着了。

    在柯云山看来,若是换一个另外的洞幽境后期修者过来,恐怕早就已经被挤破丹田变成一个废人了,又怎么可能还能勉强坚持?

    就算为了保证云笑不丢掉这一条性命,柯云山有些保留,但对方坚持的时间未免也太久了,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洞幽境后期修者。

    “看来得加点力道了!”

    虽然柯云山相信这一次绝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但他却是不想再等下去了,这未免会让人觉得他这个至圣境巅峰的强者太水,这对他未来掌控圣医盟也不是一件好事。

    呼……

    因此在柯云山手中印诀变动间,一道无形的脉气已是打入了空间封锁的范围,让得那空间挤压的力量瞬间大增。

    “噗嗤!”

    又是一道殷红的鲜血从云笑口中狂喷而出,但不知为何,注视着这边的几人,却从其脸上看不出半点的绝望之状,似乎和刚才有些不太一样了。

    嗡!

    就在几人心头生出一丝疑惑的当口,一道强烈的嗡鸣之声突然传出,紧接着柯云山就感觉到自己眼前一黑,似乎连头顶的天空,都被一座庞然大物给遮挡住了。

    “什么鬼东西?”

    由于天光的遮挡,柯云山下意识地就抬起头来,然后他眼中就看到一座漆黑色的大殿从天而降,仿佛要将他从天空砸到地下,再砸成一团肉泥。

    这样的变故,就算是强如柯云山也是始料未及,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座大殿到底是从何处而来,来势又为何会如此凶猛,让得他这个至圣境巅峰强者,都有着一种强烈的危机之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