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2420章 真是太天真了!

第2420章 真是太天真了!

 热门推荐:
    当初云笑在北域应容湖的时候,碰到了一个无可匹敌的敌人暗叟,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慕容叟突然从应容湖中现身,以一记空间绞杀,将暗叟给绞成了碎片。

    可想而知这空间绞杀的手段,对于至圣境阶别之下的修者来说,有着一种什么样的震慑作用,那是一种无往而不利的手段。

    云笑本身就是龙霄战神转世,前世他对空间之力的理解,已经达到了极其高深的地步,至少在这九重龙霄,或许也只有苍龙帝才能与之匹敌了。

    如果云笑是处于前世的层次,就摩勒这半吊子的空间绞杀,恐怕他直接吹一口气都能将之吹散,但是现在嘛,却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云笑固然是靠着祖脉之力达到了洞幽境巅峰,但是对空间之力的理解,还停留在理论阶段,没有相应的脉气加持,他在空间一道的造诣,是绝对比不上摩勒的。

    这也是云笑对上至圣境强者的其中一重劣势,好在摩勒也不是那些高阶的至圣境强者,他的空间绞杀,最多只能算是入门罢了。

    这用来对付普通的洞幽境巅峰修者自然是足够了,但是想要就此将云笑给绞杀成渣,明显是不可能办到的。

    “地涌石莲甲!”

    云笑不敢有丝毫怠慢,听得他口中沉声发出,紧接着他的全身上下,就覆盖了一层土黄色的铠甲,看起来很有些普通。

    但这由地涌石莲传承而来的地涌石莲甲,在云笑突破到洞幽境阶别的时候,早已经成长到圣阶中级的层次,比起一些真正的防御铠甲来,防御力无疑是要强横十倍不止。

    云笑所在的天空,已经处于摩勒空间封锁之下,在他手中印诀变动间,那处被封锁的空间陡然变得扭曲起来。

    叭叭叭……

    如此强悍的空间绞杀之下,云笑那防御力极为惊人的地涌石莲甲,瞬间被绞得片片破碎,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在将他身上的铠甲剥离一般。

    好在云笑的地涌石莲甲并不是真正的武器铠甲,而是由其本身脉气所催发而成,所以那些被绞碎的土黄色甲片,在他心念动间,便又是一片片凝合在了一起。

    这就是脉气铠甲的好处了,普通的武器铠甲,损坏了就是损坏了,想要将之补全,必须得找一个品阶相应的炼器大师,花费不短的时间才能办到。

    可是脉技铠甲呢,只要主人拥有源源不断的脉气,就能瞬间修复,就好像此刻的云笑一般,只不过对于脉气的消耗,也是一个极其沉重的负担。

    “哼,不自量力!”

    见得云笑身上的土黄色铠甲破了凝凝了破,摩勒心头倒是有些吃惊那铠甲的防御力,嘴上却是冷哼一声,似乎是颇为屑。

    毕竟这只是摩勒的牛刀小试罢了,这样就能让那小子狼狈不堪,让得他很有一种优越感,暗道这刚才表现惊艳的小子,也不过如此嘛。

    “小子,我说过了,你的那些手段,对至圣境强者来说,都没有用!”

    看到空间绞杀之中的灰衣少年,双手似乎又有了一些动作,摩勒就忍不住再次发出一道嘲讽之声,而他这道声音,也让不远处的柯云山缓缓点头。

    毕竟在他们这些至圣境强者的眼中,洞幽境修者就算是再如何挣扎,都是徒劳无功的,若是这样还能越阶对战,那他们努力修炼突破到至圣境,又有什么意义呢?

    “嘿嘿,那我便让你看看,这些手段到底有没有用?”

    哪知道就在摩勒话音落下之后,从空间绞空之中却是传出这么一道略有些气喘的声音,直接让得这两大至圣境强者,都是脸现冷笑之色。

    “死到临头,还要大言不惭!”

    摩勒是万分不相信对方真有什么手段的,而且就算是有什么手段,也不可能对至圣境强者的空间绞杀造成什么威胁,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层次。

    这个时候的云笑,可没有什么心情来和摩勒打嘴仗,因为在至圣境强者的空间绞杀之中,任何的分心都是致命的,哪怕是他也做不到一心二用。

    呼呼呼……

    只见在云笑双手律动间,一道道五颜六色的气息从其双手之间喷发而出,再然后就在他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五色光圈。

    “这是什么?五行之力?”

    不得不说摩勒身为至圣境强者,又是出自苍龙帝宫家学渊源,感应和见识都是颇为不凡,从那五色光圈之中,他已经是感应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

    世间修者最多的属性,就是五行属性,摩勒自己修炼的铁摩功,就是金属性的一种特殊分支,因此他对于五行属性有着一种天然的敏感。

    只是摩勒不明白的是,对方在此刻祭出五行属性到底有什么用,难道这小子想靠着这气息微弱的五行光圈,来破掉自己的空间绞杀吗?

    在摩勒目光的注视之下,云笑双手继续律动,五色光圈便是疾速旋转了起来,在那光圈之内,仿佛有一种特殊的东西,正在缓缓酝酿。

    这个时候的摩勒,明显是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五色光圈并非是顺时针而转,而是逆时针转动,这样转动形成的力量,拥有的威能,恐怕会让他大吃一惊啊。

    值得一提的是,当云笑施展出五色光圈旋转的时候,他身上的地涌石莲甲,其实已经是支离破碎了,连那衣袖都被拉扯得有些不忍目睹。

    看到这一幕,摩勒不由有些得意,暗道没有了那土黄色铠甲的保护,你一个毛头小子的血肉之躯,又如何承受得起空间绞杀之力?

    接下来就看着这小子,是如何被空间绞杀撕扯成碎片的吧,甚至摩勒还留了几分力,他并不想直接将这小子弄死,那样未免会让陆家族长不高兴。

    就在摩勒信心十足地看着空间绞杀之地时,云笑身前的五色光圈已经是运转到了一个极致,然后陡然从光圈的最中心位置,袭出一道五色光束。

    这道五色光束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力量,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没有让摩勒有半点的重视,但是当他看到接下来的一幕之时,其脸色终于是变了。

    因为摩勒清楚地看到,那道五色光束在空间封锁之内时,似乎并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而且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让得空间之力都在顷刻之间烟消云散了。

    空间之力无形无迹,也只有达到至圣境阶别的强者,才能控制它们形成一个牢笼,甚至是完成空间绞杀这样的高难度动作。

    相对来说,洞幽境层次的修者,对于空间之力的掌控就要弱上许多了,像这样直接用一道五色光束,将空间封锁破去的更是闻所未闻。

    不知为何,看着那道缓缓冲破空间封锁,甚至是朝着自己而来的五行光束,摩勒心中没来由地生出一抹不安的情绪。

    似乎那个洞幽境巅峰小子施展的五行光束,对自己有致命的威胁一般。

    唰!

    刚刚冲破空间封锁的五行光束,速度陡然激增,转眼之间便已经离摩勒不过数尺之遥,好在他早有所警觉,并没有想要硬接这道五行光束,而是身子微微侧了侧。

    只不过摩勒在侧过身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个已经从空间封锁之中脱离出来的灰衣少年,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期待之意。

    五行光束自然是没有能射中帝宫特使摩勒,却是其一避之后,速度再次增强了数倍,而其路线之上,正有着一个和圣医盟盟主大战的陆家族长呢。

    “陆族长,小心!”

    几乎是下意识的念头,摩勒陡然高喝一声,不过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那位是谁,那可是陆家族长,顶尖的至圣境巅峰强者,在大陆人类强者榜上都能排进前五的存在。

    摩勒自己只是至圣境初期的修者,不敢硬接那五色光束,但这并不代表至圣境巅峰的陆绝天也会有此顾忌,他这一道示警之声,明显是太过多余了。

    同时摩勒也明白了那灰衣小子的想法,暗道这声东击西,想要影响陆家族长的手段,未免太儿戏了一点,就这样的小手段,恐怕连让陆绝天不防之下吃上一惊都做不到吧?

    以陆绝天的实力,就算是在和魏歧的大战之中,自然是第一时间听到了摩勒的呼声,同时感觉到眼角余光之中五色光芒隐现,下意识地就回过了头来。

    陆绝天心智不俗,微一沉吟便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想来是那灰衣小子星月想要攻击摩勒,最终被其一避而开,将计就计想要用这五行光束来影响自己。

    如果真能奏效的话,那说不定就会让魏歧抓住机会战而胜之,这如意算盘打得不可谓不响,也不可谓不精。

    “真是太天真了!”

    想到这些之后的陆绝天,忍不住冷笑一声,然后就见得他手臂轻抬,右手伸出,朝着那五色光束抓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云笑的眼眸之中,那抹期待不由更加浓郁了,心道任你陆绝天实力绝顶,今日也得喝我云笑的洗脚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