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二千零七十五 动了又怎样?

二千零七十五 动了又怎样?

 热门推荐:
    “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能活!”

    此刻在耿煜的心中,不仅是对星辰和那些杨家之人起了杀心,对于天荣中队的这些人,也生出了杀人灭口之意。

    毕竟耿煜这一次前来南垣城的范围图谋甚大,现在身份曝光,难保不会传到洛尧的耳中,在没有找齐三枚古麒石卵之前,他并不想过早暴露在洛尧的面前。

    到时候将这里的所有人杀掉,直接对外说杨家之人负隅顽抗,红云小队临阵投敌,岂不是皆大欢喜,这就是耿煜的全盘计划。

    如果让得关天荣知道耿煜此刻心中的想法,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立时倒戈?只可惜他并不知道,他还一直在指望这位龙学宫第二天才,给自己报刚才差点断臂之仇呢。

    “若是我不答应呢?”

    云笑也不是吓大的,而且两世为人的他,心智也远非常人所能比,因此直接在此刻冷声反问,蕴含着一抹不卑不亢。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依靠祖脉之力,才将脉气修为提升到化玄境巅峰的小子,竟然对自己这龙学宫第二天才没有半点敬畏之心的时候,耿煜就觉得这张脸让自己厌恶之极。

    像耿煜这样的超级天才天赋既佳,背景又极其强大,走到哪里不是犹如众星捧月一般?也只有在他隐藏身份的情况下,外人才会对他视而不见。

    虽然耿煜心中打定主意要杀人灭口,但他自问自己刚才的话语,已经是很给这个黑衣小子面子了,难道这家伙就真的不怕死吗?

    “不答应,就死!”

    耿煜一向高高在上惯了,连关天荣这些帝龙军都统都从来不放在眼里,哪怕眼前这黑衣小子的战斗力不能以常理来论,他也没有半点的顾忌。

    或许在整个南垣城帝龙军中,也只有真正的统领洛尧,才能让耿煜顾忌几分了,哪怕是同为半步洞幽境的都统姚猛等人,他都自问能很是轻松战而胜之。

    这就是一名龙学宫天才的自信,在龙学宫那样的地方,无论是修炼的功法还是脉技,又或许是一些天材地宝的资源,都是外间的家族宗门远远无法相比的。

    耿煜自问刚才已经给过星辰机会了,是这小子自己不珍惜,那就不能怪自己了,他甚至是打定主意,要用苍龙帝宫那些可怕的酷刑,来折磨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嘿嘿,谁生谁死,现在还不知道呢,想要的话,就自己来拿吧!”

    哪知道耿煜这让所有杨家之人都机灵灵打了个寒颤的威胁话语,那黑衣青年反倒是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听得他轻笑一声后,还低下手去,轻轻拍了拍自己的纳腰。

    “不知所谓!”

    耿煜真是越来越看不惯这个看似云淡风轻的家伙,当他气息锁定云笑的时候,却是转过头来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关天荣。

    “关都统,这小子交给本少,你先把其他人收拾掉!”

    看来耿煜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前来杨家的另外一重目的,或许这重目的,比起击杀眼前这星辰来更加重要,毕竟那可以让他拥有超越洛尧的机会啊。

    “关大都统,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有些后果你承受不起!”

    然而就在耿煜话音落下之时,云笑的脸上突然再次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其口中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得众人有些莫名其妙。

    毕竟刚才诸人都是亲眼见到,关天荣虽然差点被云笑扯断了一条手臂,但由于耿煜的突然出手,他那条手臂也仅仅是脱臼了而已。

    经过云笑和耿煜交谈的时间,关天荣已经是接好了自己的右臂,这一点点小伤,对于他的战斗力来说,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影响。

    关天荣终究是一名化玄境巅峰的强者,有着他的强势加入,杨家必然会摧枯拉朽般败下阵来,哪怕是许红妆,肯定也是挡不了关天荣数合的。

    至于红云小队的最强者星辰,此刻气息被半步洞幽境的耿煜锁定,自然也腾不出手来相助杨家,但他为何又会在此刻说出如此让人疑惑的话语呢?

    “这小子虚张声势而已,不用管他!”

    就连离云笑最近的耿煜,也是在愣了片刻之后冷笑浮现,在他看来,这小子就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关天荣自乱阵脚,或许就能给杨家拖延一些时间。

    “不信的话,你便动动看!”

    云笑脸上的笑容依旧,也没有去管被耿煜锁定的气息,意有所指地轻声出口,蕴含着一抹不为人知的戏谑。

    “动了又怎样?”

    关天荣的心头固然有些疑惑,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而且还是在耿煜这个龙学宫第二天才的眼皮子底下,若真的因为星辰一言而被吓到,那岂不是太丢脸了?

    因此关天荣自己给自己打气后,已是怒喝一声,便要朝着那边的杨家家主杨昊扑去,在他看来,以自己化玄境巅峰的修为,那杨昊绝对是手到擒来。

    “嗯?”

    然而关天荣刚刚掠出数步,身形赫然是戛然而止,其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似乎有一些痛苦,又有一些迷茫,不一而足。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到自己右臂的关元穴,还有右肩的肩贞穴有些发麻?”

    看到这一幕,云笑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一般,直接是轻笑出声,让得关天荣脸色不由一变,因为对方所说真是一字不错。

    正是因为关天荣在掠出身形的时候,陡然感觉到自己的右肩和右手肘部一阵发麻,这种情况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要知道刚才的关天荣,已经是将自己脱臼的肩骨给接了回来,在他看来这点小伤根本就不碍事,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

    可是现在看来,那黑衣小子固然是在耿煜的出手之下及时收手,但却并不是简单的收手啊,在收手之前,恐怕已经施展了什么隐晦的手段。

    “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到了这一刻,关天荣不由有些惊怒交集,直接就怒声喝问出口,不过任谁都能听出来这道声音之中,蕴含着一抹惊惧之意。

    “也没什么,就是在你身上下了点毒罢了,只要你不动,暂时就没什么性命之忧!”

    云笑依旧言笑殷殷,而他此言一出,诸人的脸色都是各有不同,毕竟场中除了许红妆之外,可无人知道他还是一名圣阶低级的毒脉师。

    曾经暮光小队和毒鹰小队乃至古元身死之时,这些天荣中队的人和耿煜都没有亲眼见证,因此他们都只是猜测罢了,并不知道其中细节。

    直到此时此刻,当云笑神不知鬼不觉在关天荣身上施放了剧毒之时,诸人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过来,这显然又是那黑衣小子的一门诡异手段。

    事实上刚才云笑在握住关天荣手臂的时候,就已经打入一抹特殊剧毒到其体内了,以他的毒脉手段,控制其一时之间不发作,那仅仅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对于场中的局势,云笑早有判断,他相信在那灰袍人出手之后,无论是杨家还是许红妆,根本就没有人能挡住化玄境巅峰的关天荣。

    到时候自己被耿煜拖住,也腾不出手来相助,杨家和许红妆岂不是要陷入致命危机之中?因此他在放脱关天荣手臂的那一刻,就已经留了后手。

    之所以还留着关天荣的一条性命,那是因为云笑要靠着这位都统大人,来震慑那些天荣中队的家伙不敢轻举妄动。

    当关天荣这个都统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时候,他那些属下必然会惊疑不定,也就能让杨家腾出手来喘一口气了,许红妆也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压力。

    “煜少,我……”

    感应着自己右肩和肘弯传来的麻痒,关天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终究是没有敢轻举妄动,他还真怕自己动作太大,让得那些体内的剧毒瞬间爆发。

    到了这个时候,关天荣是再也不敢将那个黑衣青年星辰,当成一个人畜无害的年轻人了,此人行事起来,比他们这些活得更久的家伙,都要妖孽谨慎得多。

    “先滚到一边候着,待我收拾了这小子再说!”

    见得关天荣那一副怂样,耿煜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连“都统”的客气话也不说了,这一句话,完全没有半点顾忌关天荣的都统身份。

    关天荣心中怒意升腾,却不敢有只字片言的反驳,他还指望耿煜收拾掉云笑,给自己拿回解药呢。

    只是关天荣不知道的是,就算是耿煜收拾了云笑,恐怕也不会将解药给他,今日在这地底密室见到他身份的人,一个也不能活。

    “小子,若是你出不意对本少施展毒脉之术,或许还真会让我有些麻烦,可惜了!”

    将目光转回云笑身上的耿煜,口中侃侃而谈,看来以他的聪慧,已经想明白云笑对关天荣施毒,却又没有将其直接毒杀的原因所在了。

    在耿煜看来,这小子就是太过愚蠢和妇人之仁,明明有着如此诡异的毒脉之术,偏偏要用在关天荣的身上,这样一来,出其不意的效果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