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49章 玉壶宗

第49章 玉壶宗

 热门推荐:
    这里是一片云雾缭绕的巍峨大山,群山之中到处都是葱葱郁郁的密林,而在这些巨树花木掩映之间,却是透出隐隐的一片阁楼宫殿,显得犹如世外桃源一般。

    这片山脉叫做玉林山脉,而这些阁楼宫殿,就是这方圆千里之地最为庞大的宗门,玉壶宗的总部所在之地。

    玉壶宗,那是在整个玄月帝国都名列前茅的庞大宗门,宗内强者如云,就算是玄月帝国的皇室,对其也颇为忌惮,轻易不会得罪。

    如果玉壶宗只是一个普通修者的宗门,帝国皇室是不会这么客气的,究其原因,是因为玉壶宗盛产炼脉师,而且是医毒双修的特殊宗门。

    大陆之上,医脉师受人爱戴尊敬,而毒脉师则让人恐惧畏忌,而当这两大炼脉师流派同存一宗的时候,自然不会有人敢轻捋虎须了。

    所以说自玉壶宗名声外传以来,玄月帝国无数家族的年轻子弟,都在想着怎么才能加入玉壶宗,这就显得那玉壶宗每年招收外门弟子的名额尤为珍贵。

    要不然当初商家得到那个名额,商炎商瑛他们也不会如此欣喜若狂了,拼了命也要让商回玉战胜云笑获得那个名额。

    只可惜最后商家满门被灭,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那个玉壶宗外门弟子的名额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商回玉的性命确实是拼掉了,最后却还是没有能实现愿望。

    嗒嗒!

    玉林山脉外围,这一日突然出现了一老一少两道身影,不过如果近前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年轻的身影身上,竟然还负着一个瘦弱的粗衣少年。

    这几人自然就是从商家赶回玉壶宗的符毒师徒了,至于殷欢背上负着的那个少年却是云笑,这近一个月的赶路之中,他始终是这副浑浑噩噩的模样,倒是让殷欢吃了不少的苦头。

    不过有事弟子服其劳嘛,为了讨好符毒,殷欢一路之上任劳任怨,不敢口出半点怨言,但其实心中已是将云笑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终于回来了啊!”

    看着前边的幽幽群山,殷欢总算是松了口气,暗道再也不用负着这连话都不会说的废人了,他只求老师早一点用那剧毒之物将云笑毒杀,以泄这一个多月来的心头之恨。

    玉林山脉外围,乃是玉壶宗外门弟子所待的地方,所以符毒师徒二人并没有在这里多停留,以他们的身份,当然是住在玉壶宗核心之地了。

    在山脉之中约莫行了有了一日一夜,前边一片磅礴的大殿终于是呈现在了云笑的眼中,只是此时的他只能灵魂探察,却依旧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这就是玉壶宗吗?”

    看着前边那一片磅礴的大殿,云笑心中颇为感慨,想一年多之前,他还在商家擂台殿和那商回玉大打出手,争的就是这玉壶宗的名额。

    想不到正是在那一日,商家满门被灭,而云笑呢,却是阴差阳错地被掳来了玉壶宗,这可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啊。

    只是此时的云笑,正和那金色小虫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对于这具躯体根本就没有控制的能力,只能是任由符毒师徒先摆布了。

    “什么人,胆敢……啊,是二长老!”

    当符毒师徒刚刚跨进那片大殿之前的一个小广场上时,几道破风之声袭来,同时传来一道大喝之声,只不过这道喝声只出口了半句,便被其主人咽回了肚中。

    这几名身穿相同衣装的修者,很显然是这玉壶宗内门的守卫,担负着这玉壶宗核心之地的守护职责。

    只是当他们看到来者乃是符毒师徒的时候,尽都心头一凛,赶紧快步上前躬身行礼,虽说他们并没有什么过错,但是这位玉壶宗的实权人物,心眼可是小得很呐。

    直到这个时候,从那护卫首领的声音之中,云笑终于是知道他一年之前就见过的这位玉壶宗强者,居然是玉壶宗的二长老,这可是仅次于宗主和大长老的实权人物啊。

    “罢了!”

    符毒显然心情不错,又有些东西急着去试验一下,当下也没有在意那护卫,轻轻一摆手,已是带着殷欢朝着深处走去。

    看着符毒师徒消失在远处的背影,那护卫首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不过下一刻,却是脸现不忍之色地感慨道“看来,又有人要倒霉了,不知道这一次能坚持几天?”

    “老大,看那小家伙瘦弱的样子,恐怕连一天都坚持不过去吧!”旁边一名护卫凑上前来,显然是知道一些符毒的脾性。

    “唉,都是可怜之人,如果有机会的话,将其尸身寻到,好好安葬吧!”护卫首领叹了口气,虽然他是这一个护卫队的首领,但身份和符毒比起来却是差得太远太远,这种事,也只敢在背后说说罢了。

    符毒师徒自然是没有听到这些护卫的交谈,携着云笑在大殿群中左转右拐,终于是来到了一座散发着某种气息的大殿。

    玉壶宗分为两个个流派,医脉师和毒脉师一般来说井水不犯河水,相互之间其实都看不顺眼,因为修炼理念不同。

    只不过玉壶宗立宗之际就有这两个流派了,历代宗主都是亦正亦邪的非凡人物,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宗主,才能让两大流派同存一宗,却不会爆发太大的冲突。

    事实上如果没有毒脉师这一脉坐镇,玉壶宗也不可能成为玄月帝国名列前茅的宗门,毕竟相比起医脉师来,毒脉师的手段,才是更让人望而生畏的,也更有镇慑作用。

    作为玉壶宗的二长老,符毒当然是有着自己独立的大殿,眼前这座大殿,就是他的住殿,其内常年养着诸多剧毒之物,等闲没有人敢不经他允许就进入这大殿,就算是他的那些弟子也不敢。

    不过这一次,殷欢因为负着云笑,倒是跟着符毒进了大殿之中,感受着殿中那若有若无的剧毒气息,哪怕殷欢自己也是一名毒脉师,却依旧有些惴惴不安,生怕被某些剧毒沾染上。

    “殷欢,将那聚毒囊给我!”

    符毒进殿之后,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转过身来,朝着殷欢一伸手,后者不敢怠慢,将云笑放在地上之后,已是从纳腰内取出了那个绿色的袋子。

    “嘿嘿,现在,就来试一试这小子对剧毒的抗性到底有多强吧?”符毒有些兴奋,接过聚毒囊之后,已是迫不及待地抖出一条漆黑的尖头毒蛇,将其蛇口对准了云笑的右手手臂。

    哪知道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得符毒师徒大惑不解,因为符毒都已经将那剧毒之蛇的蛇口触到云笑右手手腕之上了,那剧毒之蛇就是不张口,似乎全然看不到眼前的美味一般。

    这一幕看在符毒的眼中,不由又是疑惑又是惊喜,他疑惑的是这剧毒之蛇为什么不咬云笑,惊喜的却是云笑这小子果然有些古怪。

    “咔!”

    符毒有些不死心,到得最后,竟然亲自用手掰着那剧毒之蛇的嘴巴,让其毒牙一口咬在了云笑的身上,发出一道轻响之声。

    “嗯?”

    哪知道这一刻发生的事,让得符毒师徒再次目瞪口呆,因为他们赫然是发现,那剧毒之蛇的毒牙咬在了云笑的手腕之上,不仅没有能让这少年身中剧毒,反而是那剧毒之蛇身子一僵,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死了?”

    手中握着一截软耷耷的蛇身,符毒眼眸之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口中喃喃道“难道这小子体内也蕴含剧毒,而且比这剧毒之蛇的毒性还要猛烈得多?

    “老师,我知道了!”就在符毒沉思的当口,殷欢却是突然发出一道大叫,将其给拉回神来,当下目光盯着自己的弟子。

    “老师,你想啊,云笑这小子那日是从蛇巢之中走出来的,那就说明商家蛇巢内的剧毒之蛇,对他是没有效果的,咱们何不换一种毒物试试?”殷欢侃侃而谈,而话中之意却是有几分道理。

    “好,那就换一种试试!”符毒从善如流,见得他话落之后,已是走到了大殿之中的某处,在那里,有着一个透明的罐子,内里装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大蜘蛛。

    这只五彩斑斓的蜘蛛,其身几有成年人拳头大小,八只蛛矛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毛发,显得异常的恶心可怖,可想而知其毒性到底有多强横了。

    “嘿嘿,你小子恁地古怪,不知道我这‘七彩仙蛛’的毒性,对你有没有用?”

    符毒脸上噙着一抹异样的笑容,说出来的话,让得其身旁的殷欢都不由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寒噤,因为他知道,就算是自己被这七彩仙蛛咬了一口,恐怕也是化为脓血的下场。

    灵魂之眼看着符毒已经打开了毒罐的盖子,云笑脑海深处的灵魂不由破口大骂,骂这对师徒恩将仇报,早知道一年前就不给这老家伙化阴丹的丹方了,想不到到头来却是害了自己。

    虽然云笑对于自己这具身体的变化还没有摸得太清,可就算是他前世龙霄战神的灵魂,也知道这七彩仙蛛的毒性一定非同小可,莫不要真的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毒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