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龙圣祖 > 第1804章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

第1804章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

 热门推荐:
    “不好!”

    相对于旁观之人的发现,作为当事人的谭其功,早在云笑施展冰寒祖脉之力的那一刻,就已经发现不妙了。

    原本谭其功对自己的水流之身是极其自信的,因为那需要本身脉气的加持,比拼的其实是一个脉气修为的强弱。

    从这一点上来看,谭其功比云笑高出了一个境界还多,达到半步圣阶的他,可以说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圣脉三境的层次。

    曾经就有许多的通天境巅峰修者,在谭其功的面前不堪一击,再加上他这得天独厚的传承异灵天赋,在和同等级修者的战斗之中,也从来没有吃过亏。

    可是对面那个粗衣小子云笑呢,不仅是能和自己一样化身水流,而且这道水流之身中,竟然还蕴含着一种强横得无以匹敌的冰寒属性。

    刚刚感应到这股冰寒属性的时候,谭其功并没有太过在意,他认为一个只有通天境后期小子的冰寒之力,又能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但是在下一刻,当谭其功发现自己水流之身的某一个部位,竟然不受控制地被冰冻之时,他才真正变得惊惶了起来。

    “该死,至少也是天阶高级的冰寒祖脉!”

    不得不说这谭其功也算是见多识广,在感应到那祖脉之力不可匹敌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已是反应过来,知道了那是属于云笑的祖脉。

    冰寒属性的祖脉,严格说起来也是水属性祖脉的极致体现,只是这少年的祖脉之力,强得似乎有些太过离谱了。

    祖脉这种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哪怕是一些最为惊才绝艳的天才,要是没有一个强横的祖辈,也是不可能拥有祖脉的。

    能让半步圣阶的谭其功,都在这一刻毫无抗衡之力的祖脉,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那绝不会低于天阶高级,甚至可能比这个更强。

    “这小子的身后,肯定有一个庞大的家族,是四大家族吗?”

    在这关键时刻,谭其功居然还有心思去想云笑的出身,他相信如果对方不是传承自那些强大的家族,又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悍的祖脉之力呢?

    咔!咔!咔!

    就在谭其功心中怪异念头升腾而起之时,云笑已经是迟数催发了自己的冰寒祖脉之力,让得前者的水流之身,被冰冻的地方无疑是越来越多。

    “看来只能是先脱身要紧了!”

    感应着自己绝对无法抗衡那冰寒之力时,谭其功心头已是打起了退堂鼓,决定暂避其锋以图将来,这叫云笑的小子,简直是太诡异了。

    “嗯?”

    然而当谭其功打定主意要先脱身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水流之身,似乎都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束缚住了,让得他连变回本体都是相当困难。

    这位慕容城帝宫所所司不知道的是,云笑身上除了有那种强横的冰寒属性祖脉之外,还有一朵水之极火,那显然也是水属性力量的天然克星。

    这一刻云笑双管齐下,将谭其功最后一条路也给生生堵死了,让得这位帝宫所所司大人,终于是变得惊惶了起来。

    说实话谭其功身为半步圣阶的强者,他还有很多强悍的手段都还没有施展了,要是就这么憋屈地被冰冻而死,他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甘心的。

    可既然抓住了这么一个机会,云笑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对于这些帝宫所的家伙,他可是没有半点的怜悯之心,谁叫这家伙敢来主动招惹自己呢?

    咔咔咔……

    在水之极火的帮助之下,云笑冰寒祖脉之力疯狂喷发而出,仅仅十数个呼吸之间,那慕容城帝宫所的所司大人,便是被冻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冰雕。

    此刻的谭其功并不是人体之形,所以被冻成的冰雕看起来有些诡异,就仿佛一团真正的冰砖一般。

    但是旁观众人尽都知道,那就是慕容城帝宫所的所司谭其功,感应着其一动不动的状态,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甚至是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

    哗啦!

    直到片刻之后,那失去了云笑水流之身依靠,从空中掉落而下的冰团,更是摔得四分五裂冰花四溅之时,众人才如梦初醒。

    “谭其功……死了?!”

    这些人不敢相信的正是这一点,因为他们都是慕容城周边的修者,对于这位帝宫所所司了解颇深,那可是半步圣阶的超级强者啊。

    只差半步就能踏入圣脉三境的谭其功,在这慕容城周边地域来说就是无敌的存在,等闲这些普通修者们,连口头上也不敢有半丝不敬,最多也只敢在心中谩骂罢了。

    一些得罪过帝宫所被其所杀之人的亲属朋友,更是敢怒不敢言,一切都因为帝宫所有着谭其功这个半步圣阶的强者。

    可是现在,堂堂的慕容城帝宫所所司,不可一世的半步圣阶强者谭其功,竟然被人生生冰冻致死,而且还摔成了一地碎冰,这怎么那么不敢让人相信呢?

    就算谭其功之死,对于这些慕容城周边地域的修者来说,乃是一件喜闻乐见之事,但这件事实在是太过突然,让得他们一时之间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下真要发生大事了!”

    其中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手抚长须,颇为感慨地喃喃出声,那可是帝宫所所司,一朝身死,苍龙帝宫又岂肯轻易甘休?

    “所司大人……死了?”

    相对于这些旁观之人,作为帝宫所幸存的两大长老,不远处的阮不为更是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口气之中的不肯置信,比旁人更加浓郁了几分。

    这些帝宫所长老们,可是一直跟着谭其功耀武扬威的,在他们看来,在这慕容城的地域范围之内,所司大人就是无敌的。

    哪怕先前云笑在慕容虎臣的灵殿之中,击杀了如此之多的帝宫所长老,阮不为二人也从来没有认为谭其功会输。

    半步圣阶的修为,和普通的通天境修者有着天壤之别,他们一直都在期待着所司大人将那小子碎尸万段,为那些死去的帝宫所长老们报仇呢。

    哪知道最终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堂堂的所司大人,竟然如此轻松就被那粗衣少年冻成了一根冰棍,最终摔得满地都是。

    “抱歉,从今日开始,慕容城帝宫所便没有所司了!”

    就在所有人都心生惊意而呆滞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已是传将出来,正是云笑所发,只不过他这话虽然霸气,却和事实有些不符。

    这只能说从今日开始,慕容城帝宫所再没有谭其功这个所司了,在不久的将来,苍龙帝宫肯定也会再委派一名所司,来管理这慕容城的事务。

    可此时此刻,又有谁会去注意云笑的语病,他们尽都亲眼看到,那个慕容城的所司谭其功,已经是摔成一地碎片,再也不可能在慕容城作威作福了。

    “接下来,轮到你们两个了!”

    所谓斩草除根,此刻的云笑,可没有半点要放过那两位帝宫所长老的意思,听得他此言出口后,阮不为二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片。

    到了这个时候,谁要是再将那少年当成人畜无害的老好人,恐怕阮不为都会上去抽其两个大耳光子,这种狠人从一开始就不该轻易招惹。

    什么半步圣阶的强者,什么苍龙帝宫的背景,在这个粗衣少年的身上似乎看不到半点的震慑力,反而是让对方在开了杀戒之后再无顾忌。

    如果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或许阮不为肯定会选择不去轻易招惹云笑,可是现在,连所司大人都敢杀的云笑,还会在意他们这两个帝宫所长老吗?

    “逃!”

    帝宫所三长老反应速度极快,要不然先前在慕容虎臣的灵殿之中,也不会只剩下他一个人独自逃得性命了。

    所以这一刻三长老当机立断,在云笑话音刚刚落下的当口,他便是身形一动,眼看就要越过人群,隐入这慕容墓的阴影深处。

    “哼,真以为逃过了第一次,还能逃过第二次吗?”

    可惜的是,让这三长老逃掉一次的云笑,又怎么可能不加防备,听得他口中传出一道冷哼之声,让得那正在拼命逃走的三长老,心头不由狠狠一震。

    嚓!

    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众人耳中忽然听到一道轻响之声,紧接着那飞速奔逃的帝宫所三长老便是身形一僵,不可思议地低下了头来。

    只见在他的前胸之上,一个小洞正在汩汩流着殷红的鲜血,他感应得很清楚,自己的心脏要害,都被一件古怪的武器给洞穿了。

    “是云笑的那柄木剑!”

    相对于这位三长老,旁观众人无疑看得更加清楚,而且对于那柄穿过三长老前胸后心的乌光木剑,更是半点都不陌生,当即知道又是那粗衣少年云笑的手段。

    只是没有人知道那柄木剑到底是何时出现,又是如何出现在帝宫所三长老去路之上的,那出现得实在是太过突兀,就连堂堂的通天境后期强者,竟然也没有半点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