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诅咒之龙 > 第七百七十九章 预言师多半都是人生赢家

第七百七十九章 预言师多半都是人生赢家

 热门推荐:
    “打白工?如果你们是这样想的,那没错,就算是打白工吧。”阿奇尔微微的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你们现在就是在受到圣堂教会的保护,所以白工并不亏。”

    “至于你觉得的危险?危险肯定是有的,但绝对轮不到你们,当然你觉得不开心的话,完全可以等事情发生了在一旁袖手旁观,教会不指望一个邪教徒动手。”

    听着阿奇尔那感觉到有点刻薄的话,奥斯微微的呼了口气,很显然这个时候并不是正常的闲谈,而是真正的交涉,所以阿奇尔将自己的立场完全放在了圣堂教会那边,因此语气就显得额外的刻薄了。

    如果奥斯不是邪教徒,那么他还不会有这样的语气,然而他就是一个邪教徒,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没什么好说的,立场分的死死的,他不可能给奥斯任何实质性的承诺,哪怕是现在这里没有任何外人在听当前的对话。

    “你能继续留在队伍中就是和教会的交易中完成的很漂亮的原因,所以你还想要额外的东西?做人不能太贪婪了。”

    “……”我特么,奥斯的眉角一条一条的,有种直接砍死这家伙的想法,这话说的怎么就这么的气人。

    “总之我很忙,没事的话你就别打扰了,教会不会干涉你的行动,你们想做什么全凭自愿,只要不是坏事,同时在这个队伍中,因为交易的原因,教会保证你们的生命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

    “那个小白脸就这么说的?真是欠揍啊。”格林听着奥斯转述回来的对话,呸了一声说道。

    奥斯倒是没有抱怨什么,而是微微的皱着眉头思索着:“他的话里有很大的暗示成分了,当前的情况就是我们只要在这个队伍的附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受到教会的保护,不会出现生命危险,也就是说……能随便浪。”

    “得了吧,这种地方能浪什么啊?鸟不拉屎的。”格林摆了摆手,想到了什么一般的眨了眨双眼:“话说我们是要去什么地方来着?”

    “……”其他人摇了摇头,他们怎么知道要去什么地方的,就是知道了教会肯定是准备搞一个大事,至于去的是什么地方一概不知,这个地方他们就没有来过,自然谈不上去了解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要不队长你再去打听一下?”格林动了动双眼说道,如果是去某些能够充满冒险特性的地方,那么教会的承诺就相当的有效了,那意味着他们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比如说冒险或者发掘财富时,安全方面能够得到足够的保障。

    “好……算了,下次吧。”奥斯刚刚承诺下来,就看到前面的车辆已经行驶了起来,休整的时间结束了,车队要继续的出发,整个充满了强者的车队,怎么可能会因为他们的一些个人问题而停下来?有事也只能等到下次休整的时候再说了。

    大巴上面,郑逸尘连续换了好几个地方后,已经做到了丽莉娅的身边,别人对他的行为也不感觉到奇怪,之前郑逸尘和她交谈的时候,就谈论到了开发新的魔兵上面,现在坐到了丽莉娅的身边继续加深这个话题多正常。

    他们对郑逸尘描述的新魔兵也挺好奇的,预言系的魔兵?而且还是武器类型的?相当罕见了好嘛!

    所以他们特别想要了解一下郑逸尘究竟是打算弄出来一个什么玩意,之外一路上的前进是很无聊的,听着郑逸尘这么一个人在这里唠嗑来唠嗑去的多有意思啊。

    “你那个预言师能用的武器真的靠谱吗?”丽莉娅用着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郑逸尘,反复确定后,她知道郑逸尘说的还真就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真的先要以此为基础折腾出来一些特别的武器。

    对于这种人,丽莉娅想说的就是……太对自己的胃口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外人太多,自己也要保持一下当前的人设问题,她直接就完全同意下来了,哪里用得着跟演戏一样半信半疑的哔哔着,她是力量追求者,可这种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外加身体上的一些隐患消除了,可能知道这件事的人就更少了,因此人设一定要稳住!

    “当然不靠谱啦,就是因为听起来不靠谱,所以才要勇于尝试不是?有些东西虽然不存在,但是不去尝试的话那就真的是不存在的对吧,因此你还犹豫什么飞,反正出功出力的只是我,你要做的就是配合一下力量的辅助,轻松自在,就算是失败了也不会给你带来什么损失,反倒是我亏大了。”

    “如此的话……我就配合你一下好了。”丽莉娅点了点头,‘最终’同意了这件事,让那些竖着耳朵当听众的座友们不由的点了点头,既然同意了,之后就看郑逸尘能够折腾出来什么东西咯,万一真的成功了呢?

    如果是别的事情,他们不抱什么希望,可是在场的人都是能打的有实力的,见识也不少,郑逸尘这件事是涉及到了命运方面的,涉及到了命运方面的,还是直接性的,那么可能性就很迷了。

    命运无常那些看似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往往就真的可能发生!所以在郑逸尘说的这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真的出结果之前,谁也不能肯定那是真的不可能的,并且和丽莉娅交流的时候,他们也对郑逸尘有了新的了解了,这家伙自恋归自恋的,但是自恋的范围就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

    超过这范围后就像是物极必反那样,显得反倒是有些‘谦虚’了,刚才的对话就直观的体现出来了,丽莉娅问靠谱不,郑逸尘那毫不犹豫的不靠谱回答就是最好的表现人设,体现这一点的行为。

    总结的来说就是这是一个谦虚的自恋狂……

    “嘿,大师,具体的你打算怎么做?说一下初步的想法呗。”一名看起来显得有些年轻的强者回头对郑逸尘打了个招呼说道,郑逸尘看了他一眼微微的撇了撇嘴。

    “初步的想法啊?先打造一把刀好了。”

    “呃?刀?不应该是法杖之类的东西吗?”

    “嘿!是什么样的情况让你认为我会打造法杖呢?”郑逸尘抱着双臂嘿的笑了起来,话说作为一条和魔女有深厚关系的诅咒之龙,自己能够在各大势力之间混的如鱼得水也算是独一份了吧?

    果然遇到事情就往死里莽不是唯一的出路,如果郑逸尘最初走的就是硬杠路线,现在早就凉透了吧,那像是现在,小日子过得各种舒服,还能从圣堂教会这边各种得到好东西,那就相当于让敌人做出来资敌的事情:“预言师是施法者吗?预言师有固定的武器吗?”

    预言师还真就没有什么固定的武器,施法者的法杖对预言师来说没有卵用,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体系的力量,法杖对施法者来说是增幅魔法威力的,关预言术卵子事?相比起成型的武器,预言师更加喜欢随身携带各种处理好的材料。

    那些材料往往都是能够直接辅助预言术释放的必备材料。

    所以真要是说起预言师要用什么的武器的话,那么好,预言师在武器选择方面多半都是会选择一把刀或者是一把剑……法杖?那玩意在他们手里除了用来敲人之外还能做什么?

    敲人也不给力啊,哪里比得上刀剑砍人有劲!而且别以为法杖就很灵巧了,法杖不是魔杖那种短小的,有的法杖重量不会比大剑轻多少。

    “可这也不需要打造一把刀吧。”

    “哦,那就打造一把剑好了。”

    “……得,还是刀吧。”外貌看着年轻的强者说道,郑逸尘的意思太明显不过了,刀就刀好了,反正他的武器也是刀,不擅长用剑的人,既然郑逸尘说决定是什么东西了,那就决定刀多好?

    “嘿,你可不能因为自己的武器是刀就诱导大师吧,剑其实也挺不错的。”另一名坐在车里的强者说道,既然说了这种话,很显然他是使用剑类武器的。

    “等我看那个打造着顺手再说,总之现在就算是想做也没有机会,你们不介意我在车上打铁?”

    “一般来说不介意,但是……”

    “不行!!”开车的司机回头板着脸看着一车人说道,那眼神透露着相当严肃的神色,大有你们谁敢答应就滚下车的意思,有些人耸了耸肩不再说什么了,那什么,不是他们怂而,而是开车的司机才是整辆车里最厉害的。

    可惜是教会中特别机构中出来的,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老古板一样,虽然人家开车开得很溜,大巴飘逸过连续十八弯的山路不是事,但是性格摆在那里的,想要让他同意郑逸尘在车里打铁?

    难!

    而且他都直接发话了,所以围观郑逸尘打铁什么的,只能等休息的时间了。

    “看来我又要熬夜干活了,嘿美女,晚上有没有兴趣来我那里深入交流交流?”郑逸尘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看着带着半片面具保持人设的丽莉娅说道,那表情活脱脱的像是搭讪的色狼。

    “呵~你胆子可真大啊,别忘了你面前的人是一名预言师啊。”丽莉娅轻笑着拍开了郑逸尘的爪子,言语中透露出来的警告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预言师怎么啦?预言师不也是人嘛,我虽然不是预言师,但是我一直都在怀疑,那些家庭美满人生赢家的预言师是不是就是用预言术找对象的结果!”

    异界的预言师能看作是算命的,不过却没有算命的那种五弊三缺毛病,自己能过的多好全看一个自我把控,把控的好了,那么凭着预言术过上有滋有味的生活一点问题都没有,滥用预言术大祸临头必死无疑!

    郑逸尘的话让车里的其他人稍稍的愣了一下,随后陷入了沉思,这家伙说的好有道理啊,教会里的预言师群体中,好好的想一想,还真就有一大帮子人生赢家的,这些人生赢家生活美满,几乎就没有传出来过任何有关于家庭方面问题的,就算是小打小闹的吵架旁人听起来也像是另类花式秀恩爱!!

    他们不会真的是预言术作弊了吧?毕竟未来的对象总是能找到的,用预言术稍稍的辅助一下,确定到更好的也不是多大的事,这一没害人二没杀人,甚至还给别人带来了圆满的生活,同时帮助自己……多好?

    “你们这群……呵~男人啊。”丽莉娅注意到了车内的那些男性露出的表情,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真以为预言术那么简单的吗?用预言术组建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的确是可以做到的,但是这并不是绝对的,对自己来说能够和自己组建一个完美家庭的人在被预言术干涉之前,说不定就是和别人有关系的,这本身就是一种非自然的干预,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嘛……丽莉娅没说是什么,也不好说是什么,毕竟代价这种东西有的时候还真就能轻易的偿还的,只要做好了准备,完成了所谓的命运力量对抗,那么命运就能发生扭转,比如说最简单的方式。

    干掉那个和自己能够组建完美家庭对象的命中注定的对象……有点绕口对不对,但是实际上说的简单一点就是杀人解命这么简单呢。

    很简单很暴力对吧?

    而实际上这就是一种命运对抗,当然这么做实在是太暴力了,之外完全能够用别的一些方式解决,毕竟找对象什么的,预言师肯定会事先看好的不是,肯定不会挑那些能够直接怼死自己的那类人。

    所以只要做好了避规准备后,总的来说问题不大!

    因此那所谓的限制啊也就是她看着这群老爷们嘀嘀咕的有点不爽而故意说大了吓人的,这里就她这么一个预言师,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无非就是加了一点语气渲染什么的,让人更加的在意和觉得这事很难搞啥的。

    没别的意思了,至于具体的操作她也会啊,而且如果有这样的机会,她同样会选择这么做一下,能做为什么不做?

    如果力量不是为了给自己带来便利的,那么还要掌握这些力量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