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全能庄园 > 第1306章:别打,我全招!

第1306章:别打,我全招!

 热门推荐:
    庄不远有些失望地坐在红果树上,望着远方。

    天际那垂下来的长河,不断奔腾,似乎永不停息。

    在河边嬉戏的人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终结即将到来。

    只有纪元晶体,才能庇护所有人在纪元终结时不被“抹杀”。

    而纪元晶体,在“纪元终结”时,才会出现。

    这就像是一个可笑又绝望的死循环,让庄不远真想骂一句娘。

    而“纪元晶体”也有其存在的局限,它可以庇护的人数和范围是有限的。

    在“纪元终结”之时,它可以开启一个“防护罩”之类的东西,在这个范围内的存在,都可以不被抹杀和还原。

    也就是说,他几乎不可能和绿蓉城共享一个“纪元晶体”,而就算是庄不远能够拿到“纪元晶体”,也顶多只能庇护一方,譬如蓝石叶庄园的早餐村一代。

    除此之外,在流放纪元里所发展的其他势力,又或者?戼、乧罘等人的庄园,都会被重置。

    现在有两个问题摆在庄不远的面前。

    他到哪里去寻找其他的纪元晶体。

    到时候又要如何庇护所有人的周全。

    而在流放纪元里,只有极少数的人,拥有“纪元晶体”,而这些人,一旦拥有了“纪元晶体”之后,就会变得和毦聪,或者残暴联盟的老大一样,离群索居,远离所有的争端。

    毕竟他们要保护好自己,而其他的所谓权力、资源,都无所谓了。

    想要什么东西,只要在纪元终结即将到来之时,释放出来消息,自然有无数的人,愿意拿自己的全部身家来求一个名额。

    每个纪元收割一波,日积月累下来的资源,就已经是海量,完全不需要和外界的人打交道,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就足以。

    庄不远失望地吸一口气,纠结地眉头都紧皱成了一团。

    就在此时,他感觉身边人影一闪。

    ?戼和乧罘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此时的?戼,神情平静得像是一个大号的绒人,毛茸茸的身躯蹲在庄不远身边,神情平和,面带微笑,尾巴还一甩一甩的。

    乧罘则本来就非常平和,此时更是淡然。

    “看来,我们的庄园,注定是保不住的。”

    ?戼道。

    不论是魔藤庄园还是巨坚果园,甚至是后来的灰岩庄园、晶石庄园、真龙庄园等等,其实都会保不住。

    特别是魔藤庄园和巨坚果园,就算是现在修复了,一旦纪元终结,也会一切重置。

    “不过,我们至少能想办法保住蓝石叶内星和蓝石叶庄园……”乧罘道。

    “所以,你就别担心了。”

    “我们绝对不会让蓝石叶庄园也随我们的庄园一起毁灭的。”

    ?戼拍了拍庄不远的肩膀,这会儿,两个人倒像是两位兄长,在安慰伤心的兄弟。

    “还有什么办法?”庄不远纳闷。

    所有能用的方法,他们不都是已经试过了吗?

    “找!把残暴联盟的老大找出来!”

    “我们继续攻打其他的残暴联盟成员,总能找到老大的线索。”

    “就算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个流放纪元里,总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们可以悬赏时间之血,如果时间之血不行……”乧罘拿出来自己灰岩庄园的庄园主之心,在手中抛了抛:“我们还可以拿一座庄园出来悬赏!譬如我的这个灰岩庄园,绝对能够让整个流放纪元里所有人都趋之若鹜!”

    没错,身边有土豪就是这么自信!

    庄不远斜眼看他:“你确定不是看不上灰岩庄园了?”

    乧罘哈哈一笑,抓了抓脑袋。

    他确实有点看不上灰岩庄园了,流放纪元里的这些庄园,就算是发展地再好,又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要一切从头来过?

    “那我们就继续!”被两个人这么一打气,庄不远又有了精神。

    其实,既然有?戼这层关系,而他们两个人的庄园注定保不住,其实他们完全可以躲在红果庄园里,等待纪元终结的到来,完全不用再继续打拼,但是他们知道,庄不远绝对不会放弃蓝石叶庄园的。

    而他们如此做,完全是为了庄不远。

    “那好,我们下一个该去找谁了?”?戼拿出来一张纸,咬着一根铅笔头划拉了起来。

    在庄园里那么久,?戼和乧罘也算是上了扫盲班,?戼的脑袋也不怎么灵光,每次做作业,都会抓耳挠腮很久,其实很有毦笪的风范。

    此时,他的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了很多人名,他很认真地划拉来划拉去。

    半晌,他抬起头来:“好像……下一个只能去打老龟了。”

    “老龟吗?没有别人了吗?”乧罘也凑了过来,看了一会儿那张纸条,摇头道:“我也只知道老龟的位置……难道真要打老龟?”

    “我真不想打他啊……”

    “我们还是先和他好好说说吧。”

    “老龟是……西鼋?”庄不远道。

    ?戼和乧罘都点了点头。

    庄不远也是见过老龟的,毕竟所有残暴联盟的庄园主,都有一只幻龟,可以通过幻龟来互相通信,而这幻龟,就是老龟培育出来的。

    老龟是鼋族,这是一个非常稀有的种族,在流放纪元里,几乎从没有在外界见过。

    庄不远对他的观感其实也不错,要打他,还是有点过意不去,不过一想到这已经是庄园里最后的希望了,庄不远就不得不硬起心肠。

    “走,去抓老龟!”

    庄不远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这段时间,绿蓉城的居民真的是欲仙欲死。

    自从吃货联盟的三大巨头,特别是庄不远来了之后,整个绿蓉城就没消停过。

    又是安全帽,又是洗发水,然后又是流水席……

    在流水席失败之后,庄不远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洗白计划,干脆破罐子破摔了。

    你们爱怎么看我怎么看吧!

    反正马上就要纪元终结了!

    想要刷声望,咱们要等到下一次了。

    不过,这么多天过去了,绿蓉城的居民们也发现了。

    庄不远似乎真的看不上他们的脑袋,臂膀,脸颊……

    但是有人看上了他们的钱包。

    洗白计划失败之后,六娃又回归了自己的商业计划。

    现在的绿蓉城居民们,已经人手一顶安全帽,一堆洗发水,身穿安全服,还套着安全裤,甚至连床头上都摆上了安全套。

    绿蓉城的人民,已经快要疯了。

    想要活着,到底需要多少安全措施!

    这位难缠的庄园主庄不远,到底有多少怪癖!

    而现在,他们最怕的,已经不是庄不远了,而是六娃了。

    六娃是深得地球恐吓式营销的精髓,不论你做多少心理建设,当他推出新产品时,都会被他吓得乖乖掏钱去买。

    当云上行宫终于滚滚而去,离开绿蓉城的时候,绿蓉城的居民们激动地泪都要下来了。

    天哪,这些可怕的家伙,终于要滚了!

    他们终于走了!

    我们终于安全了!

    终于自由了!

    全身充满了喜悦之情的绿蓉城居民们正在拍手欢庆,突然旁边凑过来了一名井人商人。

    “兄弟,开心不?高兴不?”

    “开心,高兴!”

    “我这里有很多欢庆用品,要不要来一波?你看这个是彩旗,是挂在墙上的,非常有气氛。你看这个叫鞭炮,可以拿来庆祝,非常棒!这个是烟花,这个就更厉害了,只要点燃了,天空都会开花,是不是很神奇?来不来?来一个还是来一套?来一套现在打五折哦!”

    掏钱买了庆祝套装的绿蓉城居民们,在庆祝完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又被套路了。

    “我是发现了,庄主是吃人不吐骨,这个娃子,是杀人不眨眼啊!”

    “感觉身体被掏空……”

    “不,是钱包被掏空了……”

    在云上行宫离开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整个绿蓉城的经济宛若一团死水,他们的钱财几乎都被某个贪婪的商人,完全套路走了。

    而从此之后,属于庄不远的传说,又多了一条,而在庄不远的传说之外,又多了一个抢钱童子的传说……

    ……

    流放纪元中,云上行宫在飘飘荡荡。

    一座庄园就在前方不远处静静悬浮。

    这座庄园,看起来像是一片巨大的龟壳,只是龟壳龟裂,边缘也已经破损。

    这里就是西鼋庄园。

    或者说,叫它“西鼋行宫”也行。

    西鼋庄园,也曾经是一位强大庄园主的行宫。

    这整个行宫,都是建立在一座巨大的鼋龟背上的。

    和“石行者行宫”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亿万年过去了,这只巨龟早就已经死去,只留下了那几乎亘古不化的龟壳,成了鼋族的繁衍之地。

    在云上行宫到来之后,西鼋庄园的人就已经侦测到了。

    此时几只战争巨犬,正远远警戒着,却不敢靠前。

    这些战争巨犬的长相,也颇为奇怪。

    它们身上覆盖着厚厚的盔甲,不像是巨犬,却像是巨龟,行动迟缓,但防御力极强。

    而且,这些盔甲,不是金属,而是真正的龟壳。

    西鼋庄园里,盛产各种各样的巨龟,其中很多都是这座庄园行宫本体的子嗣,它们的生长速度非常慢,但可以近乎无限的生长。

    当然,绝大部分的巨龟,都在成长到某种程度之后,就死去了,留下了整个庄园的龟壳。

    而西鼋庄园,就利用这种巨龟的甲壳,来加固战争巨犬,增强战争巨犬的防御力。

    “战争巨龟的战斗力,和晶石战犬的战斗力差不多,玩家部队应该能解决,要我们派出玩家部队吗?”老布朗问道。

    庄不远也有些纠结。

    玩家部队实在是太凶残了,一旦派出简直就是寸草不生。

    “我先和老龟聊一聊吧。”?戼叹口气,上次攻打晶石庄园的时候,他也曾经自告奋勇出来聊一聊,但是最终的结果并不好。

    但是这次是老龟啊,他还真不想把老龟的庄园毁掉。

    “实在是不行的话,我们再攻击……”

    ?戼回到了凶暴号上,眉头紧皱。

    老龟也是他的朋友,更是他在残暴联盟里,难得能聊几句的朋友。

    现在,要怎么跟老龟说呢?

    “老龟,你出来,我不打你?”

    “不行……老龟,你出来,只要你听话,我就不打你!”

    “还是说……老龟,你乖乖给我招来,不然我就把你的龟壳挂在墙上当装饰了!”

    凶暴号向前行驶,?戼皱眉想着该如何和老龟交流。

    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别打我,别打我,我招!我都招!”

    “啊?”?戼转头,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凶暴号上的那只幻龟,爬到了他的身后。

    老龟的身影在龟背上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