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伏天氏 > 第27章 并肩

第27章 并肩

 热门推荐:
    竟然,拒绝了!

    无数道目光落在叶伏天的身上,就在不久前,余生和叶伏天强势击退黑焱学宫强者,为青州学宫挽回颜面,再加上他们表现出的惊人天赋,那时候诸人心里就已经明白,所谓的禁令将形同虚设,两人必将得到青州学宫大人物的青睐。

    事实也正如同诸人所预测的那样,数位宫主级别的人物对两人发出邀请,一场闹剧似乎就此落幕。

    然而,他们猜到了开始,却没有预料到结局,他们显然低估了叶伏天的倔强,以及骄傲。

    如若叶伏天还是以前的叶伏天,自然不会有人在乎他,但能够击败击败同境界天命法师、且随手刻觉醒顶级法箓的少年天才,他当然有资格骄傲。

    因此,哪怕是青州学宫的大人物们,此刻也陷入了一阵安静当中。

    青州学宫外门弟子除外门讲师传授修行知识之外,多为自己修行,即便是藏书阁也只是能够踏入第一层,并不能享受到学宫太多的资源,而刚才那一战,事关青州学宫荣辱,因而叶伏天说此战还了青州学宫三年修行之恩,无人能够指责什么。

    这样看来,他和余生并肩出战,并非仅仅是因为花解语的一句话那么简单,而是,心中早已想好了这一切……

    想到此,青州学宫的大人物们更是无言,少年于青州学宫修行三年,竟没有人真正意识到他有多么优秀。

    “上届秋闱,当属余生第一,同样,你也当入秋闱甲榜第三,这会记录在青州学宫历届秋闱大考案卷之中。”冷青峰看着前方的倔强身影开口说道,人群之中,慕容秋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无比的难堪,两个月前的秋闱大考当场宣布结果,他为秋闱甲榜第一,如今青州学宫破历史的修改秋闱大考成绩,将他拿下,这必将引起轰动,若是传出,他慕容秋算什么?贻笑大方。

    青州学宫弟子皆都一阵无言,目光不由得看了一眼人群之中的慕容秋,的确,他本没有资格当选秋闱第一,黑焱学宫强势而来,他连出战的勇气都没有,余生,却是碾压对手。

    “我反对。”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出,赫然乃是石忠开口了,只见他铁青着脸,盯着叶伏天开口道:“秋闱大考既已宣布,怎能说修改就修改,叶伏天虽然今日表现出众,然而他不敬长辈不守规矩也是事实,念及他今日为青州学宫而战,可酌情撤销对他的惩罚,然而,若是倚仗此战便刻意以退为进威胁学宫,如此弟子,即便天赋再出众又如何?”

    “威胁学宫?”叶伏天目光凝视石忠,看来,将慕容秋放在秋闱第一将余生挤掉,并且对自己下达惩罚禁令之人,必然是这土行宫宫主石忠了。

    至于剑阁阁主冷青峰,对他的态度一直都颇为友好,应当没有参与此事。

    看着石忠,叶伏天忽然间笑道:“我不过一外门弟子,有何能力威胁青州学宫,倒是石宫主,晚辈想要请教一番,晚辈究竟何处得罪了石宫主?”

    “你什么意思?”石忠冷冰冰的问道。

    “秋闱大考,余生无论是天赋实力明显皆优于慕容秋,今日一战更是最好的印证,石宫主当日将慕容秋放在第一,我不服,本在情理之中,即便石宫主认为我不守规矩顶撞你,之后将我从甲榜踢除,且下达禁令,也已算是惩罚过了,今天,我和余生为青州学宫而战,宫主竟然只说可酌情撤销对我的惩罚,青州学宫的荣辱在石宫主眼里就如此微不足道?”

    叶伏天看着石忠缓缓开口:“或者说,晚辈何处得罪了石宫主才令石宫主如此厌恶,而慕容秋,又究竟有多优秀,能够让石宫主将他放在秋闱第一,且因为他的影响,对我下达惩罚禁令。”

    “放肆。”石忠怒斥一声,目光冰冷的扫视叶伏天,道:“满嘴胡言,这就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如此大逆不道弟子,即便培养为强者,将来怕也是个祸害。”

    “大逆不道!”周围青州学宫弟子感觉身上有些冷意,此刻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秋闱大考排名之事绝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石忠的话字字诛心,分明是有意要赶叶伏天走。

    而叶伏天刚才也说,石忠是因为慕容秋的影响才对他下达惩罚禁令,这样一想其中利害,让青州学宫的弟子们都感觉到阵阵寒意。

    “石忠,你够了。”雷行宫宫主此刻也看不下去,冷冷的开口,术法宫七大宫主,都算是有些交情,一些潜在的规则他们虽然知道,但这都是在所难免,只要不涉及到青州学宫的利益,诸人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没有人能够预料到秋闱大考上被不公平对待的两名少年天赋出众到如此地步,且又如此的倔强和骄傲。

    “叶伏天,今日之战你为学宫立下功劳,青州学宫自不会亏待于你,想必会有宫主收你们二人为弟子,以后于学宫中好好修行,将来必有一番成就,其余之事,就不必过于执着了。”风行宫宫主离江此刻也说话了,像是对叶伏天劝说。

    然而听到他的话叶伏天脸上却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看来,他的确是太年轻了呢,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些,即便表现出杰出的天赋,为青州学宫而战,但实则依旧改变不了什么,似乎最多,只是踏入内门,被某位大人物欣赏收为弟子。

    但是这样,就够了吗?

    风行宫宫主离江让他对其他事不必过于执着,显然是让他见好就收,似乎也和石忠有一样的想法,认为他只是威胁学宫,并不会真的离开,毕竟青州学宫是青州城的修行圣地。

    但秋闱大考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青州学宫对他的惩罚以及禁令,一个解释都没有吗?

    至于那些幕后的事情,似乎,更不会被允许挖出。

    或许真的是他想的太简单了些,终究,还是太年轻。

    然而,年轻至少也有一个好处,拥有任性的资本。

    想到这,叶伏天微微一笑,对着青州学宫的大人物们微微躬身,无数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都在猜想叶伏天究竟是何用意?

    “青州学宫三年授业之恩,伏天铭记于心,告辞。”叶伏天含笑开口,随即喊道:“余生。”

    “嗯。”身旁的余生应道,他的眼神冷冷的盯着那些大人物,显然非常不爽。

    “走了。”叶伏天转过身,踏着白雪,一步步离开,余生将目光收回,紧随叶伏天离去。

    这一刻,两位少年的背影显得那样的孤独,但步伐却是那么的坚定,似乎,能够从中感受到他们骄傲的心。

    竟然,真的走了!

    青州学宫的大人物们也都愣住了,显然没有预料到,叶伏天会如此的认真。

    战楼楼主、剑阁阁主以及数位宫主级别的人物目光冰冷的凝视着石忠,脸色极其的难看,这让石忠的目光越发的阴沉,冰冷的道:“等等。”

    叶伏天脚步停下,转过身看着石忠,道:“石宫主还有什么事吗?”

    “你当青州学宫是什么地方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石忠冷冷开口,叶伏天的瞳孔也忍不住微微一凝,道:“石宫主的意思是?”

    “你天性叛逆,对青州学宫心怀怨恨,如今叛出青州学宫,是否准备听从之前黑焱学宫强者的话,追随他们而去,将来对付青州学宫。”

    石忠的话音落下,空间都仿佛变冷了几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阵阵的寒意,叶伏天同样感觉到来自石忠话语中寒冷,这话,是想要置他于死地吗?

    黑焱学宫乃是青州学宫死敌,石忠这顶帽子扣下,若是青州学宫其他大人物也认同此话,等待叶伏天的,将会是可怕的结局。

    “宫主,叶伏天之前已经拒绝黑焱学宫,怎么可能会追随他们而去。”秦伊脸上露出忧虑,今日叶伏天让她大吃一惊,然而,却也倔强得让她无言,但石忠的话太过可怕,她必须要站出来说点什么。

    “在学宫之人他当然不敢投敌,出去之后呢?”石忠冷冷说道,旁边的冷青峰冰冷的看着他,石忠,这是要将叶伏天往绝路上逼,即便叶伏天没有那样的心思,石忠这样一说,也会酿成可怕后果。

    “你要如何?”余生冰冷凝视石忠,身上隐隐释放出狂野气息。

    “你们三年所学,废掉。”石忠冷淡开口,空间死一般的寂静。

    似乎都被石忠的话震慑住了,一时间竟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良久,才有轻微的脚步声传出,诸人只见一道完美无瑕的身影踏着雪花而行,像是降临人间的仙子,自然是花解语。

    花解语走到叶伏天的身旁,瞪了他一眼,让叶伏天一阵失神,这妖精,真是勾人啊。

    随后,便见花解语美眸缓缓转过,看向前方的石忠,微笑着道:“你最好,收回你刚才说的话呢。”

    花解语平静的声音像是有着一股奇妙的魔力,让许多人的心也为之颤了颤,这是,在威胁土行宫宫主吗?

    之前,少年为红颜冲冠一怒,展露绝代风华。

    如今,如仙子般的少女从人群中走出,像是,在守护着什么。

    这一刻,无数人为之羡慕、嫉妒。

    风雪中的两道身影,当他们并肩而立时,仿佛这圣地青州学宫,也要黯然失色!

    ps:周一,看在妖精的份上,是不是要投票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