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下第九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定时炸弹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定时炸弹

 热门推荐:
    之后每一天狄九都在凝练自己的神念,可惜星空脉络对神念的凝练到了一定的程度后,继续凝练神念就愈发缓慢了。

    虽然他的神念比别人的都凝练,可是修炼这种遁术还是不够。一旦出现危险,只能遁走十数米,这几乎和不会遁术没有什么区别。

    他必须要有新的凝练神念,或者是增强神念的修炼功法。

    不对,狄九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通过那神秘的灰色石头以开辟星空脉络的方式修炼星河诀,而且星空脉络对神念的凝练也是非常强悍,这才勉强可以修炼。

    狄九肯定,同阶比他神念更厉害的应该没有几个,甚至是没有一个。既然如此,那这个神念遁术有个屁用?

    之前那个修士将神念遁术送给他,不正是说明了问题吗?

    神念遁术没有用处,为何有这种遁术出来?这种遁术真的是给人修炼用的?

    狄九手里拿着这个遁术玉简有些发愣,功法存在的意义是可以修炼啊,如果不能修炼,这个功法或者是神通将毫无意义。

    他能够修炼不能作为衡量标准,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和他一样拥有小灰石和金色闪电。

    这功法肯定有自己没有磋磨透的地方,想到这里,狄九开始反复观看这枚遁术玉简。

    一遍又一遍,到了最后他甚至怀疑那个复刻玉简的家伙是不是漏了什么东西没有刻下来。

    这个遁术玉简他看了不下一千遍了,每次都是详细阅读,甚至每一个字的笔画他都仔细比较过,没有什么遗漏之处啊…...

    在狄九又一次观看这枚玉简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不对。不对的不是字,而是这玉简中似乎有一些极其隐晦的波动,如果不是他反复观看了上千遍玉简,还真无法扑捉到这种波动。

    狄九可是一个五级阵法宗师,他立即就判断出来这是一点神念印记。

    他现在也算是一个神念印记高手了,这个隐晦的神念印记他只能隐约扑捉到,甚至有时候扑捉不到。至于将这个印记剥离开来,那对现在的他来说,就是做梦。

    狄九心里一冷,他好像记得这个神念玉简是一个练气九层的家伙给他的,难道这个练气九层的家伙想要通过这个印记对他不利?

    下一刻狄九就将这个想法抛开了,这绝无可能。这个印记不要说他现在,就是等他的阵道水平到了七级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够下的出来。

    可以布置七级法阵,那可是王阵师,连七级王阵师都无法布置出来这种神念印记,那这个神念印记唯一的可能就是另外一个王阵师布置出来的,而且至少还是一个九级的王阵师。

    应该是那个练气修士得到这枚玉简的时候,这个神念印记就存在了。

    可是在极夜大陆还有九级的王阵师?一个九级的王阵师复刻这种遁术玉简,再在上面布置一个神念印记是什么意思?

    以狄九的阵道经验来看,这枚神念玉简被复刻出来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两百年。

    若是没有觉察到这神念印记,狄九此刻依然还在反复不断的凝练神念和练习神念遁术。

    在发现了这个神念印记后,狄九再也没有心思去做这些事情。

    他脑海中只有为什么这三个字。

    谁会如此无聊?将这么厉害的一个遁术玉简复刻了后随便丢?

    狄九之所以想这个玉简是被随便丢的,那是因为他这个玉简是从一个练气修士手中获得的。试想一个练气修士都能获得这种玉简,这个玉简的自然不会太珍贵。事实这个玉简很不简单。

    足足想了一个时辰,狄九没有想出来个所以然,他开始将自己想成那个丢玉简的九级王阵师。

    他现在拥有一份神念遁术的原始玉简,然后他无聊的将这种珍贵的玉简刻了许多份,然后随便丢出去?

    就是他这样做,也必定有原因的。

    原因?原因是他不能修炼啊。可就算是不能修炼,他一个九级王阵师自然是极为尊贵的存在,何必干这种傻不拉几的无聊事情?

    他虽然不是太过自私之人,可也不至于将自己的珍贵功法随便刻给别人。万一遇见一个能修炼的,比如他这样的人,那能修炼的人未必会感谢自己。就好像自己未必会感谢那个刻玉简的家伙一样,退一步来说,他感谢了对方,也不知道对方是圆的还是方的……

    狄九想到这里,一个若隐若现的答案在他的脑海中就要出来一般。

    最初那个答案还很模糊,随着狄九不断的推断假设,那个答案越来越清晰。

    很快狄九就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他忽地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有些厉害。

    他推出来的答案是那个绝对的强者,也就是那个九级王阵师之所以这么干,绝对不是无聊。那是因为那王阵师自己真的不能修炼,王阵师自己不能修炼,必定是其神念不够凝实。

    由此可见修炼这门神念遁术和修为无关,只是和神念是不是凝实有关系。

    那人不能修炼,又知道神念遁术极为逆天,所以他将神念遁术刻画了无数份,然后在整个大陆洒出去。也许九成九的人都和他一样不能修炼,万一找到一个能修炼的,那……

    狄九不敢再想下去了,对方找到能修炼的,自然是循着神念印记找来啊。他区区一个筑基九层蝼蚁,被人找来了,那就是死路一条。

    对付戚家,也许他还可以多长隐匿。对付一个九级王阵师强者,他恐怕连躲藏的机会都没有。

    一个九级王阵师修为低了才是怪事,恐怕整个戚家加起来,也不够别人一个指头碾压死的。

    至于如何判断拥有玉简的人可以修炼神念遁术,狄九相信对方绝对有办法。很有可能就是根据之前他遁了一下,之前他只是遁了几米,可是遁术哪怕只有几米也是瞬息之间。只要他瞬息之间带着有神念印记的玉简移了几米,就足以判断他可以学习神念遁术。

    无论自己猜测的对不对,狄九此刻都是渴望着将玉简丢掉,这枚玉简绝对是一个烫手山芋。

    飞船恰在此时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外面及时传来了郑飞生的声音,“子默兄,船到了天幕广场外围,我们可以下了。”

    跟着飞船上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提示船上所有的人,已经到了天幕广场。

    狄九收起禁制走出来的时候,郑飞生和齐浅、景沫冰三人都在外面等候着。

    四人好歹也是组队的,一起走下了飞船。

    “子默师兄,你可真是努力。我也是学着你,闭关了一个月后,感觉自己的修为进步了许多呢。”下了飞船后,景沫冰没话找话的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些柔和。

    狄九哈哈一笑,一挥手说道,“我辈修道不进则退,这是我总结了许久才得到的答案,现在免费送给你了。”

    “多谢子默师兄。”景沫冰欣喜的感谢。

    谢完之后,景沫冰脸色略微红了一下,正想邀请狄九去她们宗门驻地休息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景沫冰的话,“呵呵,区区一个筑基蝼蚁,也敢说我辈修道不进则退的话。”

    随着说话的声音,一名身材中等身材面如冠玉的英俊男修走了过来,这名男修背上还背着一柄长剑。

    “万师兄!”看见来人景沫冰欣喜的迎了上去,随即就向这名万师兄介绍道,“万师兄,这是狄子默师兄,子默师兄为人很是豪爽,而且实力也不弱呢。”

    听到景沫冰说狄九不错,这名英俊的万师兄脸色倒是好了一些,他点点头对狄九说道,“你是哪个宗门的?”

    狄九却没有理睬这个万师兄,他的目光盯着一名戚家商楼出来的筑基二层的修士。

    现在他身上有一颗定时炸弹,他需要将这颗炸弹送出去再说。在看见这名戚家商楼的修士后,狄九立即走了过去。

    狄九走到这个修士身侧后,似乎不小心跌了一下,失去平衡之前手还乱抓,又拽到了这个修士的储物袋。

    “这位道友实在是对不起,刚才我想事情走神了。”狄九放手后低着头不断的道谢着。

    戚家商楼的修士在这里的地位可不低,狄九只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又连声道歉,这名戚家的筑基修士哼了一声,没有理睬狄九这名在他眼里连练气中期都不到的修士,迅速走远。

    狄九却是松了口气,那枚炸弹终于被他送到了这个筑基二层修士的储物袋里面。这个时候,他对自己花了多年时间学习阵道这件事万分庆幸。

    “子默师兄,天幕开启的擂台比斗还有一天就要结束了,我们也去看看吧。”景沫冰对带着她一起来的郑飞生不热情,对狄九反而是热情无比。狄九都走远了,她又是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