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晚年疯狂

第二百三十三章 晚年疯狂

 热门推荐:
    “我早就从那个最古老的组织拿到了‘知识皇帝’的魔药配方,现在,是时候寻求相应的材料了,它也许已经属于一位天使,也许与周围的事物结合,变成了扭曲邪恶的怪物或混乱恐怖的‘0’级封印物,总之,必须足够的小心,最好能找到合适的帮手。

    “‘知识皇帝’,这序列1魔药的名称真的有趣,如果不是直接看了‘亵渎石块’,我会以为它属于‘阅读者’途径,属于‘知识与智慧之神’教会,更为奇怪的是,这两条途径并没有互换的关系。

    “我曾经和那位神秘的首领,以及赫密斯老先生讨论过这件事情,我们基本达成了共识,认为‘阅读者’途径代表的是‘全知全能’里的‘全知’,而‘窥秘人’、‘通识者’对应的是知识本身,分属两个方面,一个更偏神秘,一个更接近现实。

    “呵,等我成为了‘知识皇帝’,贝尔纳黛就更不用担心‘隐匿贤者’的灌输了,也不用害怕知识的追逐。”

    大帝最后是转向了“窥秘人”途径啊,不知道他有没有顺利成为“知识皇帝”……或许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他才和蒸汽教会彻底决裂,以至于后来举世皆敌找不到帮手,竟寄希望于“黄昏隐士会”……克莱恩半是感慨半是揣测地想道。

    在此之外,他对大帝解释“阅读者”途径无法和“窥秘人”、“通识者”互换的观点相当感兴趣,认为再深化下去,或许就能找到非凡途径互换的规律和原理。

    “在一般的非凡者看来,‘阅读者’、‘窥秘人’和‘通识者’都属于‘知识’领域,彼此间应该有很强的关联,结果前面是个异端……

    “‘阅读者’属于‘全知全能’里的‘全知’,那‘秘祈人’,也就是‘牧羊人’途径,是‘全知全能’里的‘全能’?然后两者又存在一定的交叉,比如,因博学而多能,因多能而博学,所以,它们可以互换……

    “从这个角度出发,‘风暴’途径海陆空全能就可以理解了,‘观众’对应的心灵领域,则是对‘风暴’的有力补充。那么,‘太阳’为什么可以和它们互换呢?考虑到上一个有‘全知全能’称号的是远古太阳神,是否意味着‘太阳’是容纳‘全知全能’的基石?

    “嗯……根据这样的思路,‘窥秘人’和‘通识者’是‘知识’本身的不同方面,所以能互换,那么‘刺客’和‘猎人’又是什么的分化?‘黑夜’、‘死神’和‘战神’途径呢?”克莱恩一下想了很多,但既没有时间,也缺乏足够的信息去深入分析,只能暂时将相应的问题抛诸脑后,用意念把第三页日记弄到了上方。

    一眼扫去,克莱恩的精神突然集中,因为当前这篇日记和以往那些大不相同。

    它没有日期,字间距很大,因为是原版,还可以明显看出落笔的重量超乎寻常!

    克莱恩目光一扫,泛黄纸张上的内容就映入了他的脑海:

    “不!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当初有那样遭遇的应该不止我一个!

    “不!不!怎么会这样!

    “我看见的东西在告诉我,所有的所有都将毁灭,我缔造的一切同样如此!不!我不接受这样的结局!

    “必须努力自救,不再寄幻想于七神!

    “只有登上序列0的宝座,我自己和我所重视的那些,才能保存!”

    “我是不是要尝试将‘门’先生拉回现实世界?不!祂虽然自称只有序列1,但我认为,祂绝不是普通的序列1!很大可能给我带来意料之外的灾难!”

    比前面两页大了不少的汉字以稀疏凌乱的姿态占据满了泛黄的纸张,实际内容不多,却看得克莱恩脑袋一阵一阵抽痛。

    写这篇日记的时候,罗塞尔大帝很可能已经是序列1的“知识皇帝”,他带着激烈情绪书写的内容有着强大的神秘色彩,也就是说,如果克莱恩在现实世界阅读这些内容,很可能会精神失常,当场疯掉,甚至失控!

    还好“隐者”女士不懂中文,否则她之前强行记忆内容的时候,已经变异……就算不懂,她应该也会觉得特别累,消耗特别大……如果长久接触,长久注视,幻听与幻觉不可避免,并大概率会出现失控的征兆……克莱恩略感庆幸地想道。

    他的注意力迅速转回了日记本身,疑惑随之浮现:

    “大帝究竟看到了什么,让他情绪如此激烈,态度也偏激了不少?

    “不,字里行间的激荡感和冲动感有点不太正常,不符合一位久居高位者的人物形象,更不符合一位天使的位格,即使最后那段日子,大帝说出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失态,这样激动。

    “他被谁影响了?或者被什么事物污染或侵蚀了?

    “还有,他提到有那样遭遇的应该不止他一个,是指什么事情?穿越吗?当初在地球之上因莫名其妙的事和物穿越的,确实不止他一个,还有我……甚至更多?”

    一个个想法电闪而过,克莱恩没浪费时间,让那三页日记消失,含笑望向“隐者”嘉德丽雅道:

    “想好请求了吗?”

    嘉德丽雅早有准备般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我想知道罗塞尔大帝晚年为何疯狂。”

    同一排的“正义”奥黛丽眨了下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她完全没想到“隐者”女士一开口就是这么重磅的问题。

    而且她怎么知道罗塞尔大帝晚年疯狂了?还有,还有,她只提交了三页日记,就问这种层次的问题,不符合等价交换的规律呀!奥黛丽内心涌现了各种想法,但却没有阻止“隐者”女士提问,反倒很感兴趣并莫名激动地等着“愚者”先生回应。

    “倒吊人”阿尔杰、“月亮”埃姆林、“魔术师”佛尔思同样屏住了呼吸,将目光投向了青铜长桌最上首,只有“太阳”戴里克和“世界”对此不太在意。

    “愚者”克莱恩想了想,轻笑了一声道:

    “首先,我们确定一个事实。

    “我并非全知,也不全能。”

    他以自嘲般的轻松口吻说出了这句话,但“隐者”等人却没有一点异常,甚至表现得更恭敬了一点。

    对他们来说,“愚者”先生不全知也不全能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即使不提他们各自对“愚者”先生状态的揣测,仅是这位隐秘存在尊名上没有类似描述的现实,也足以说明这个问题。

    而且,目前所有的真神、邪神都没有全知全能类型的尊名!

    不着痕迹铺垫好基调后,克莱恩开始回答“隐者”的提问:

    “我也想知道罗塞尔晚年遭遇了什么。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因某些未知缘由的刺激或影响,罗塞尔将目光投向了序列0。”

    他没去解释序列0对应什么,在塔罗会里,知道的比不知道的多,不知道的也能隐约猜到一点。

    序列0……大帝想要成神?难怪说他晚年疯狂了……“正义”奥黛丽知晓序列0代表什么,一时颇为感慨,“倒吊人”阿尔杰同样如此。

    “隐者”嘉德丽雅显然也明白序列0的含义,若有所思地表示了感谢,收回了目光。

    序列0……“月亮”埃姆林和“魔术师”佛尔思各自咀嚼着这两个单词,似乎这才知道序列1之上还有一个位阶,而这属于真神!

    “太阳”戴里克则懵懂地看着“愚者”先生,不明白那个存在感很强的罗塞尔大帝试图冲击序列0有什么问题,在白银城内,如果有机会,每一个居民都想成为序列0的真神,以便为大家创造一个更适合生存的环境,或者引领所有人离开那片被遗弃的土地。

    克莱恩没再多说,后靠住椅背,环顾一圈道:

    “你们开始吧。”

    说完,他就操纵“世界”望向“太阳”戴里克,低沉笑道:

    “你要的‘公证人’魔药配方有了。”

    “谢谢您,‘世界’先生,按照约定,我会记下这笔欠债,等待您提出要求。”“太阳”戴里克诚恳地说道。

    “好。”克莱恩边操纵“世界”回答,边让他装模作样向“愚者”先生提出了具现的请求。

    没用多久,那份魔药配方就来到了小“太阳”的手中。

    戴里克欣喜接过,如饥饿似口渴地快速浏览了一遍羊皮纸上的内容:

    “序列6,‘公证人’。主材料:长者之树的根茎结晶1份,契灵鸟的尾羽5根。辅助材料:光辉契灵树的汁液100毫升,金边太阳花一朵,白边太阳花一朵,水蕨汁液5滴。”

    没等其他人说话,“世界”看着“倒吊人”阿尔杰,又一次开口道:

    “你知道的,你要的‘海洋歌者’魔药配方和主材料有了。”

    啊?“正义”奥黛丽等人一时都有点傻眼。

    “隐者”嘉德丽雅更是难掩惊讶地望向了“世界”,她记得很清楚,格尔曼.斯帕罗上周才狩猎了“屠杀者”吉尔希艾斯,这又是从哪里弄来的“海洋歌者”魔药配方和主材料?

    他不会又杀了位“海洋歌者”吧?这在风暴教会内,都算得上准高层了……这才一周啊!嘉德丽雅觉得这一点也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