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阳王者 > 第653章 从天而降
    至于如今的城墙示众,也是鬼马一族的例行手段。

    对于修炼了狂兽九击功法的人类,只要是被活捉的,最终的下场,就是被绑在城墙上曝晒个七天七夜,直接晒成干尸,痛苦死去。

    鬼马一族的兽人,把这种刑罚,称之为日光之浴。

    每当捉到了类似的修炼者,他们都要将全城,甚至四面八方城镇的人类都聚集过来,让他们亲眼目睹这一场日光之浴的完整过程。

    杀鸡儆猴!

    兽人想要打断人类的侥幸心理,想用最残酷的刑罚,在人类心中种下一种名为恐惧的种子,让他们光是想起狂兽九击这门功法就直打哆嗦,避而远之,根本不敢去修炼分毫。

    不过,不得不说,兽人的这种办法,并没有起到多少效果。

    狂兽九击,是从两年前还是三年就开始在兽人大陆上流传,传得很广很远,几乎每个领地都有狂兽九击功法的痕迹。抄录,转赠,遗馈,各种各样的方式,让各种各样的人类能够从各种各样的渠道接触到这门功法的存在。

    兽人自然对这种东西恨之入骨。他们原本就在竭尽全力压制人类,让人类没有任何渠道能够收获修炼功法,只能一辈子安安稳稳地当他们兽人的奴隶。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一个整体崛起的人类。

    所以,兽人联盟颁下严令,大肆禁绝狂兽九击这门功法,一旦发现有人修炼,绝对会施以最严酷的惩罚,不光是对修炼者本人,更会进行连坐,牵连之广,堪称耸人听闻。

    这样的酷厉手段,自然能吓住一部分人,但与此同时,却也激发了一部分人类的心中的怒火,让他们转而去选择反抗,选择叛逆,选择修炼真正的狂兽九击。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几年下来,修炼狂兽九击的人类不但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兽人的各个部族里,都能听到一则两则的人类反抗兽人的事迹,这其中的反抗者,绝大多数,都是修炼了狂兽九击的人类。

    这些显露真身的人类,数量就已经多得可怕,而更多的,却还是将自己的实力收敛起来,从来不在人前展露的人类高手。

    整个兽人大陆,如今正潜隐着一股让兽人们毛骨悚然的暗流,他们不知道这股暗流会在什么时候爆发,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爆发,爆发出来的力量,又会是何等的惊天动地。

    在这样的大环境里,许多兽人领地都发生了一种潜移默化的改变,有些领地里,兽人对待人类的方式,开始变得温和了许多,没有以前的那种严酷与狠辣;而另外的一些领地,做法却是截然相反,手段变得更加凶残无情,直接把人类当成了麦子,想收割就收割,想株连就株连。

    鬼马城这里,选择的是后一种方式。

    吴水回想起告发自己的那名同伴,脸上浮起了一丝说不出是痛快还是悲哀的表情。

    他这个罪魁祸首虽然模样凄惨,但此时却还留了一条性命,但跟他有关系的那些人,脑袋却都搬了家,一颗颗都在城墙上钉着,其中就有那名告发者本人。

    “哼,该死的人类,居然妄图反抗我们兽人的统治,真是痴心妄想!我会让你感受到世间最恐怖最痛苦的刑罚,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一直痛苦七天七夜……”

    那名宣布吴水罪名的鬼马人满脸狞笑地盯着吴水,一边缓缓地打开一边长桌上的工具,各种寒光幽幽的道具,就那么清晰地出现在吴水面前,让他忍不住冷冷打了一个寒战。

    日光之浴,除了最基本的曝晒刑罚之外,还会有其他辅助的相应手段,会因为处刑者的不同而各自不同,眼前的这名鬼马人,就是最为臭名昭著的一个刽子手,名为马天山。

    马天山心性凶残冷酷,最喜欢虐待人类,他甚至拿人类当作实验体,精心研究出了各种各样让人痛不欲生却又无法死去的技术。在他的手段下,哪怕最坚强的人类,也会被折磨得精神崩溃,涕泪交加,只求一死。

    所以说,看到马天山,看到那密密麻麻的刑具,吴水身子止不住地哆嗦起来,恐惧油然而生。

    “放心吧,你绝对不会死得太早,七天七夜,刚好能完成一整套的流程,到时候,你就能安心地死去。我是很仁慈的……”

    马天山拿起一枚小巧玲珑的镊子,一张一合,脸上笑容狞厉到了极点,带着无尽的幽寒气息。

    吴水身子哆嗦得更厉害,但他还是紧紧抿住嘴唇,一声不吭。

    恐惧,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吴水还是想给自己最后的生命留下一点点仅有的尊严。

    “那么……”

    马天山拉长了声音,站在木架旁边。他半边脸对着吴水,半边脸对着城墙下方的人类,嘴角扯动,整个人宛如一个恐怖无比的恶魔,浑身上下散发着凶残恶毒到了极点的气息。

    吴水在哆嗦。

    城墙下的人类也在哆嗦,恐惧在滋生。

    “盛大的宴会就此开……”

    马天山哈哈大笑,得意而张扬,感觉自己变成了这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帝王一样,所有人类的生死,都掌控在他的一念之间。

    半空中,忽地出现了一道裂缝,一个身影从里面弹射而出,宛如炮弹一样。

    马天山声音戛然而止,愕然抬头,眼帘就被黑影深深遮住,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砰!

    猖狂得意的鬼马刽子手,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团肉酱,直接陷进了城墙之中,模样凄惨到了极点。

    在这团肉酱之上,是一具血肉模糊的人类身体,此时正一动不动,仿佛尸体一般。

    吴水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

    城下的人类抬头看着这一幕,同样瞠目结舌。

    变化太快,以至于他们措手不及。

    “天山大人……”

    “混蛋,这是从哪里来的人类……”

    守在城墙上的鬼马人一个个呆若木鸡,片刻之后,他们才如梦初醒,一个个大呼小叫着冲了上来。

    他们提刀锲剑,朝着城墙上那具人类肉体拼命劈砍,想要将其剁成肉泥,但只听得叮叮当当的脆响之声,就仿佛金属碰撞一样。

    木架上,吴水眼睛圆瞪,原本奄奄一息的精神,也仿佛注入了新的力量,让他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个人类,身体之坚硬,堪称恐怖,鬼马人锋利的刀剑,落在那人身上,连一点白印都砍不出来,有些刀剑甚至直接从中断折。

    “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吴水心中不禁浮起了一股说不出的疑问,与此同时,更有一股无法形容的热血在心头滋生,在涌动,让他浑身滚烫,狂兽九击的功法也随之运行起来,直接冲破了兽人的禁制,进入到了丹聚境。

    光是从身形来看,这名从天而降的强者,绝对就是一名人类。

    但吴水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兽人大陆有如此强大的人类存在。

    从那血肉模糊的伤势可以看出来,这名人类强者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但即便如此,对方的强悍,依然让人心惊肉跳。哪怕躺着不动,任由鬼马兽人全力攻击,但这名人类强者却没有丝毫反应,甚至连一点肉皮都破不开。

    哪怕鬼马兽人将刀剑对准了这名强者龟裂开的伤口,但只深入了半寸不到,就直接反弹回来,那鲜血粘稠如水银,那血肉,坚韧如钢丝,端是恐怖到了极点。

    吴水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睛亮得如明星一样。

    人类,竟然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眼前的人类强者,一下子将吴水的眼界轰然推开,使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更加广阔无际的大世界,让他内心深处勃发一股说不出的强烈意念。他也想如这名强者一样的强大。

    鬼马兽人看到攻击无效,一个个如看到什么怪物一样,惊慌失措,连连后退。他们大声争吵着,都不敢再靠近那具身体,有人已经快步离开,准备向鬼马领主报告这件怪事。

    木架子上,吴水双臂忽地一震,束缚着他的绳索纷纷碎裂,他顿时从木架上脱身下来。

    虽然手脚伤势看起来还很严重,但在吴水自己感觉,他全身上下仿佛脱胎换骨一样,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注入身体,让他突破到了丹聚境,让他从奄奄一息的地步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让他感觉有源源不断地力量在滋生。

    这一刻,他甚至有一股冲动,想要与那鬼马领主痛快一战的冲动。

    不过,吴水最终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

    他落在那名人类强者身边,将其背到自己身后,然后丝毫不理会那些冲过来的鬼马兽人,直接从城墙上一跃而下,然后朝着远处的山林快步冲了过去。

    城墙下,无数人类抬头看着这一幕,眼睛里都带着莫名的异样的光芒,仿佛欢呼,仿佛雀跃,仿佛获得新生一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