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陵无双 > 赛后拜见赤焰王
    战天的刀法狂暴,诡异莫测,和这个人洒脱的外表截然不容。

    无双看到他挥刀的样子,只觉得眼熟我不由得想起了另外一个人来。

    那时候,青刹剑对她来说还是个难以攻克的困难,她常用的武器也是木心藤。

    流焰山,铁家的那个小辈,也算得上惊才绝艳,他的那一手刀法,让当时的无双惊为天人,也给她后来使用青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天下使刀的人很多,能把刀运用的神乎其技的人也不少,无双认识的,遇见的也不计其数。可从始至终,能给她这样的感觉的人,只有记忆里的那个人和眼前的战天。

    无双觉得这一定是有什么说法的,要不然她不可能对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产生如此相似的感觉。

    战斗在瞬间打响,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青刹和对方的刀已经相撞了不知几百个回合。赛场上能听见金属相撞的声音,“叮叮哐哐”的,不绝于耳。

    战天的刀法和无双的剑法都非常快,快到让下面观看的人眼花缭乱,只能看见一道道的虚影。

    他们这个地步,武器已经不单纯作为武器使用,使用各自的力量附加会让武器的效用发挥到最大。

    比如说战天的刀上就带着一种狂暴的力量。

    无双觉得那应该是一种类似的土系力量的,对方的力量体系和他并不相同,但却让他有种很亲切的感觉。和土系力量更为相似,浑厚,大气,狂暴。

    就这样打了不知道多少回合,无双,觉得体力有些不支的时候,对方也渐渐露出了疲态。

    在一旁负责解说的炳云早已经疯狂了。他嘶哑着嗓子不停地向在座的每一个人传递他的喜悦兴奋,力求把每一个细节都解说的完美无瑕。让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到这场赛事的激烈。

    可是两人的动作,毕竟太快,他说着说着,也发觉自己的速度实在是跟不上他们两个。

    这是个好机会,他怎么能放过。简直比场上的两人还要兴奋。

    “来我们看一看,现在碎无双已经体力不支,而同时战天也开始渐渐表露出疲惫的迹象。好……现在战天又朝着最无双挥出一刀,侧面,侧面……无双是否能躲得过去的?哦,她躲过去了,并且及时做出了反击……”

    这次的解说实在是精彩激烈,但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心烦。

    二人现在势均力敌,无双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解决自己的困境。身体里的灵力渐渐消耗一空,继续给武器加持,最后肯定会无暇顾及自身,有可能会受伤甚至是死亡。

    但是就这样放弃武器的话,她可能就要败在战天的刀下了。

    灵气突然变得如此的稀缺,让她渴求而不得。

    无双脑海里灵光一闪,她忽然响起了之前君子陌用魔气凝聚而成的羽箭射杀海兽的画面。

    对了,她也是有魔气的。虽然不如灵力运用的纯熟,可在帝宗主的强力训练下,用来给青刹剑加持……可不是难题了。

    想到了这个办法,无双也没有犹豫,瞬间将加注在青刹剑上面的灵力收回来,然后……灌注魔气。

    在一旁观看的他们分不清事情到底有了什么样的转变,隐约能看的出来,无双的剑气,由青绿色变成了暗红色。

    大多数人都以为她这是下了必胜的决心,却没有人能想得到,短短的时间里,她已经完成了一次由灵力到魔力的转变。

    魔气比起灵力来更加霸道,也更加适合攻击。

    无双在解决了初始的不适应问题以后,运用的魔气简直得心应手。甚至比木灵力给她的感觉还要舒畅。

    君子陌大概是知道些什么的,所以他看着无双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的得心应手,运用自如,说不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想,或许他明白了当初剑临执意要带走无双时的那种执念,她对于魔力的吸引并不是一种巧合。

    无双她,与魔力的融合程度令人惊叹。

    这样的变化,战天也感受到了。他现在是直面无双,因此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手的每一丝细微变化。

    他感受到对手的力量从一开始的温和,到后来的凶猛;他感受到对手的速度从一开始的温吞,到后来的极速;他感受到对方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到后来的势在必得。

    他感受到了无双的战意,也感受到了她的可怕。

    这一刻,他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在生死赛场上一直无往不利的黑拳,会败在眼前的这个小丫头身上。

    但就算是如此,他也不会认输,他也会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一直战斗到死亡或者失败。

    双方的战斗达到了一个高潮,炳云的解说精彩绝伦,不断地挑动着每一位观众的心。他们现在彻底服气了,不管是谁,都不能在连续面对黑拳和战天的时候,做到这么从容。

    就这样,在无双的犀利攻势下战天渐渐露出了颓败之势,最后一击的时候,他显而易见的后退了三四步。

    “我输了。”他将自己的刀立在身后,躬身向无双认输。

    “承让。”

    这一战,看似是战天主动认输,实则,若是继续打下去的话,等待他的将会是更难看的败局。

    全场沸腾了无双,再一次赢得了比赛。这下子整个西区的人,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他们的脸上,声音清脆,打得生疼。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的残忍,悲剧就是来的这么措手不及。

    赛事结束后,炳云第一时间找到了无双,说是有要是和他商量。

    君子陌有些担心地看了无双两眼,正想要跟上去,就被炳云给拦住了。

    “那位大人想单独面见醉道友,还请你留步。”

    他的态度坚决,毫无转圜的余地。

    无双看他如此作态,隐隐明白了什么。给了君子陌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就跟上了炳云。

    君子陌大概也知道了“那位大人”的身份,可这样想着,更担心了啊!谁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态度,会不会觉得无双打了她的脸。

    无双跟着炳云转了几个地方,到了一间看起来很是素雅的房间。虽说房间的整体装饰风格看起来很素雅,那里面的摆设装饰,件件都是无价之宝。

    这里的人,恐怕身份异常尊贵。

    炳云站在门口恭敬的朝着里边通报了一声,接着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声音带着特殊的清冷质感,和无双的散文有些相似。

    “进来。”

    炳云这台敢抬手掀起珍珠的门帘,带着无双踏进了这些华贵的房间。

    他表现出来的态度异常谦卑,不像是对待一个客人,更像是对待自己的主人,或者是信仰。无双心知,大概对方也是有什么特殊身份的人吧。

    无双跟着他进了这间房,一进门就看到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身形瘦削,面色苍白,要不是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无双大概会以为自己遇到了一只鬼。

    说真的,就算是在酆都遇上那些活死人,看起来都比眼前的这人健康很多。

    炳云却很恭敬的朝着对方行礼,“见过白天大人。”

    对方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用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眼神盯着无双。直把无双看的浑身发毛,然后就伸手朝房里的另一个方向一指。

    “大人已经在那边等着了。”

    的确是刚才那道冷清的声音,带着种类似于冰和瓷器的相撞的质感,假如不看这个人的长相的话,那声音会很有味道。

    炳云又充满感激的朝对方躬身,才敢离去。

    无双看到刚才这位白天手指的方向,那里大马金刀的坐着另外一个男人。

    无双的视线不经意和对方对上,她“唰”的打了一个激灵,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像是遭到了重击。

    这个人……

    该怎么形容呢?他就像是睥睨天下的王者,就像是落入人间的一尊神明。

    任何溢美之词都能形容带他的身上,但是那些话语中表达的意思却太过单薄,形容不出他气势的万分之一。

    同是大乘期高手,无双还见识过帝无情的威压,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却比帝无情还要摄人。

    他的长相隐在一团迷雾中央,让人看不清楚。对上视线的一瞬间,无双只看到了那双火红色的眼睛和那根根分明的红色长发。

    赤焰王!

    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这一定是他。

    想起外界传言的那些赤焰王在西区之王的座位上一坐就是几十年,无人敢于挑战。无双一下子就明白了,面对这样厉害的一个人,谁还敢生出挑战的心思。唯一一个选择,只有臣服!

    恐怕对方不仅仅是大乘期的高手吧?无双突然这样想到。

    这时候炳云早已经跪在了赤焰王的面前,态度谦卑恭敬的行礼,注视着座上知人的眼神,就如同看着自己此生唯一的信仰,唯一的光。

    无双大概明白了,炳云应该是赤焰王的人,所以白天才会成为西区赛是的魁首。不是说白天的功力不足以取得魁首的位置,是以白天的身份应该断然看不上这样一个位置。

    他之所以现在生死赛场上,只因为要替自己的主人——赤焰王,扫清一切障碍。

    在没搞明白对方意思之前,无双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像一般的晚辈面见长辈,普通人面见高手时一样。

    赤焰王很年轻,虽然知道元界的高手相貌一般不会太过苍老,可无双还是震惊于对方过于年轻的面容和气质。

    无声站在那里,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看过来的目光。她有些紧张,就如同每一次面对比他厉害很多的高手时一样,突然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

    “很年轻的孩子,太年轻了。”赤焰王开口说出了字自打无双进来以后的第一句话,内容却有点出乎意料。

    几人都知道这形容的是无双,但还是惊诧于对方的思维跳脱。

    无双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又听见对方说道……

    “你可有百岁了?”

    “前辈,晚辈今年八十有二。”不知不觉中无双也有八十二岁啦!

    赤焰王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一旁安静的白天和炳云却吓了一跳,哇哇哇!打败黑拳和战天的这个人竟然才八十二岁,当真还是个女娃娃呢!

    “确实年轻,你可知道我是谁?”对方表现得像是一个慈眉善目的长者,只是那张过于年轻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慈祥的感觉,只觉得有些怪异。

    “您是黑色地带大名鼎鼎的赤焰王,晚辈最然知道。”无双努力压下心里的那份怪异,恭敬的回答。

    却没想到,对方好像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又不死心的继续问:“还有呢?”

    他一双眼睛直视着无双,宛如鲜血一般的艳红色,像是一把正在燃烧的火焰,似乎要透过无双的目光,灼烧她的心脏。

    无双看着那双充满了瑰丽色彩的眼睛,忽然感觉心神一震。

    那是……那是……

    世界诞生之初,天地间一片荒芜。

    没有人烟,没有生命,没有水……

    创造了元界的那位神灵,觉得这世间真是枯燥啊!偌大的世界,竟然只有他一个智慧生物。

    于是,他创造了龙,赐名渊。龙渊小时候那个可爱啊,金色的身躯,银白色的龙角,实在是威武霸气极了。

    神很高兴,他终于有了一个可以陪伴他的孩子。

    但是,渐渐的,龙渊长大了,他要出去看看这大千世界。回来的时候,他对父神说:“父神,为何这时间只有我们两个?岂不是太过枯燥了点!”

    神一听,确实是这样。虽然有了龙渊陪伴,可是龙渊出去的时候,他也觉得很枯燥啊!

    所以,他又创造了凤隐。凤隐和哥哥不一样,他更聪明,更智慧,白白嫩嫩的脸蛋可爱极了,一身艳红色燃烧都想着火羽更是时时刻刻散发着自己的光辉。

    更重要的是,凤隐完全继承了父神造物的能力,有了他以后,元界更热闹了,时不时会有一些新的小动物出现。

    就这样,从空旷寂寥到喧哗无比,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

    这时候,龙渊和凤隐都拥有神体,生来便是不老不死的。可被凤隐创造出来的那些生灵,只是普通的生灵而已。

    一代又一代的繁衍,龙渊凤隐还有父神,他们都没有变化,可元界莫名多出了许多种族。

    人多了,就会衍生秩序。

    为了管理越来越杂乱的元界,神又创造出了一套全新的程序——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