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伏天氏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是最差的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是最差的

    李道清有些懵,只感觉浑身痛苦无比,但更令他无法忍受的是屈辱感。

    浮云剑宗之人,走到哪里不是风光无限,他们向来独来独往,行事无所顾忌,随心所欲。

    今日,他却被人直接踩在脚下。

    那战斧,是强大的法器。

    竟然有人敢借法器欺他。

    柳沉鱼美眸也愣了下,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余生,战斗也未免太狂暴了些,而且,对浮云剑宗的李道云可真是一点不客气。

    “公主,这种跳梁小丑也敢大言不惭骚扰你,以后交给我们就行。”叶伏天对柳沉鱼邀功道,仿佛真的是为了柳沉鱼出气。

    柳沉鱼美眸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看了叶伏天一眼。

    “你会死的很惨。”趴在地上的李道清凝视叶伏天道。

    “你似乎还没弄清楚此刻的局面?”叶伏天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有胆你可以杀了我。”李道清眼神凌厉至极。

    叶伏天没有说话,余生却提着他的手臂将他抓了起来,充满爆炸力量的手臂猛的甩了起来,轰隆一声巨响,李道清的身体被砸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吐。

    “轰、轰、轰……”

    连续颤动声响起,诸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李道清被余生提在手中疯狂砸下,每一次砸落,都让诸人的心脏颤动。

    余生停下来之后,李道清已经麻木,但他的眼睛依旧冰冷的盯着余生,透着无比强烈的杀念,他艰难的爬起来,身体不稳的颤抖着。

    余生等人在他眼里,已经是死人。

    “滚回去告状吧。”余生抬起一脚将站起来的李道清踢飞出去,李道清铁青着脸,诸人心脏都一阵抽搐,余生这一脚加上这一句话,无疑又是对李道清的羞辱。

    滚回去,告状。

    真是很丢脸的一件事啊。

    李道清又一次爬起来,身上早已是伤痕累累,随后拖着狼狈的身体离开。

    “你们知道浮云剑宗是什么势力吗?”柳沉鱼对着身旁的叶伏天道。

    “知道啊。”叶伏天道,迟早是要得罪的,当然,现在他们还不会真的杀李道清,余生做事还是知道分寸的,争锋战斗很正常,甚至羞辱也轮不到背后宗门出手,但若是杀死李道清,就有可能引起背后的浮云剑宗出手了。

    他为何来荒古界?不就是为了解决洛君临所带来的威胁,而洛君临的威胁主要是来自背后的悬王殿。

    现在,他们还没有杀李道清的底气。

    来荒城镜山石壁,就是为此而做准备。

    “李道清的兄长李道云乃是浮云剑宗顶级天骄,法相巅峰修为,实力极强。”柳沉鱼道。

    “嗯,看来我也要好好修行去了。”叶伏天笑道:“公主你和我家少爷聊聊。”

    说着,叶伏天便离开这边。

    在荒古界,许多遗迹的力量是可以借用的,这里如此多的遗迹,应该不成问题。

    而且,这片浩瀚区域,足以让他们在此修行很长一段时间。

    柳沉鱼看着叶伏天离开,她走到叶无尘身边,微笑道:“书童、侍卫、侍女?”

    书童不像书童、侍卫不像侍卫、侍女更不像侍女。

    随便两个侍女容颜能够和她相提并论,谁信?

    “这家伙喜欢胡闹,公主勿怪。”叶无尘道。

    “这么说,并非如此了?”柳沉鱼看着叶无尘的眼睛。

    “都是兄弟。”

    “那她们呢?”柳沉鱼看向楼兰雪和林月瑶道,这么漂亮的女子,究竟是哪里人。

    “这你就要问他了。”叶无尘看向叶伏天道,顿时柳沉鱼露出古怪的神色,随即笑着道:“你这兄弟很皮。”

    “皮?”

    叶无尘喃喃低语,随即点了点头,确实很皮。

    “那你们,究竟是来自哪一势力?”柳沉鱼美眸凝视叶无尘,敢这么不客气的对李道清动手,再加上一行人的天赋,莫非是哪个顶级势力培养出的天骄人物?只是以前比较低调不为人所知。

    这问题,也是关键,她为何青睐叶无尘,不外乎是因为她的王侯气运、天赋,若叶无尘是真想要加入顶级实力的散修,她自然愿意收入柳国。

    叶无尘看着柳沉鱼的目光,开口道:“这点我们并没有什么隐瞒,的确都是来自小势力,此行前来荒城,就是为了入顶级势力。”

    柳沉鱼听到叶无尘的话美眸闪过一抹异色。

    “不过,有件事我要告诉公主,事实上,我和李道云之间有些恩怨,我的这条手臂,是李道云斩下。”叶无尘很平静开口,仿佛是在说一件极为寻常的事情。

    若是叶伏天听到叶无尘的话一定会说,这家伙也太实诚了,不过大概这也是剑修的心性使然,叶无尘无论是天赋还是心性,都极适合修剑。

    柳沉鱼美眸第一次有了一缕波动,诧异的看着叶无尘。

    “数月前东荒境四大顶级势力中的四大天骄人物前往楼兰城,李道云便是其中之一,你们从楼兰而来?”柳沉鱼道,竟知晓此事。

    “不,我们从更远的地方而来,同样是在楼兰古遗迹历练。”叶无尘回道。

    “李道云四人前往是因一赌注,他们将楼兰古遗迹当做一场切磋比试之地,然而似乎平手,我听说李道云为此还颇为不甘,遗迹重宝被其他人侥幸得到,这么说,是你们?”

    “是的。”叶无尘点头。

    看了一眼叶无尘的手臂,李道云法相巅峰,也得到法器,竟然只是断了叶无尘一臂没有杀死他,宝物也没夺到手。

    如今,这些家伙竟还敢直接来荒城,对着李道清便狂揍一顿,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所以,此事实则和公主无关。”叶无尘很坦诚的道。

    柳沉鱼美眸打量着叶无尘,他和浮云剑宗的剑修,给她的感觉有些不同。

    “之前那家伙说考虑下,随后又说答应,原来是因为李道清。”柳沉鱼抿嘴轻笑,道:“这么说,你们实则还没有想好要加入什么势力?”

    “我们现在对东荒境的势力还不了解。”叶无尘道。

    “那我柳国,愿意加入竞争之列。”柳沉鱼嫣然一笑,竟是美到动人心魄,道:“而且,如今我似乎已经占据一些优势了。”

    远处的叶伏天朝着那边看了一眼,正巧见到了柳沉鱼嫣然一笑,人如其名,沉鱼落雁,他微笑着看了叶无尘一眼,看不出来,是个高手啊!

    看来自己白担心了,叶无尘似乎深藏不露呢。

    将心神收敛,叶伏天看向身前的一座座雕像。

    借助他人之力终究是小道,不牢靠,只有自身强大才能坦然面对一切,他自信在遗迹之地,就是他的战场,对于这一点,已经在荒古界中得到了多次印证。

    眼前这片区域很多人,每一尊雕像都极为奇特。

    譬如叶伏天眼前的一尊雕像,犹如火焰神明般,浑身缭绕着火红色的气息,从中能够感觉到澎湃的火焰气息以及意志力量。

    旁边有一尊雕像则恰好相反,蕴藏着极强的寒冰气息,只要靠近,便给人一股寒冷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有各其它属性的雕像,甚至有一尊雕像宛若剑体,浑身由剑所铸,透着极为锋利的气息。

    这片区域的人修为都非常强大,他们都略微有趣的看了一眼叶伏天,他也想领悟这里的雕像?

    这些雕像,可不是谁都能够参悟的。

    柳沉鱼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叶伏天,她对着叶无尘道:“那些雕像危险,要不要提醒下他?”

    “如何危险?”叶无尘好奇道。

    “非王侯气运者不得观之,否则会很惨。”柳沉鱼看向叶无尘。

    “无妨。”叶无尘倒是很平静,柳沉鱼看向他的目光露出异样的神色,这‘书童’,竟也是王侯气运拥有者。

    “其实,我们三人中,无论在哪方面,我都算是最差的。”叶无尘对着柳沉鱼开口道。

    柳沉鱼美眸凝了下。

    叶无尘,五阶法相境便领悟王侯气运,镜山石壁出现两尊王侯像。

    他说,三人中,无论哪方面,他都是最差的。

    那么,那以‘书童’自称,还有那名所谓的‘侍卫’,是什么天赋?

    “我见过浮云剑宗不少剑修,都是傲气十足,如你这样谦逊的剑修很少见。”柳沉鱼笑道。

    “这不是谦逊。”叶无尘摇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道:“不仅是我,东荒境顶级势力天骄,不会有比他们更出众的人,虽然我见过的东荒境顶级天骄不多。”

    柳沉鱼见到叶无尘认真的语气,美眸凝视他的眼睛。

    东荒境顶级天骄,没有比叶伏天和余生更出众之人?

    叶无尘的话,未免有些太自信,太狂妄。

    然而,和他聊天,叶无尘似乎并非是狂妄之人,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说出如此狂言?

    对叶伏天和余生的绝对自信吗?

    “浮云剑宗李道云,事实上,他都算不上东荒境最顶尖的天骄。”柳沉鱼说道,叶无尘和李道云交手过。

    “我知道,否则也不会被我所伤。”叶无尘平静道:“李道云,只论天赋的话,根本没资格和他们相提并论。”

    柳沉鱼美眸看向远处的那道身影,心中第一次有了波澜!

    真有叶无尘所说的那么出众吗?

    ps:周一,求推荐票了,月票一起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