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伏天氏 > 第93章 我就是帝命

第93章 我就是帝命

 热门推荐:
    只一瞬间,花解语只感觉浑身无力,脸色惨白。

    陛下册封她为,太子妃,开年第一天出发。

    就在刚才,她还在和母亲聊着明日父亲和叶伏天来的事情,然而厄难突然降临,毫无任何征兆。

    南斗文音、南斗泰等人也都呆滞在那,一阵失神。

    “这,就是命数吗。”南斗泰心中低语,左相的命数,事实上他也不能完全理解,帝后之命,当母仪天下,如今他似乎明白了,帝王帝王,或许左相所指的帝,是南斗国的君。

    “不……”就在这时,花解语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她那双漆黑的眼眸变得无比坚定,凝视着华相,道:“我不接受。”

    华相皱眉,道:“放肆,这是陛下旨意。”

    “我不接受。”花解语美眸依旧看着他,重复着这道冰冷的声音,华相眼神极为锋利,然而眼前的少女目光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着。

    “南斗兄,南斗家要抗命?”华相冷淡说道。

    “华相恕罪,这丫头性子倔,我劝劝她。”南斗泰脸色变了变,开口说道,南斗世家早已非昔日王室,如今哪里能够抗衡王权。

    “好,我便给你们两天时间,这两天,我就在南斗世家了,开年第一天启程。”华相拂袖而去,转过身的刹那,眼眸中却闪过冷笑,抗命?陛下让他亲自前来,谁能抗命?

    南斗泰见华相离开,他目光落在花解语的身上,开口道:“解语,当今太子生而为王,极其出众,如今二十余岁年龄,未有妻妾,可见其性,这样的机会,整个南斗国只有一人能有,如今落在你身上,这就是你的命数,当母仪天下。”

    “我不需要这样的命数。”花解语看向南斗泰开口道。

    南斗泰见到她坚定的眼神,继续劝道:“解语,你如今才十七岁年龄,和叶伏天之间也只是暂时的心动而已,当有一天你们站在不一样的高度,自然就会忘记,只要你答应此事,你父亲我可立即接来家里,让你们一家团聚享受天伦之乐。”

    花解语冰冷的看向南斗泰:“我不会同意,父亲同样不会同意。”

    “文音,你劝劝她。”南斗泰看向花解语身后的南斗文音。

    “看到了更大的利益,终于肯让他回来了吗?”南斗文音冷笑的看着南斗泰:“牺牲我女儿换来的团聚,算什么天伦之乐,我也不同意。”

    南斗泰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冷冷的道:“即便你们都不同意那又如何,这是王命,谁能坑命,还有一天时间,你们好好想清楚。”

    说罢,南斗泰阴沉着脸离开。

    看到他离去,花解语美眸瞬间红了,转过身看向她的母亲,喊道:“娘。”

    她声音像是透着无尽的悲伤,显得脆弱无力,丝毫没有了平日里的灵气。

    “苦命的孩子。”南斗文音走上前轻抚着花解语脸上留下的眼泪,心中感觉一阵疼痛。

    为何她母女的命运如此的相似,明明有心爱之人,却无法在一起。

    她是最了解此刻花解语感受的,因为曾经经历过,她们不在乎王侯将相,只求追随所爱。

    这时,一道身影匆匆赶来,正是得到消息的南斗文山。

    见到眼前母女两人的情形,他心中也极不是滋味。

    解语比她娘还要优秀,命中注定非凡,如今被册封太子妃,难道真的如同左相预测的命数那样,这就是解语的命吗?

    “娘,我想他了,我要去找他。”花解语哭着说道。

    “傻丫头,他们不会让你出去的。”南斗文音摇了摇头,这一切,都是她曾经经历过的啊。

    花解语像是没有听到般,她依旧转身,身形一闪,虚空漫步,想要离开。

    然而此刻,庭院之外,一道道身影降临,都是南斗世家的强者,陛下旨意到达南斗世家,花解语却不同意,这样的情形之下,怎么可能允许她离开,即便南斗世家不拦,华相奉命而来,也不可能放她走。

    花解语看到这些身影,美眸寒冷到了极点,她又转身回到了庭院。

    “解语,人有时候,终究没办法抗争宿命。”南斗文山轻声叹息,带着几分伤感,如此情形,根本无解,抗争不了。

    这次,比解语她娘南斗文音当年更难。

    曾经只是画圣,南斗世家虽有意想要和华相联姻,但以南斗世家的底蕴力量,却也谈不上是攀附,画圣没资格强行要人。

    但如今不同,如今是封太子妃,陛下亲自下旨,在南斗国,无人能对抗。

    “不,我说过,我不信命。”花解语看着她的舅舅,摇头道:“我不会去王宫,也不会成为太子妃,永远不会。”

    “解语,你不要动那样的念头。”南斗文山脸色变了变,花解语此刻的眼神太过坚定,坚定到让他感觉有些害怕,如今花解语想对抗宿命,似乎只有一种方式,唯一的方式,但那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舅舅,你能替我去一趟琴园吗?”花解语没有回应南斗文山的话,而是哭着央求道。

    “你想做什么?”南斗文山问道。

    “你替我告诉他,让他明天不要来南斗世家了,就说南斗世家不同意。”花解语的语气像是悲伤到了极点,说话之时眼泪不停的流,她怎么会不希望他来,但她心里何尝不明白,这是王命,他来的会出事的,她不希望他有事啊。

    “如果他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呢?”南斗文山道。

    “那你就告诉他,我不喜欢他了,我想当太子妃,让他死了那条心,以后不要来找我了。”花解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泪流满面,只感觉心如刀割。

    听到这句话的南斗文山只感觉极为揪心,难受到了极点。

    “你确定要这么说吗?”南斗文山道。

    “嗯。”花解语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南斗文山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

    说着,他便转身离开了。

    看到他离开,花解语身子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痛哭流泪。

    南斗文音眼眸中不知何时也有了泪水,走到花解语的身旁,轻轻的抱着她。

    “娘,为什么我的心好痛啊。”花解语声音听着令人心碎。

    “娘的心也好痛。”南斗文音恨自己无能。

    “娘,如果我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好好保重照顾好自己。”花解语道。

    “傻丫头。”南斗文音听着心都在颤,但她却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劝自己的女儿,她也曾多次生出过这样的念头,但她有解语,有和心爱男人所生的孩子。

    …………

    琴园,叶伏天听到夏凡的话之后心有些乱了。

    琴园中欢快的气氛被彻底的摧毁,如今他们已经不是担心叶伏天陪太子侍读一事,更担心南斗世家那边究竟有怎样的旨意下达。

    叶伏天本想要去南斗世家看看,但被伊相和唐岚阻止了,如今情况不明,夏锋就守在外面,叶伏天出去有可能遇到危险,唐岚让大弟子聂冰前去打探,其余人在等待消息。

    然而聂冰还没有回来,南斗文山便来了琴园。

    叶伏天见到南斗文山出现瞬间冲上前去,目光凝视着南斗文山。

    “这里发生了什么?”南斗文山开口问道,他自然看到了外面的人。

    “陛下下令,封我为太子侍读。”叶伏天道。

    南斗文山脸色难看,一对恋人,叶伏天被封太子侍读,花解语被封太子妃,看似都是册封,但了解花解语和叶伏天感情的人便明白,这是绝对的灾难。

    “解语呢?”叶伏天看着南斗文山。

    “解语让我给你带一句话。”南斗文山说道。

    “什么话。”叶伏天问。

    “她说她不喜欢你了,她想当太子妃,让你死了那条心,以后不要去找她。”南斗文山看着眼前的少年说道,感觉自己有些残忍,但他明白解语为何要说出这样残忍的话语。

    叶伏天如遭电击,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并非是因为这残忍的话语,而是因为这句话后面隐藏的意思,这一瞬间他如何还不明白降临南斗世家的旨意是什么。

    “傻子。”良久,叶伏天嘴中吐出两个字来,南斗文山愣了下,随后他便看到少年红着眼睛,抬起头看向他道:“她以为一句这样的话我就信了?那傻女人当我是白痴吗?”

    南斗文山无言。

    “舅舅。”叶伏天喊道:“你告诉我,她现在怎么样?”

    听到叶伏天的称呼南斗文山心颤了颤,对着叶伏天道:“我很担心那丫头,她说,她不可能踏入王宫,不会成为太子妃,永远。”

    “当然不会,她是我的。”叶伏天道:“那白痴君王为什么下达这样的旨意?”

    “具体我不清楚,但有件事我可以告诉你。”南斗文山道:“左相曾为解语测算命数,是帝后命数,也许他告诉了君王,这是解语的命吧。”

    “左相?帝后?”叶伏天看着南斗文山:“左相是星术师?”

    “嗯。”南斗文山点头,这一刻,叶伏天忽然间明白了许多事情。

    “你错了,左相不会告诉君王。”叶伏天看向南斗文山,南斗文山抬头看着他,有些疑惑。

    “妖精如果是帝后命数,那左相就一定测算过我的命数。”叶伏天认真的道:“她是帝后,我就是帝命!”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