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伏天氏 > 第七十五章 传人之争一棍了

第七十五章 传人之争一棍了

    叶伏天的声音和琴音同时落下,诸人的心也随之颤了颤。

    正在作画的周牧抬头,随后便看到了降临的琴音风暴,他的命魂咆哮,隐隐有骇人的精神力量凶猛朝前,但没有用,精神风暴降临,一切尽皆毁灭。

    他的画直接被吞噬,天地间的灵气变得暴乱不安,随后,周牧被琴音风暴淹没,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像是战场上孤独的士兵,而杀向他的,是千军万马。

    “噗……”一口鲜血喷出,周牧身体被击飞出去,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猝不及防,叶伏天狂妄的话语说出之时,他便直接舍琴站起,仿佛战斗已经提前结束,何其自信。

    诸人这才缓过神来,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英俊身影,风拂过,白衣飘动,之前安静抚琴的优雅少年,此刻,锋芒毕露。

    琴魔画圣弟子之战,胜负分。

    当年画圣废琴魔,如今,他弟子遭到强势碾压,根本不是诸人想象中那样势均力敌的战斗。

    而且,叶伏天的境界,低于周牧,跨境败之。

    还有,叶伏天刚才那句话是何意?

    之前东海学宫流传着许多传闻,琴魔弟子叶伏天闯洛王府嚣张跋扈,被画圣弟子周牧击败,狼狈离去,此事一度传得沸沸扬扬,之前怕是叶伏天解释也不会有人信,但此刻事实摆在眼前,诸人不得不怀疑传闻的真实性,就像是数月前花解语的那次传闻一样。

    周牧脸色苍白,缓和了片刻,这才站起身来,冰冷的眼眸盯着叶伏天道:“一场败绩而已,并不能决定什么,因此便否认以前的战斗有何意义?”

    诸人目光一闪,周牧,这是不肯认输啊。

    “可笑。”叶伏天露出讽刺之色:“在传闻之下,你竟还真认为在洛王府胜了我?你可知,上次洛王府在我准备了结你的时候,有擅长精神系攻击的前辈人物对我暗中偷袭,你才没有当场丢脸。”

    叶伏天话音落下顿时一片哗然,洛王府中,叶伏天和周牧之战,竟然有长辈人物偷袭?这未免也太卑鄙了些。

    据说,当时在场的人物有画圣、洛王爷、还有紫微宫的副宫主,若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岂不是这三人的嫌疑最大?

    这么说,叶伏天当时不走也得走。

    “你血口喷人。”周牧听到叶伏天的话脸色更难看了,他不相信会是这样。

    “你放肆。”此时一道冷喝之声传出,只见紫微宫上一道老者身影踏步而来,正是当日在场的紫微宫副宫主韩墨。

    “叶伏天,今日你胜便胜了,竟口出狂言污蔑前辈人物,简直目无尊长。”韩墨冷叱一声。

    叶伏天抬头看向韩墨,这老家伙,终于收起虚伪的面目了吗。

    “我自然知道当日出手之人不会是前辈,然而,前辈不出手,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怎能说晚辈污蔑?”叶伏天含笑说道,周围之人脸色都变了变,这叶伏天的话,意有所指啊。

    韩墨听到他的话眼神犹如利剑般直视于他,却见叶伏天抬头,平静的看向对方,如今他对紫微宫非常不爽,紫微宫给他的感觉,虚伪、霸道、冷漠。

    从默许穆云轩以流言蜚语伤害妖精,到不允许他踏足紫微宫;从当年站在画圣一边想要促成利益联姻,导致他老师的悲剧,到如今野心膨胀想要独掌东海学宫,余生因此受伤;

    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实则内心中早已积蓄一股怒火,于今日爆发,因此,才会有此刻一幕,他站在紫微宫前,挑战周牧,一曲将军令,像是在宣泄怒火。

    “洛王爷和画圣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当时在场之人也都是有身份之人,可能会偷袭于你一狂妄小辈?”韩墨冰冷开口。

    “当时在场的人不少,具体我不知是谁。”叶伏天淡淡开口,道:“然而,天府宫为东海学宫九宫之一,两位八星荣耀境界之人联手对付我武曲宫一位五星荣耀境弟子的事情都能发生,偷袭又有何奇怪?”

    “这家伙……”诸人凝视叶伏天,这是,在挑事啊,将天府宫也卷了进去。

    “你武曲宫弟子狂妄到堵门挑衅,天府宫弟子自然出手教训,有何奇怪。”韩墨继续冷道:“倒是你,今日污蔑前辈,若是没有说法,怕是交代不了。”

    “我武曲宫弟子,何时要向你交代什么了。”此时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人群之中,只见伊相不知何时出现,他冷漠的抬头看着韩墨,淡淡开口:“韩墨,你紫微宫副宫主,在此欺负我武曲宫一位弟子?真是好大的威风。”

    看到韩墨和伊相相继出现,且针锋相对,诸人心头不由得颤了颤,事情,似乎闹大了。

    “伊宫主,你没听到你武曲宫弟子在这里口出狂言污蔑长辈吗?”韩墨丝毫不惧伊相,冷淡回应。

    “你是污蔑吗?”伊相看向叶伏天问道。

    叶伏天笑了笑道:“是否是污蔑很简单,当日我和周牧一战,最后一击我被周牧所画召唤兽击退,略微吃亏,今日再试一次便可。”

    说罢,他目光落在周牧身上,淡淡的道:“虽说这数月来我境界进步不小,但今日我给你足够的时间画最强召唤兽,我不释放命魂,以纯武道攻击,若不能一击败你,算我污蔑。”

    “真是,狂啊。”诸人看着叶伏天,任由周牧画最强召唤师,释放最强攻击,他则以纯武道攻击,还要一击击败周牧,这简直……狂到无边,若是周牧败,以后怕是没脸在东海学宫混了。

    毕竟之前可是各种声音称周牧击败了叶伏天,周牧自己也没否认,像是默认了这种说法。

    “你有何意见?”伊相抬头看向韩墨道。

    韩墨沉着脸,叶伏天狂到这种地步,他还能说什么,目光看向周牧。

    只见周牧脸色阴沉得可怕,叶伏天的话,对他是何等的羞辱。

    “好。”周牧往前踏步,走到叶伏天对面,命魂释放而出,随即蹲在地上作画。

    伊清璇上前将叶伏天身前的琴拿下去,于是,叶伏天便正对着作画的周牧,神色平静无比。

    看着叶伏天淡定的神色,诸人很难想象,他究竟凭什么有这样的底气,要以纯武道击败周牧,还任由周牧作画。

    灵气疯狂汇聚于周牧笔下,此刻的他极为认真,全部的精神仿佛都集中在作画之上。

    渐渐的,诸人看到地上出现了一头栩栩如生的金色巨龙,仿佛随时可能一跃腾空。

    这金色巨龙蕴藏着骇人灵气,龙鳞都画了出来,栩栩如生,防御力不知道会有多强,许多人都为叶伏天捏了把汗,只凭武道?

    周牧没有理会诸人的心思,他全神贯注,将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身为画圣弟子,他的天赋自然毋庸置疑,只是因为遇到了叶伏天,才显得有些不堪。

    终于,当周牧最后一笔落下,无比庞大的黄金巨龙环绕着他的身躯往上,周牧的命魂之光笼罩在金色巨龙之上,使得巨龙的眼眸极其的妖异,盯着对面的叶伏天。

    “好强。”诸人远远的看着,便仿佛能够感受到黄金巨龙的可怕。

    叶伏天的神色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只见他伸出手,金色灵气疯狂汇聚于掌心,灵气凝实,化作一根巨大的金色棍子,他并非是借助灵气释放法术,而是凝灵兵,属于武道范畴。

    当叶伏天的手掌一握,顿时一股滔天战意从他身上凶猛爆发,战意惊人,一股无形的大势朝着他身体汇聚而去,不断攀升变强,战意像是要和天地相融,诸人只感觉此刻的叶伏天仿佛化身少年战神,不可一世。

    周牧的身体动了,朝前踏步,金色巨龙仿佛附在他的身上,随他一起前行。

    一声惊天大吼,周牧愤怒咆哮,神圣的金色巨龙暴走,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朝着叶伏天攻击而去。

    “咚。”叶伏天身体动了,脚步一踏,地面颤动,一股骇人的天地大势像是聚集在他身上。

    “去死。”周牧降临怒吼一声,金色巨龙扑杀而至,叶伏天手中的金色棍子舞动,精气神与天地融为一体,砸向金色巨龙。

    天行九击第一击,开天辟地。

    金色棍子落在金色巨龙的脑袋上,化作世间最锋利的武器,直接将巨龙身体从中间劈开,一路往前。

    诸人心头狂颤不止,那少年战神一往无前,劈开挡在身前的一切,即便是真龙,也要劈开。

    “轰。”巨龙身躯炸裂,金色棍子也消失不见,然而叶伏天的手,却扣在了周牧的脖子上,将他凌空提起。

    这一刻,周牧面如死灰。

    叶伏天微微抬头,看着周牧,淡淡开口:“上次,你怎么击败我的?”

    周牧没有回应,无法回应。

    叶伏天又看向韩墨,平静说道:“紫微宫所谓天才,不过如此,今日之后,再无琴魔画圣传人之争,他周牧,不配。”

    话音落下,叶伏天手臂甩出,将周牧扔向了紫微宫方向!

    ps:大家节日快乐,真羡慕大家有时间休息过节,无痕今天还挨骂了,就知道码字码字,哎,好受伤,全年无休,还好兄弟们多,能够从你们的热情中感受到节日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