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伏天氏 > 第七十一章 天行九击
    叶伏天看着苍穹之上的女子,对方同样凝视着他。

    我姓,东凰。

    叶伏天甚至感觉,这句话,不是对左相所说,更像是对他所说。

    此时,无尽的冰雪风暴席卷而来,天地间飘起了雪花,从苍穹往下降落,一股无与伦比的寒意降临这世间。

    诸人目光转过,望向那矗立如山的庞大身躯,只见雪猿凝视着苍穹,随即,苍穹冰封,以他为中心,整个世界都冰封静止。

    “孩子,看清楚了。”

    一道声音直接飘入叶伏天的耳中,随后叶伏天只见雪猿身躯之中出现了一道虚影,竟直接离开肉身,天地间的无尽冰雪汇聚成一根巨大无比的雪棍,被庞大的雪猿身体握在掌中。

    “天行九击。”

    雪猿身躯傲立苍穹,仿佛与天地一体,这一刹那,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汇聚在那虚影之上,他的身躯是那样的平稳。

    终于,雪猿庞大的虚影动了,第一击,聚天地无穷大势,朝着苍穹砸去,虚空像是被劈开,冰封的世界被斩成两段。

    无尽的风暴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唯独叶伏天除外,雪猿也并没有攻击敌人,而是,在教他。

    大自在观想法运行,叶伏天虽然悲伤,但他明白雪猿在用生命教他,这棍法似乎正是从叶青帝所创造的功法战技中演化而生,而且,雪猿亲自在他面前演示。

    一击过后,气势并未衰减,相反,变得更强,当雪棍再次舞动之时,仿佛将第一击蕴藏的天地之势一起融入进来,化作第二击,扫荡一切。

    随后,第三击、第四击……每一次攻击的威力,像是在成倍变强,到第八击之时,天地震荡,山脉颤抖,大地撕开裂缝,雪猿虚影所在的地方,化作世间最可怕的风暴。

    “第九击。”又有一道声音传入叶伏天耳中,随后,他看到雪猿身躯朝着苍穹而去,雪棍扫荡而出,这一瞬间,苍穹出现无数棍影,荡平诸天。

    再然后,叶伏天什么也看不清了,苍穹之上,爆发出的刺眼光辉,挡住了一切,整座天妖山都在颤抖着,妖兽匍匐在地。

    一股无形的力量击在左相和叶伏天的身上,将两人的身体远远的击飞,然而像是有一股力量护着叶伏天,使得他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但依旧浑身痛苦难忍。

    这股风暴持续了许久,终于渐渐平息下来,天妖山中下起了雪,茫茫白雪不断飘落而下,叶伏天站在那一阵发呆,看着前方,雪猿虚影已经消失,唯独剩下一尊庞大无比的雪猿肉身矗立在那,却已经没有了生命,但他站立的姿势,依旧是顶天立地,傲视寰宇。

    死,也要站着。

    他身后的峡谷,叶青帝的雕像完好无损,像是死,也要守护着叶青帝最后的雕像。

    叶伏天伸出手,有一片雪花飘落在掌心。

    “孩子,不要悲伤,这一切是早已注定的,我早该陪主人一起而去,只是因为要等一个人,很荣幸我等到了你们,只是有些遗憾,不能亲眼看到你君临天下了。”

    天地间像是残留着最后一缕意志,化作声音飘入叶伏天的耳中,在叶伏天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

    这一切,是宿命中的安排吗?雪猿前辈,早已经知道了结局,但他依旧在此守护着。

    苍穹的神将朝着叶青帝的雕像而去,想要搜寻什么,然而,他们什么也没有找到。

    一道身影身上释放炽盛的光芒,虚空中的少女开口道:“留下他最后一座雕像吧。”

    神将身上的光辉依旧,化作可怕的光辉降临在叶青帝的雕像之上,顷刻间将之夷为平地,雪猿拼死守护的雕像,终究还是倒下了。

    “公主殿下,您不该生出同情之心。”神将收起身上的光辉对着少女开口道。

    少女冷漠的扫了对方一眼,随后转身迈步,一行人踏空跟随而去,少女离开之时目光朝着下方望来,落在叶伏天的身上,随后,便又移开,身影渐渐消失在天际。

    在他们离开之后,叶伏天的身体也倒了下去,之前虽然有力量护住他,但那强大的震动,即便是左相都受伤了,更不用说他,之前,他一直强撑着一口气站着,目睹这一切的发生。

    左相咳出了两口鲜血,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甚至,他没有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雪猿,是怎么死的?

    走到叶伏天的身旁,看着少年平静的面容,他的眼中有着一丝感激之意,若非是之前他挡在自己面前,怕是雪猿真的会杀了他,他感受到了杀意。

    只是,他一个少年,面对这一切为何能够如此的平静?而且在刚才,他竟然没有跪。

    苍穹之上的女子姓氏东凰,哪怕是南斗国的君王看到也一样要跪,身份相差太远太远,但少年的身影却笔直如松,那并非是吓傻的情形,更像是刻在骨子里的骄傲。

    那一刻的他甚至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他面前的少年,本也该如同苍穹上的少女一样高高在上。

    左相目光闪烁,随后,只见他坐在叶伏天身旁,身后,命魂出现,竟是一轮命盘。

    南斗国左相,乃是一名极其罕见的星术师,这是极少人知道的秘密,因为星术师向来短命,他们知道的太多。

    命盘之光笼罩在叶伏天的身上,随后,那命盘上的齿轮在不停的移动着,不断的加快。

    “怎么回事?”左相脸色变了变,震惊的看着不受控制的命盘,疯狂旋转的命盘不断发出声响,许久,终于慢了下来。

    左相的眼眸死死的凝视着命盘,指针旋转,最终,指向命盘的最上方,像是,直指苍穹。

    “噗。”左相直接坐倒下在地上,看着前方的命盘,他的心脏狠狠的抽搐着。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应该是苍穹之上的那位少女吗?她姓东凰。

    为何叶伏天能够拥有如此命数?

    那么卦象显示他将会遇到的人,究竟指的是谁?

    左相似乎有些不信,继续释放命盘推衍,多次尝试之后,他脸上有汗水渗透而出,坐在叶伏天身旁,看着眼前躺在地上的少年发呆。

    南斗国的命数,将因这少年而改变吗?

    …………

    叶伏天醒来的时候,便看到左相坐在他身旁,对着他笑道:“醒了。”

    “前辈。”叶伏天喊了声,身体坐起。

    “你救了我一命,不用再喊前辈,不介意的话,喊一声左叔便可。”左相笑着说道,心中暗道惭愧,自己身为国相,竟然占这少年便宜,怕是少年自己都意识不到。

    “左叔。”叶伏天也并不矫情,和南斗国左相关系亲近,对他回到东海城是有好处的。

    “嗯。”左相点了点头道:“伤势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叶伏天目光转过,看向那尊犹如雕像般的巨大身躯,心中一阵悲伤。

    “左叔,我想在这里呆些时日,你先回去吧。”叶伏天开口道,左相摇了摇头道:“这边虽然妖兽都被驱逐离开,但说不定何时便会回来,你留下太危险了,我陪你一起吧。”

    “可是……”叶伏天还想说什么,却见左相看着他道:“都喊左叔了何必还要见外,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就当在此修行了。”

    “好。”叶伏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站起身来,朝着雪猿庞大的身躯走去,来到雪猿面前,他依旧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眼眸睁开着,傲视苍穹。

    “前辈,我现在没能力为你报仇,就在这里陪你一段时间吧。”叶伏天声音中透着悲伤,随后坐在雪猿的身体下面,琴魂出现,降临身前,叶伏天在此弹奏琴音,忧伤的曲音传出,像是在送别。

    一曲过后,叶伏天又开始修行,雪猿前辈临终前传授他天行九击,他在雪猿身前修行,算是告慰雪猿前辈英灵。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不知不觉中,竟过去了数月时光。

    天行九击修炼难度极大,叶伏天练成了第三击,武道修为和法师修为都破境踏入五星荣耀境界。

    这一天,叶伏天对着雪猿庞大的身躯跪下,磕头三次,随后站起转身离开,没有再回头。

    “左叔,我们回去吧。”叶伏天看着闭目修行的左相道。

    左相睁开眼睛,点头道:“好。”

    说罢,他便带着叶伏天御空飞行,朝着天妖山外方向而去,这些天叶伏天的举止有些反常,但他什么也没有问。

    出了天妖山,便是青州学宫边缘,左相带来的人有人在此等候,见到左相回来他们都松了口气,上前拜见。

    “公主呢?”左相问道。

    “左相没有出来,公主他们都在青州学宫暂住。”有人道。

    “那丫头怕又是将青州学宫闹了个底朝天吧。”左相淡淡开口,随即踏步而出,一行人朝着青州学宫而去。

    红衣少女正是南斗国的公主,此时正居住在武道宫中。

    此时她所居住之地,有不少人在,叶伏天进来的时候,竟然看到了秦伊,不由得愣了下,喊道:“师姐。”

    “伏天。”秦伊看到叶伏天露出惊喜之意。

    “我正想去找你,师姐怎么在这里?”叶伏天问道,秦伊听到他的话微微低头。

    “老师,你回来了,这里的婢女一点都不会照顾人,终于可以回去了。”此时少女走了过来,在她身旁还有不少武道宫的大人物在。

    当他们看到叶伏天的时候都愣了下,而叶伏天的眼神却陡然间冷了下来。

    婢女?

    ps:新的一周,又要求票了,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