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伏天氏 > 第三十章 琴魔画圣
    叶伏天再次于花风流的别院中住下,抚琴修行,有美相伴,时间像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已近年关。

    这一天,青州学宫有一头巨大的妖兽闯入,是一尊黑色大雕,青州学宫的人想要拦截,大雕羽翼煽动,化作狂风,无人能够靠近。

    黑色大雕上坐着数位身影,为首的是一老一少,气宇非凡。

    “那里。”老者手指青州学宫某处方向,顿时黑色大雕展翅而行,路途中,土行宫宫主石忠出现,怒喝一声:“放肆。”

    然而他话音刚落,一道飓风直接降临,狂暴的力量甩在他身上,将他直接震飞,妖兽上的身影甚至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直奔某座别院所在的地方。

    别院所在方向,有一道白衣身影迈步而出,走到外面才踏空而行,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来到了黑色大雕身前。

    “花风流。”老者见白衣身影出现,冷笑道:“三年时间已到,解语小姐呢?”

    “三年时间还未完,你们答应过,不得打搅她。”花风流冷漠回应。

    “年关将至,这几天你都不愿放过?解语小姐天赋卓绝,跟随你浪费三年时间,还嫌不够?”老者冷叱一声。

    “没到就是没到。”花风流淡漠回应。

    “周牧拜见琴魔前辈。”此时,老者旁边的少年对着花风流微微欠身,虽是客气,然而他唇角的笑容,却挂着几分少年轻狂之意,隐隐有些不屑。

    花风流扫了他一眼,开口道:“你是谁?”

    “当年师尊废掉琴魔前辈命魂,这些年心中一直不安,刻意命我前来看看琴魔前辈是否安好。”周牧微笑说道,花风流眼眸遽然间变得无比锋利,直视周牧,不过他也并未和一位少年计较,目光望向身旁的老者道:“你带他的弟子前来,是何用意?”

    “这并非我的意思,而是画圣自己的想法,周牧,十六岁,荣耀境界,职业,召唤师。”老者淡淡开口,花风流眼神锋芒闪耀,瞬间明白了对方的用意,随后他忽然间笑了起来,黑发飞舞,道:“当年他便已经输了,如今想要让他的弟子赢回去?痴人说梦吗?”

    “我师尊废掉琴魔前辈命魂,让前辈有生之年不得再入东海城,哪里输了?”周牧冷漠说道。

    “输赢岂是你能懂。”花风流笑着道:“回去吧,恕我没空招待。”

    “哼,既然如此,那么年后我再来接人,到时你若再敢阻拦,家族那边定不会放过。”老者冷笑一声,顿时黑色大雕扶摇而上,朝着远处而去,花风流看着那消失的黑点,笑着道:“当年你便输了,若是想要将希望放在弟子身上,你会输的更惨。”

    …………

    别院中,一曲终了,叶伏天睁开双眸,只感觉意犹未尽,这些天老师没有再教他其它琴曲,只有一首月夜洗心曲,叶伏天除了修行武道,便是弹奏曲音,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武道境界踏入觉醒第八重百变境,而法师境界,则是连破两境,踏入觉醒第九重归一境,叶伏天自然明白是因为月夜洗心曲的缘故。

    此时,花解语正在刻法箓,叶伏天凑上前去,走到少女身边,轻声道:“妖精,还要我继续弹琴吗。”

    “不要。”花解语头也不回道。

    “不听弹琴?那么说爱呢?”叶伏天又道,花解语放下手中的刻箓笔,美眸笑吟吟的看着叶伏天,身周灵气飞舞,叶伏天连退几步,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不是君子。”花解语笑着道,风系法术汇聚成型,隔空朝着叶伏天击去。

    “谋杀亲夫了。”叶伏天转身就逃,妖精已是荣耀法师,哪里打得过。

    “解语,别闹了。”花风流从外面走来看到两人的闹剧开口道,花解语这才收手,瞪了叶伏天一眼,这无耻家伙每天都要占自己便宜。

    “你们随我来。”此时,花风流又道,叶伏天见老师似乎很认真,便也严肃了几分,点了点头和花解语一起随着老师的脚步而去,这一次花风流没有带他们去书屋,而是前往花风流自己的书房中。

    花风流的书房有书架,书架后有暗格,叶伏天有些吃惊,老师将暗格打开,必有非常重要之物。

    暗格中似有几卷书,花风流取来,随后递给叶伏天道:“伏天,这些,以后都传给你了。”

    叶伏天神色凝重了几分,接过书卷,上刻字迹,苍山龙吟、天魔乱舞、霓裳羽衣曲……这些不是书卷,而是,曲谱。

    “老师,这些琴曲都是琴音法术吧。”叶伏天开口道。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这些的确是琴音法术,我擅琴,有琴魔称号,命魂为琴,后被人所废,修为不进反退,且此生无法前行,如今,这些都传给你了。”花风流叹息道,叶伏天眼神闪过锋芒,老师乃是天命法师他已经猜到了,但是,竟然被人废掉了命魂。

    “你别问什么,我也不指望你为我报仇,只是希望你好好修行,莫要辜负一身天赋。”花风流看着叶伏天的眼神道:“青州城对你而言太小,并不适合你长久修行,明年你踏入荣耀境界之后,可愿渡东海前往内陆?”

    “义父早已说过我成年后便要离开,但具体何时,我还需要和我父亲以及义父商量。”叶伏天开口道。

    “嗯,年关已近,你也该回家了,余生回来后我会让他直接回去。”花风流开口道。

    叶伏天轻轻点头,略有些不舍,他的目光又看向花解语道:“妖精,没有我在身边要好好照顾老师和自己。”

    花解语一脸无语,到底谁照顾谁?在这里这家伙貌似除了修行所有杂事都是她干的吧?还要脸吗。

    “终于要走了。”花解语似乎很开心。

    “喂,什么表情。”叶伏天有些受伤。

    “你说呢。”花解语得意的笑道。

    “那我走了。”叶伏天开口道。

    “嗯。”花解语笑着点头。

    叶伏天朝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回头道:“我真的走了。”

    “好啊。”花解语依旧笑吟吟的道,叶伏天叹息一声,好受伤,挥了挥手,道:“老师,明年再来看你。”

    说完,便离开了这边。

    叶伏天离开之后,书房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

    花风流苦笑着摇头道:“这小子不在,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爹,你中毒太深。”花解语无语的道。

    “你呢?”花风流笑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花解语美眸闪烁,道:“我自然很高兴啊。”

    “三年之约已至,东海城那边来人了,今年一过,你怕是便要离开了。”花解语目光忽然间望向外面,显得有些怅然若失。

    花解语美眸颤了下,心中忽有强烈的不舍,看着父亲落寞的身影道:“我留下来陪父亲。”

    “傻丫头,你母亲必也想念着你,更何况,你家族那边哪能放过,能陪伴我三年时间,我已经很满足了。”花风流轻抚着花解语的脑袋,柔声道:“只是,你这一去,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伏天了,刚才那一幕,可能便是永别,你竟还要气他。”

    花解语内心遽然间颤了下,像是被什么触动了般,刚才少年含笑离去的一幕,竟会是永别?

    “解语,你喜欢伏天吗?”花风流忽然间问道。

    “啊?”花解语美眸又是一凝,抬头看着父亲,随即脸上像是出现一抹羞涩之意,忙道:“爹,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喜欢那家伙。”

    “真的吗?”花风流笑看着花解语,道:“过了今年你便十六岁了,有权决定自己的人生,你经历的事情太少,还不明白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便可能是一生,伏天那小子我很喜欢,聪明好学、天赋奇高却又刻苦,看似风流实则多情,像我当年,我自信不会看走眼,你若不喜便当父亲没说,你若喜欢不想就此错过,那么记得给彼此一个机会,这几天你好好想想,人生匆匆,莫要让自己后悔。”

    花解语美眸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有些人错过了,便可能是一生吗!

    “你别看那小子天天围着你便以为会永远如此,若是哪天你突然从他的生命中消失,自然会有其他优秀的女人出现,你们连恋爱关系都没确定,可别指望这种感情有多牢固。”花风流笑着离开,留下花解语一人还在那发呆,少女的心思,第一次被触动,思考那朦胧中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感情?

    叶伏天在身边的时候总感觉有些烦,当他忽然不在了,她竟也和父亲一样,有些,不太习惯,想到父亲的话,可能以后永远不会再相见,少女的内心中更是有着一丝淡淡的慌乱,像是有些害怕,会永远失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