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伏天氏 > 第二十九章 琴魂
    叶伏天随花风流离去,青州学宫诸人的内心却依旧难以平静。

    恐怕,他们很久都难忘掉那倔强身影了,秋闱大考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学宫下达禁令惩罚,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就在黑焱学宫强势而来羞辱青州学宫之时,却是他们走了出来,拯救青州学宫的颜面,光芒四射的他们被青州学宫的大人物们欣赏,但却毅然选择离去。

    诸人也终于明白了花解语和叶伏天是什么关系,但不知为何,他们却没以前那样恨叶伏天了,以往所有人都认为叶伏天和花解语在一起是对女神的亵渎,但如今,青州学宫外门弟子中,除他之外,还有谁有资格能够和花解语并肩而立?

    当然,慕容秋对叶伏天的恨,只会更加的强烈。

    土行宫宫主石忠被轰成重伤,然而竟只有一位宫主级别的人物去搀扶他,其余之人直接甩袖离开,可见对石忠有多么不满,因为他,青州学宫怕是将损失近年来天赋最杰出的三位弟子,若有一日,三人名动一方,学宫还有脸说他们是从青州学宫走出去的吗?

    …………

    不久前才从别院离开的叶伏天又一次回到了这里,让他感觉有些怪怪的。

    “伏天。”前方,花风流坐下,对着叶伏天喊了一声。

    “老师。”叶伏天走上前应道,心中还在猜测老师究竟是什么身份。

    “此事多半只因石忠一人而起,此人心术不正,我自会让青州学宫处置他,然而,青州学宫在青州城传道多年,莫要因为此事记恨整个学宫。”花风流嘱咐道。

    “老师,弟子心中明白。”叶伏天轻轻点头。

    “我有些疑惑,你为何还要坚持离开,如若你选择留下,必然是会被某位宫主人物看重。”花风流好奇问道。

    “我知道其他宫主和石忠不同,然而,他们明知幕后一些事情,却没有人阻止石忠对我下达惩罚禁令,显然不愿因为我一个外门弟子对抗石忠的意志,如若说那时我还不够资格,那么今日一战之后,青州学宫似乎依旧不打算因为两位弟子和一位宫主人物翻脸,这口气不顺,自然不想再留,更何况既已得罪了石忠,留下来以后怕是还要受气,难道我觉醒境就要去和一位宫主斗智斗勇?”

    叶伏天有些郁闷的道:“至于被宫主人物看重,青州学宫的宫主也不过老师抬手一挥而已,有老师教导,哪里还需要他们看重。”

    “这……”身后的余生越发崇拜了,这马屁拍的,难怪能将老师变成岳父,厉害。

    花解语鄙视的看了叶伏天一眼,却见花风流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向叶伏天的目光越发满意了,道:“所言在理。”

    余生睁大眼睛看着,这还真是……一点也不谦虚啊。

    “老师,您看外面的世界太危险,稍有不慎便要废我修为,以后我还是安心在此随你修行吧。”叶伏天乘火打劫道。

    “不行。”花风流还没说话,旁边的花解语便开口道,这无耻的家伙,什么叫外面的世界太危险?难道他一辈子不出去不成。

    “爹,你说过修行不仅需要苦修,同时也需要于外界历练,令我时常去天妖山战斗历练,他天赋这么好,自然不能安于享乐,需时常外出历练才是。”花解语道。

    “老师,解语说的有道理,既然如此,以后我除了在这里修行之外,外出便随解语一起,有解语照顾,老师也可安心些。”叶伏天开口道。

    “你……”花解语彻底无语,她委屈的看着花风流道:“爹,你能放心他吗?”

    “有何不放心,你修为比他高,他还能欺负你不成。”花风流笑着道。

    “可是!”花解语还想说什么,却见叶伏天躬身道:“多谢老师。”

    “我是不是有点多余?”这时,身后的余生挠了挠头,弱弱的开口道,叶伏天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暗道余生真的越来越聪明了。

    花风流笑看着余生,道:“余生,你是天生的战士,需不断经历战斗的锤炼,稍后我会给你一些高级法箓防身,你再去我的书屋挑选一些武道功法以及法术修行,之后便去天妖山中历练,不断挑战更厉害的妖兽。”

    “哦。”余生点了点头,看来果然有些多余。

    “老师,我呢?”叶伏天有些期待,之前学习了法箓,不知道老师之后准备教自己什么。

    “你武法兼修,两者皆要同时提升境界,难道无事可做啊。”花风流道,叶伏天点了点头,随后便和余生一起朝着书屋而去,老师的书屋中藏书丰富,各类皆有,堪比小型的青州学宫藏书阁。

    “觉醒级雷属性法术天雷斩、火属性法术焚寂。”叶伏天挑选了两种法术修行,冥思苦想,不知不觉中夜幕便也降临。

    雪花依旧飘落而下,苍穹之上却挂着一轮弯月。

    有琴音在别院中回荡,琴曲安静祥和,令人心境空灵澄澈。

    叶伏天被琴音吸引,他走出书屋来到别院,便见本就英俊的老师在抚琴之时气质更显卓绝,像是沐浴月神光辉。

    大自在观想法自然运转,叶伏天像是看到了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在月光之下,犹如精灵一般。

    闭上眼睛,叶伏天坐在雪地之上,心境彻底的放空,他仿佛感觉到了自己沐浴月光,清冷的光辉洗练着身体,渗入心间,叶伏天脑海中,命宫内,世界古树发出沙沙的声响,那一片片树叶宛若一个个音符般跳动着,那跳动着的音符交织着图案,不断变得完整,竟然,隐隐化作一虚幻古琴。

    琴音依旧,叶伏天仿佛进入了忘我状态,只有音符不断渗入脑海之中,空灵澄澈的心境,让人格外的安静放松,红尘纷扰,此刻皆抛诸脑后。

    不知不觉中,一曲终了,叶伏天却依旧闭着眼睛,命宫之中,除本命命魂世界命魂之外,又多出了第三种命魂,琴魂。

    叶伏天内心有些震惊,他知道自己即便运转大自在观想法,想要造命魂依旧需要特定的条件,然而老师一曲琴音,竟让他造出了琴魂。

    目光缓缓睁开,叶伏天看向花风流问道:“老师,这是什么曲子?”

    “月夜洗心曲。”花风流回应道。

    “我感觉听老师弹琴,心境都在一点点变化,精神感知力也在变强,我想要学琴。”叶伏天认真道,精神力决定法师的境界,若是琴曲能够让精神力提升,对于修行绝对大有用处。

    “好。”花风流微笑着点头,旁边安静坐在那的花解语看了父亲一眼,父亲弹奏琴音法术,看来是有意试探叶伏天,想要将自己的衣钵传给他。

    “先学最基础的琴曲,解语,去拿曲谱来,你来教。”花风流目光看向花解语道。

    “我?”花解语眨了眨眼睛,非常无辜的看着她的父亲,旁边,叶伏天心中无比感动,老师对他太好了。

    “听话。”花风流柔声道,花解语恨恨的瞪了老爹一眼,随后去取琴谱。

    片刻后,美人沐浴月光,端坐于古琴前,优雅端庄,不过却似乎有些不情愿,正在讲解着什么。

    “妖精,你看这个音符如何弹奏?”叶伏天手伸上前去指着曲谱,不小心碰到了少女的小手。

    花解语目光转过望向叶伏天,只见叶伏天颤笑道:“晚上看不清,不小心。”

    “这是第几次不小心了?”花解语笑吟吟的道,她的手放在叶伏天的腰间,随即拧了起来,某人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完美容颜,痛并快乐着!

    叶伏天学习很快,将基础学完,便开始按照琴谱弹奏,从生涩到成熟,渐渐蕴藏琴韵。

    夜渐深,花风流已经去休息了,但花解语却依旧陪在叶伏天身旁一起学习。

    此时,叶伏天双手抚琴,身上似也流露出几分神圣光辉,当他指尖拨动琴弦,音符跳动,花解语的心竟随之一颤。

    只见叶伏天双眸紧闭,体内琴魂似在和古琴共鸣,手指划过,琴音有魂,那音符像是被赋予了生命般。

    月光下,少年英俊的面孔是那样的安静祥和,双手像是有着魔力般,让人跟随着他的指尖一起跳动,花解语的心渐渐变得安宁,美眸缓缓闭上,竟沉入其中,在雪中入睡。

    “奇才。”房间中,花风流听到琴音,眼角带着一丝欣慰的笑容,随后也缓缓闭上了眼睛,在琴曲中入眠。

    叶伏天自身也沦陷其中,像是入了魔般,整整弹奏了一夜,竟没有丝毫的疲惫,相反,只感觉心境无比的清澈。

    第二日清晨,他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发生了某些变化,以观想法去感知天地间的灵气,他的眼眸中露出灿烂的笑容,他知道,他法师境界很快就能突破到觉醒第八境了。

    看到前方雪地中的少女身上覆盖着一层白雪,披着的外套已经被打湿,叶伏天走上前,轻轻的将外套取下,就在这时花解语美眸缓缓睁开,抬头看向叶伏天,叶伏天颤颤一笑,将手收回,道:“外套湿了,怕你着凉,我帮你脱下来。”

    “真的?没其他企图?”花解语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我是那种人吗?”叶伏天看到妖精的笑容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你觉得呢。”花解语笑吟吟的道。

    这时,有声音传来,余生走出了房间,来到这边,目光古怪的看着两人。

    “我走了,你们继续。”余生说着大步离去,一大早起来便打情骂俏,有没有考虑过余生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