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伏天氏 > 第一十章 一鸣惊人

第一十章 一鸣惊人

    叶伏天抬头,看着凌笑那略带狰狞的讽刺面孔,神色却一如既往的平静。

    “此榜只是合格者名单,你激动什么?”叶伏天淡淡开口,扫了一眼周围幸灾乐祸的人群。

    “哈哈。”凌笑大笑了起来,盯着叶伏天道:“莫不是你还认为自己能够进入甲等榜单之列?做了三年的梦,还是如此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都到这时候竟然还没有死心,垂死挣扎。”

    “你笑得如此肆无忌惮,若是结果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到时候脸上岂不是很难看?”叶伏天眉头一挑,虽说知道凌笑一直讨厌自己,但也没必要这么激动吧?什么仇什么恨?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继续等着吧。”凌笑冷冰冰的开口,叶伏天摇了摇头。

    前方的讲师依旧忙碌着整理考卷和抄录名单,又过了一段时间,秦伊捧着一卷名单走上前,宣布名列榜单三甲的七十二位学员,里面,赫然就有凌笑的名字在其中,他扫向叶伏天的眼神变显得越发的高傲肆无忌惮,不过却也没有再开口讽刺,既然要等,那就等榜单全部出来,再狠狠的羞辱他一番。

    风晴雪有些激动,三甲榜单没有她的名字,而她有自信不会不合格,那么,她的名字极有可能在二甲榜单之列。

    如若文试之后再取得好的表现,那么,她的目标就能达成了。

    “风晴雪。”二甲榜单开始公布,第一个名字,就是风晴雪,她的美眸遽然间闪过一抹异彩,随即脸上露出笑容,果然,进入二甲榜单了吗。

    “余生。”讲师继续公布,每一个被喊道的名字,在青州学宫外门弟子中都有一些名气。

    “慕容秋。”当最后一个名字落下,那位讲师放下了手中的名单。

    坐在位置上的慕容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显得非常的不好看。

    二甲名单,取三十六位,这在他人看来或许是极高的荣誉,然而对他而言,不入一甲,便算是失败。

    上一次,他是一甲第三名,这次,他同样是冲着挑战那骄傲的少女去的,但显然,又一次失败了,而且,这一次败得更惨。

    看台之上,有慕容商会的大人物脸色也略显不好看。

    “慕容秋竟然只取了二甲,连排名都没有。”那为首之人低声说道,只有一甲三人,才有具体的排名,其他人,都没有排名。

    其他人也都疑惑,议论纷纷,一甲有三个名额,那位传奇少女和杨修应该还是前二,那么将慕容秋挤到二甲榜单之列的人是谁?

    似乎,外门弟子比较有名的学员都在二甲榜单之中吧,他们实在想不出有谁被遗漏了。

    “这次是谁,一鸣惊人?”环视左右人群,诸人想看看似乎遗漏了谁,但终究还是想不到。

    然而这和凌笑已经没关系了,他的目光嘲讽的扫了一眼叶伏天,如今一切都已尘埃落定,那家伙竟还有脸坦然的坐在那。

    前方,青州学宫几位长者正拿着最后三分考卷,似乎发生了一些分歧,正在议论着什么,像是在商讨最终的结果,杨修看到这一幕深吸口气,这次,能否超越花解语?

    他已经答应了术法宫,明年便直接入术法宫修行,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秋闱,也就意味着是唯一一次能够超越花解语的机会。

    终于,青州学宫几位师长像是有了决定,旁边有人记录下来,一位师长走上前,目光环视在场的诸学员。

    一时间,整片空间寂静无声,都在等着宣布最后的答案。

    “一甲第三,杨修。”那师长说出第一个名字,安静了片刻的空间,瞬间爆发出一片喧哗。

    杨修,竟然是杨修第三?

    一直只逊色于花解语的天才人物杨修,这次也和慕容秋一样被挤下?

    “这不可能。”正在紧张等待着结果的杨修像是受到巨大的打击,显得一阵失神,自言自语道:“这不可能、不可能……”

    他一直想着超越花解语,但这一次,不但没有超越,反而被人挤下来,一时间难以接受。

    “究竟是谁?”诸人变得更加的好奇,即便是周围看台的人都一个个目光锋锐,凝视前方宣布一甲名单的师长。

    “一甲次席,花解语。”那师长再次开口,犹如一记惊雷,在所有人的心头炸响。

    花解语,连续三年秋闱文试第一的花解语,这一次,一甲次席?

    而且,战胜她的不是杨修,也不是慕容秋,到现在,诸人都无法猜测到那神秘人究竟是谁。

    花解语自己都有些诧异,不知为何,她的美眸朝着身旁的叶伏天看了一眼,似有着一抹异样的神色,难道……

    诸人的好奇心此刻到了极点,究竟是谁?

    “好。”一道低沉的吼声传出,余生双拳紧握,露出激动的神情,没有人知道他为何如此,更不明白他激动什么,只有他自己明白,因为,只有他相信,以及了解那人。

    学宫长者目光再次看向诸人,那双眸子穿过人群,落在一位少年身上,有惊喜、也有诧异。

    蛰伏于学宫三年不鸣,一鸣便要惊人吗?

    “青州学宫秋闱文试一甲榜首……”老者声音停顿了下,旋而缓缓吐出一个名字。

    “叶…伏…天!”

    伴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嘈杂的空间在顷刻间寂静无声,死一般的静。

    诸学员脸上的表情极其的精彩,他们想遍了所有可能的人,但唯独叶伏天,不会出现在他们的想象中。

    一个连续三年弃考、三年不进一步,一直停留在聚气境的人,秋闱文试第一?这是在开玩笑吗?

    青州学宫的长者当然不可能在秋闱大考开玩笑,震惊过后,随后爆发出更大的哗然。

    “叶伏天,一甲榜首?我一定是在做梦。”有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叶伏天?”秦伊就在长者不远处,她低声重复了句,有些发呆,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合格者的榜单中,原来并非是文试太差不合格,而是,在一甲榜单之中,只是,这未免太过戏剧了些吧?

    本以为叶伏天将被逐出青州学宫,正准备幸灾乐祸狠狠羞辱叶伏天的凌笑,脸上的笑容早已凝固在那里,他站起身来,目光盯着前方,叶伏天,一甲榜首?文试第一?

    风晴雪张了张嘴,美眸愕然的看着宣布一甲榜单的长者,随后目光缓缓转过,朝着那少年望去。

    此时的叶伏天依旧安静的坐在那,脸上始终挂着如往常一样波澜不惊的浅浅笑容,显得云淡风轻,仿佛这一切在他看来,本就没什么值得激动和震惊的,就像是,本该如此……何等强大的自信。

    三年不鸣,只为今朝一鸣惊人吗?

    坐在叶伏天身旁的花解语美眸看向身旁的少年,三年文试第一的记录被打破,然而她的美眸中却并没有太多的失落,也不像杨修以及慕容秋那样脸色狰狞,相反,她像是并不太在乎,美眸中有的只是淡淡的好奇和意外。

    父亲对她说,叶伏天的天赋并不逊色于她,她自然是有些不服气的,今日秋闱大考,她也想要看看叶伏天究竟凭什么能让父亲高看一眼,并且愿意收他为弟子。

    在文试中,叶伏天就给了她一个惊喜。

    “一定是弄错了,这没可能。”忽然间,一道大喊声传出,许多人目光望向叶伏天前面的身影,杨修。

    他刚从被挤到一甲榜单第三的失落中走出,随后等待他的却是更强烈的打击,那挤掉他并且拿下文试第一的人,竟然是不久前他极尽讽刺的人,那么刚才他那些话算什么?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

    “杨修,你有什么疑问?”宣布榜单的长者看向他问道。

    杨修一愣,回过头冰冷的扫了一眼叶伏天道:“他坐在花解语旁,抄袭,他一定抄袭了花解语的考卷。”

    “对,他一定是抄袭。”凌笑也像是抓住了什么般,附和道,许多人眼睛都亮了,仿佛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你认为我们这些审阅考卷之人都瞎吗?”那长者冷冰冰的话语如一盆冷水般浇灭诸人的幻想,是啊,他们的考卷可不仅仅是经过了一个人的手,尤其是一甲三人的考卷,是商讨出来的结果,经历了多重审阅,若是叶伏天抄袭花解语,可能不被发觉吗?

    叶伏天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条案,始终是那么的轻松自然,一切的质疑,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都将粉碎。

    “我自然相信审阅老师的能力,然而人总会有自己的喜好,我依旧不服,想要知道为何我文试排在一甲第三,而他叶伏天,却在榜首?”杨修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依旧坚持着,仿佛一定要将叶伏天这榜首的位置摧毁。

    那位长者看向杨修的目光略显有些失望,失败对他而言,就这么难以接受吗?

    若是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即便天赋出众,未来的高度依旧有限。

    叶伏天看着前方的身影,真是执着啊,然而杨修越是坚持,那么,他将摔得越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