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征服之全面战争 > 164章 机会来了
    “这对我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损失,陛下,拉法耶特侯爵这一次的计划成功几率很大,那群暴民用暴力手段屡次践踏王室的神圣权利,我们应该坚决用暴力回应他们!”玛丽亚.安托瓦内特王后得到拉法耶特侯爵的保证后,俩眼发光的对国王路易十六劝说道。

    生性木讷,优柔寡断的国王路易十六在自己的‘小宝贝’发话后,终于下定决心对拉法耶特侯爵肯定道:“好,我会配合你,希望你成功后会履行许下的承诺。”

    “陛下请放心,我将会成为您最忠实的臣属。”

    当拉法耶特侯爵离开凡尔赛宫后,淡淡的回望了一眼高大奢华的凡尔赛宫,内心冷笑道:“等我成功后,一定会将凡尔赛宫变成我尊敬的国王陛下一生的豪华囚牢,法兰西王国有我一人足矣,哈哈哈哈……”

    九月底,待在凡尔赛城与巴黎城之间的林皓达同时接到了一份公开的正式奖赏文件和一份国王密令。

    公开的文件是国王私自签发的,用来表彰法兰西外籍军团在镇压行动中的功绩,并将林皓达从荣誉男爵晋升为荣誉子爵……

    这种除了荣誉外没有任何好处的晋升,并没有受到国民制宪议会的阻挠,毕竟还没有彻底革除旧势力阶级影响的国民制宪议会并不想这么快得罪掌控大军的林皓达,这个不会付出任何利益的荣誉提升就这么顺利通过了。

    荣誉男爵提升为荣誉子爵增长的声望经验值远不如从平民身份跨入贵族阶级那么多,同时在法兰西王国境内也没有引起任何波澜,顶多算是给林皓达打上一份王党支持者的标签。

    早已在法兰西王国上流社会留下王党分子印象的林皓达,自然不会在乎多一份这种标签,但当这个提升政令与国王私自给予的密令同时到林皓达手里时,意义就变得不一样了。

    “路易十六当着全国的面晋升我为子爵,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他的人一般,而这份密令中又暗示我发兵巴黎城,利用巴士底要塞的5000守军里应外合,趁着国民制宪议会没有反应过来的时机控制巴黎城,镇压取代民主派爱国者掌控的巴黎市政厅。

    呵呵,我们的法兰西国王这一次可是大方的很,密令里直接将巴黎市长的实权位置许诺给了我,并且还保证事成后不会向巴黎首都调遣一兵一卒其他军队进驻,这简直就是变相的将他的法兰西首都打包送给了我,还承认我当一个自给自足的‘军阀头子’!

    说实话,这个馅饼太大了,有种让人撑死的感觉。“

    林皓达不急不缓的对贾诩说道,言语虽然说出了这份密令的问题,但目光中蕴藏的兴奋和野心,却赤裸裸的呈现在贾诩面前……

    意义不言而喻!

    贾诩心里清楚,自家主公把自己找来,又跟自己说了这么一通话,就是明着让自己出主意,帮他务必吞下这份‘大礼’!

    那可是整整一座巴黎城啊,全法国最发达的工业城市,什么火炮器械厂,枪械制造厂,纺织厂,食品加工厂等等,所有在这个时代堪称重要的轻工业和重工业,都能在偌大的巴黎城中找到!

    可以说,只要原材料能供应的上,巴黎城能生产出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工业产品,更不用说军工武器了!

    林皓达要真的成为了实际掌控巴黎城的市长,可以说他的法兰西外籍军团再也不用担心后勤被法兰西政府掐断的问题了!

    除了这些实际的利益外,成为巴黎市市长还是一份昂贵的政治大礼包,巴黎城可是法兰西王国的首都啊,虽说国王路易十六一直居住在陪都性质的凡尔赛宫中,但巴黎首都却是全法国人民心目中的政治中心,这也是民主派爱国者发动人民暴动后,首先将巴黎市政厅的权利拿下来的原因之一。

    一个国家首都城市的市长,甚至比外省的省长政治地位还要高出一筹!

    只要林皓达成为了名正言顺的巴黎市市长,他将会真正在法兰西王国上层政治圈内站稳脚跟,即便林皓达的人无法进入国民制宪议会,法兰西王国中的政客再想动林皓达也会变得困难十倍!

    如果林皓达成为了巴黎市市长后,再力挺国王路易十六和旧势力阶级,和这些人形成政治联盟,基本上就可以保证林皓达掌控巴黎城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这么大一份蛋糕,对此时的法兰西外来者林皓达来说,已经不能用天上掉馅饼称呼了,任何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一个不可能的惊喜包装起来的‘陷阱’!

    不过对于别人来说是绝对陷阱的东东,对林皓达来说却有那么一丝可能,因为他有全面战争系统,开着无限可能的外挂!

    正因如此,野心极大的林皓达才有心思吃下这块巨大的政治蛋糕,拉法耶特侯爵和国王路易十六,并不知道林皓达有外挂作弊器,但跟林皓达打了这么久交道,对林皓达秉性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才用这么一个馅饼砸在林皓达头上,即便林皓达出于谨慎不敢接下,拉法耶特侯爵也有后手逼着林皓达接下!

    不过,以林皓达此时的兴奋之情来看,拉法耶特侯爵的后手应该是用不上了……

    “九月中旬的人民运动让国王一脉彻底失势,国民制宪议会开始全面约束国王路易十六的权利,这也就不难理解国王路易十六发出这份密令的缘由了。

    按照正常的政治套路来看,国王路易十六让主公率兵进巴黎城,无非就是想要搅乱如今法兰西王国平和的政治态势,好让被打压的旧势力阶级和国王一脉,甚至是其他宵小之辈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民主派爱国者看似掌握了法兰西政府,但他们的出身限制住了他们所掌握的社会资源和国家势力,人民支持他们只是因为吃不饱饭,而不是因为忠诚!

    如果法兰西王国继续这么平稳过渡下去,民主派爱国者自然有的是时间一点点消除旧势力阶级所掌握的社会资源,逼走更多的贵族流亡国外,不过现在嘛……

    主公,这份国王密令我们接下了,这是一次我们在法国彻底立足的天赐良机啊!

    如果我们兵进巴黎城,无论成功与否,凡尔赛那里必定引发一场政治风波,民主派爱国者在军队中的影响力始终有限,国王路易十六很可能借着这次机会突然发难镇压国民制宪议会中的民主派爱国者,密令中写的是事成之后主公就是大功臣,可是在卑职看来,事成之后主公最可能成为的是叛国之军!

    无论我们兵进巴黎城后,谁能在凡尔赛宫胜出,我们不听法兰西政府调令进攻法兰西王国首都巴黎的行径必定被新政府宣判为叛国罪,然后就是新政府为了聚集民心派遣全国的正规军围剿法兰西外籍军团!“

    贾诩一席话,让林皓达的眉头顿时紧锁起来,他有些不悦的说了一句:“贾诩,你要告诉我的就只有这些么?!”

    “当然不是,卑职只是在陈述主公接下来有可能面临的困难罢了,无论如何,这巴黎城我们是要定了,进攻是必然的,因为这个时期的巴黎城根本挡不住法兰西外籍军团!

    不管这份密令蕴藏着什么阴谋,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事成之前旧势力以及国王一脉必定不会阻挠我们夺取巴黎城,而只有一帮文职人员,只会用嘴皮子发动民众的民主派爱国者,根本无法与军队对抗,这是我们夺取整个巴黎城最轻松的时机!

    只要拿下巴黎城,主公必定可以获得丰富的奖励,然后用扩充的军队直接发兵凡尔赛宫!

    凡尔赛的政治风波一定会牵扯到法兰西政府大部分精力,在这场风波期间我们有充分的时间不用面对整个法兰西王国的军队,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只要再拿下凡尔赛宫,就相当于夺取了法兰西王国所有的政治中心,法兰西外籍军团本身就是法兰西王国承认的军队序列,只要我们拿下了巴黎和凡尔赛,就可以将这场叛国行为变成一场军事政变!

    我相信,被打压狠了的法兰西旧势力贵族甚至是国王路易十六,非常愿意借助我们的力量重新恢复法兰西王国神圣的王权。

    法兰西大革命是一场不彻底的革命,卑职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革命后的法兰西政府中,王室还保留着重掌权利的威望,包括大多数法兰西平民在内,认为这场革命是国王投降而胜利的,而不是打败了国王,被保留着的法兰西王权已经流露出了这场革命的漏洞,掌握国王路易十六,就能重整法兰西!

    一旦这场军事政变成功,法兰西人民或许会不满国王权利复回,但法兰西人民不会认为法兰西国王拿回他原本的权利属于不合法的行为!

    只要具有合法性,我们就不用直面整个法兰西王国的军事力量,变得一团糟的法兰西正是主公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