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注灵·鲜血,邪恶和冰霜

2.注灵·鲜血,邪恶和冰霜

    风暴峭壁一年到头都笼罩着无尽的寒风和暴雪,让这地方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冰雪世界,这地方的海拔极高,普通生物根本无法在这里生存下来,这也让这地方变成了一个残酷的世界,最后那些最强的家伙,才能在这里拥有自己的家园。

    但最近这一个多月,同属于正统的泰坦造物的战争,却已经蔓延到了整个风暴峭壁当中,英灵军团们在一个周之前,突破了雪流平原的铁矮人的防御,在那里,他们和坚守在大地神殿的,还坚守泰坦信仰的土灵们结成了同盟,彻底将铁矮人和钢铁维库人赶出了那片区域。

    还缴获了铁矮人们在那里建造的超巨型的钢铁魔像,不过那玩意还没修建完成,大概除了铁矮人之外,也没有人能将其修建完毕。

    不过接下来的战争就不那么好打了。

    海姆达尔传回的消息里,显示疑似托里姆和洛肯和身影,在造物者殿堂附近的群山中出现,很可能在策划着一些不好的事情。

    但是介于现在的形式,狄克也只能将前线战事托付给海姆达尔,索性最后一批从纳拉克煞引擎激活的魔古军团已经到位,虽然数量还是弱势,但伴随着灰熊丘陵的土灵王国的持续迁徙,这个劣势正在被快速的弥补。

    狄克现在得专注于一件事,安加萨之战后,圣骑士遭遇了一个意外情况,在解决阿尔萨斯之前,他什么事都做不了。

    并不是说阿尔萨斯有多强,而是那个见鬼的,已经2年多没有消息的神经病任务系统,竟然在他和维伦共同辟出那一剑之后,又有了反应。

    “滴…黑暗倾覆”

    “检测到特殊规则物品-未知”

    “完成黑暗倾覆,获得必要物品,解锁特殊规则物品。”

    “奖励:扭转度7%-10%”

    “说明:规则!构成世界万物!”

    狄克起初以为这个未知的特殊规则物品是阿格拉玛之盾,但是后来发现,不是这玩意,而是那块晶石,安度因从海拉自燃后的灰烬里捡到的晶石,当初没有把这玩意给奥丁看,现在看上去倒成了一个好事情。

    在奥丁为他讲述了世界之基的理论之后,狄克已经知道这种蕴含着世界规则显现的玩意,有多么宝贵了。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因为狄克正在接待客人,在k3基地的会客室里,偌大的石头房间装饰简陋,但坐在一起的三个人,却没有谁会去关注这些东西。

    他们正看着那把被放在眼前石桌上的战斧。

    “所以…你把我万里迢迢的叫回来,就是为这个玩意?”

    伊利丹非常不满意的看着狄克,以他现在的性格,如果不是因为狄克确实是他为数不多的,可以信赖的家伙,他早就抽出月刃,一刀把他砍死了,在伊利达雷领袖看来,眼前这玩意虽然还不错,但完全不值得让自己两个世界跑一趟。

    尤其是在风暴要塞已经准备好进行远航的情况下,这几乎完全是浪费宝贵的时间。

    看着磨牙的伊利丹,狄克耸了耸肩,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激进的恶魔猎手准备干一件什么样的大事,不过相比较而言,圣骑士觉得艾泽拉斯发生的一切,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不重要。

    毕竟,这里,才是他们的根基所在,所以面对伊利丹的愤怒,狄克只能轻声说,

    “没办法,这把武器还没有真正成型,它需要特殊能量的注入,来让它变得更强,它需要的东西,也只有你能给它。”

    外域之王深吸了一口气,大概是接受了这个解释,他冷哼一声,

    “那么,它需要什么?”

    “冰霜,邪恶和鲜血…冰霜之力将由塞纳苟斯先生提供,我需要你提供给它邪恶,不,别这样看着我…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我真正需要的,是你的邪焰,穷遍艾泽拉斯和德拉诺,也只有你一人掌握着这种特殊的技巧。”

    圣骑士为伊利丹介绍了一下坐在他们旁边的那位白色头发,白色眉毛的辛多雷老人,其实不用他介绍,伊利丹在进入房间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强大的家伙,这是一头龙,毫无疑问,单单从他身边跳动的活跃的魔法元素就能看出来,这是一头蓝龙,最强大的那种。

    塞纳苟斯的性格要比玛里苟斯好很多,他这一次是因为狄克的邀请才来到这里的,在回归魔枢之后,族内事务繁多,作为仅次于玛里苟斯的蓝龙长老,塞纳苟斯几乎忙的团团转,如果不是因为狄克有救命之恩,他也不会放下手头的事情,来为一把为了破坏而生的武器注灵。

    但让塞纳苟斯意外的是,来了之后,他还发现了另一个有意思的家伙,伊利丹,这个恶魔猎手,一个已经进入了半神之域的家伙,但通过塞纳苟斯的眼睛,看到的却只有一团混乱和狂暴的魔能堆砌。

    很难相信,那些暴躁的力量,会服从于一个凡人…但它们偏偏就是那么做了。

    仅仅是这个家伙,就让塞纳苟斯感觉不虚此行了。

    “所以说,该怎么注入邪焰?赶紧弄完,我还忙着呢!”

    伊利丹伸出左手,一团灼热的墨绿色火焰在他手心出现,但诡异的是,足以融化一切的灼热只在火焰之外不到1厘米的范围里涌动,超过那个范围,就一丝丝热量都感觉不到了。

    这种堪称恐怖的能量控制力,让狄克万分眼热,不过圣骑士还保有着理智,他双手抬起影锋,指着斧面上三个凹槽的第一个,对伊利丹说,

    “这里,将最精华的邪焰注入这里,这上面有能量萃取法阵,只需要一点点,它就能抱有这种力量的精髓。”

    “但它只能维持30分钟不到!”

    伊利丹听到狄克的说明之后,握紧了拳头,又伸出一根指头,墨绿色的火苗出现在指尖,比之前的火焰更活跃,也更阴沉,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嘲讽,

    “我很好奇,你到底会用这30分钟做些什么,30分钟之内,拿着它去砍死阿尔萨斯吗?”

    狄克小心翼翼的将战斧的凹槽接近了伊利丹的邪焰精华,在接触的那一刻,一抹让人心旷神怡的绿色光芒,点亮了战斧表面的凹槽,那绿色的线条很快就蔓延到了斧面刻痕三分之一的位置,让这黑色的战斧看上去分外诡异。

    做完了这一切,圣骑士才舒了口气,他看着伊利丹,

    “不,当然不!我要用极致的邪恶,极致的冰霜和极致的鲜血,这三样同属于死亡的能量,融合出一个足够贪婪的灵魂,也唯有这样,才能让这把战斧真正具备和霜之哀伤对抗的资格…我不需要它砍断霜之哀伤,我只需要它能截留霜之哀伤里的那些强大灵魂…否则就以现在这样的形式打下去,我们制造会被拖垮!”

    “嘁…弱者的想法!”

    伊利丹站起身,他眼睛上的黑色布条里有红色光芒在闪耀,

    “如果是我,我会直接杀死那魔剑的主人,然后用那力量加强我自己,而不是想着削弱它,不过考虑到你们势单力薄,这样的做法也无可厚非…或许你们可以等一等,等到伊利达雷归来之后,我会亲自帮你解决这个麻烦。”

    恶魔猎手伸出指头,那细长如爪子一样的指甲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狄克,

    “你我联手,区区阿尔萨斯…根本不在话下!只要你先带着你的泰坦军团,帮我清除掉外域的恶魔…我知道,你能做到,狄克,我们本就该站在一起!你应该俯瞰众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为一群蠢货考虑那么多!”

    “说的很好,可惜我们等不了那么久!”

    一个沙哑的声音粗暴的打断了伊利丹颇具孤惑性的诉说,带着尖锐的黑色战盔的乌瑟尔从大门走了进来,背后的风雪连成一片,扑面而来的,是锋利的晦暗气息,他战盔下的眼睛看着伊利丹,

    “外域之王?我听说过你…听说你在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伊利丹并没有因为乌瑟尔的打断而生气,相反,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乌瑟尔,

    “是啊,那可是比这些小打小闹更厉害的战场呢,而且我就缺少你这样真正能打的家伙,有兴趣去那里砍几个恶魔崽子的脑袋吗?”

    对于这个邀请,乌瑟尔的反应是,

    “没兴趣!我不是为这个而来的!继续去打你的仗吧,你不属于这里。狄克,让我看看那玩意!”

    圣骑士耸了耸肩,挥起手,影锋呼啸着飞向了乌瑟尔,后者将其一把接在手里,挥舞了两下,然后仔细的观察着斧面上的魔纹分布,最后点了点头,

    “嗯,果然是天才般的构想!我们从未想过从这个方面解决问题,只要这把武器的灵魂足够贪婪,被它杀死的那些灵魂就休想逃跑,就连阿尔萨斯也别想再复活那些灵魂,就像是天启一样…”

    说着,死亡骑士的手抚摸到了嗡鸣作响的死亡裁决的剑柄上,“可惜,天启太不可控了,所以我们需要这样一把可控的武器…真棒!狄克,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你是需要我为它注入鲜血沸腾的憎恶之力吗?”

    “嗯,是的!”

    狄克干脆利落的点了点头,“你的鲜血之力,塞纳苟斯先生的寒冰之力,再加上伊利丹的邪焰中的邪恶之力,如果我们足够幸运,这把武器很快就会成为阿尔萨斯的梦魇。”

    “嗯,那就开始吧!”

    乌瑟尔伸出一根指头,血红色的能量在指尖涌动,那是他最精华的能量本源,他将其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斧面的第二个凹槽里,在血红色的能量充满了绿色能量旁边三分之一的位置的那一刻,影锋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嗡鸣。

    就好像是…一个沉睡的家伙被唤醒了一样,但其实这只是两股截然不同的能量,在战斧内部冲突的表象。

    而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跳动的频率在飞速变快。

    塞纳苟斯也走上前,他伸出手指,庞大的,淡紫色的魔力在他之间涌动,然后在蓝龙无与伦比的魔力造诣下,悉数化为最寒冷的冰霜,在那个白色的光点出现的瞬间,整个房间的温度就下降了最少10度。

    而在白霜一样的能量彻底占据了剩下的三分之一之后,影锋呼啸着卷起了一抹抹色彩斑斓的光影,缠绕在整个战斧的躯体上。

    乌瑟尔放开了手掌,在三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冲突之下,它漂浮到了空中,最寒冷的冰霜在它狰狞的斧刃上凝结出冰刃,然后将整个斧面都固定在了一层清晰而又冰冷的冰面里,墨绿色的火焰也跳动着,将斧刃和斧柄交界处的黑色钢铁扭曲,融化,最终在某种咆哮的意志下,形成了和霜之哀伤的羊角骷髅坠饰差不多的装饰品,两抹冰蓝色的光芒,在那骷髅眼眶中跳动。

    最后是乌瑟尔的鲜血憎恶之力,将斧刃上符文彻底激活,那是仿照霜之哀伤制作的符文,同样具有吸纳灵魂的特质。

    这种变化整整持续了近10分钟,最终,在一阵寒风呼啸的呢喃里,那把战斧最终成型,在最后一抹光芒散开之后,紫色的,深邃的灵魂力量缠绕在这战斧周围,就像是拱卫着国王的士兵,这代表新生的武器之灵,拥有操纵灵魂的力量。

    就像是霜之哀伤一样,虽然可能更弱一些,但这就足够了。

    在看向这华丽,狰狞而又诡异的武器的时候,众人,甚至包括狄克和乌瑟尔,都感觉到了灵魂层面的恶意,这是个贪婪的家伙,哪怕是刚刚出生,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灵魂的滋味了。

    是个真正的恶棍!但却是他们现在需要的恶棍!

    死亡骑士伸出手,将其握在手里,而那战斧则呼啸着想要从他手心跳出来,背后的死亡裁决,更是不断的拍击着乌瑟尔的身体。

    死亡骑士大领主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尝试,他摇了摇头,

    “天启在阻止我…狄克,它该是你的!也唯有你能驯服这狂野贪婪的灵魂。”

    “不,我也不行。”

    圣骑士伸出手,银光四溢的正义之火出现在他手心,他摇了摇头,“我的精神已经和这把武器绑在一起了,和你的情况一样,所以…我们得重新给它找个主人,而且得尽快了。”

    说完,圣骑士又看向抱着双肩站在一边的伊利丹,

    “还有你,老朋友,我承诺…我终有一天会去德拉诺,会完成我向你说过的那些事情,但不是最近…放心吧,这场战争,我会参与的。”

    “对了,帮我带个东西给希尔瓦娜斯,她会需要这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