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霄 > 第两百六十六章 化身科学家研究神宫符

第两百六十六章 化身科学家研究神宫符

 热门新闻:神霄 元尊 飞剑问道
    王鸣从未如此全身心投入一桩事上过,这种状态跟入定既有相同又有不同。

    相同的是,王鸣研究地阶神宫符达到心无旁骛的状态;跟入定不一样的是,王鸣的注意力高度集中。

    牛顿琢磨万有引力不得时,爱因斯坦研究光电效应无解时,陈景润攻克哥德巴赫猜想之前……有一句成语叫绞尽脑汁,王鸣现在的状态就是如此,跟大科学家攻克科学难关时候一般无二。

    一开始王鸣只是临时起意,而一探究下去王鸣就欲罢不能来,非得研究出点什么东西才行。

    符心被涂抹得漆黑,大小如同鸡蛋,但在王鸣眼前却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而他要做到就是翻过它。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王鸣感觉就好象一次次摸黑探入无边洞穴,一次又一次碰壁而返。虽没有碰到“头破血流”,但也消耗不少精神力气,渐渐有些神倦身疲。

    王鸣立刻观想雷宫如青莲山一般大,于是,罗浮宗浓郁的灵气立刻汇聚在他上空,如泉流、如瀑挂,径直通过王鸣百会穴灌顶而入。

    灵气如液似乳,一入体内迅速被十二条经脉一一容纳,三个呼吸后任督二脉河车自动转动,而随着河车转动,雷宫中的雷光亮度陡然大增,消耗的精神气力立刻不足。

    咦?!王鸣忽觉出跟以往的不对,万道雷光中有一束直接冲向他的灵台。

    说是灵台,其实就是脑部一片漆黑处,过去不觉,王鸣只知那是灵台,或者称之泥丸宫。

    泥丸宫有识海,雷光普照能见一丝光亮,但从来就像是月亮一般,没有光亮可借就陷入万古的寂黑。

    现在有点不同,漆黑一片中王鸣隐隐见到有一丝光亮透出,宛若风中的烛火。

    王鸣心中一喜,这一犹如万年洞窟里透出的一点光立刻投到神宫符的符心之上,浓墨漆黑鸡蛋大小之处居然由黑变灰,虽然还是什么也看不到,但这是好兆头。

    王鸣知道,灵台方寸光持续照下去,神宫符符心迟早有洞彻明了的一天,这就是铁杵磨成针。

    桌案上一盏油灯,桌案上黄表纸已经铺展开,朱砂加水已经研磨好,狼毫笔都搁在砚台之上,随时等待着王鸣研究有所得,挥毫泼朱砂写就一道灵符。

    之前王鸣在雷城的时候就尝试过,仿造雷宫上的云团成功写出云宫符,但是因为云宫符只能调动他雷宫的力量,而调动不了这方天地力量,味道差了许多,甚至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符,只是空有其表而已。

    现在,王鸣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他也许马上就能写出在这个世界上属于他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符。当然,说能全面的调动这方天地本源力量,王鸣还没有这么乐观。能“借”一些,像“镜映月”,又或者说“共振”,间接的借用一点力量,王鸣相信也是够用的。

    帝都神宫望仙台,王鸣双眸中闪过一丝期待之色,如果能到那悟上一天一夜,相信他就能领悟这个世界的根本符,这样一来,他所学过的成百上千的符箓譬如驱魔、破狱、诛邪、斩煞、除妖;镇宅、荡秽、保命、求禄、祈福;引魂、安魂、超度等等就有用武之地。

    很显然,神宫走的就是符箓之道,至于是什么水平王鸣还不清楚。

    不知不觉,天亮了,清晨的阳光倾洒入室内,王鸣睁开双眼,符心除了用浓墨遮盖原有的笔画之外,居然还施加了咒语。

    咒乃天地密语,写符之时诵咒语,符将具有更强大的威力,而符心施的咒语却是一种遮盖术。这跟王鸣的神隐术居然有些相似。

    王鸣口中喃喃,无数道光线像“水流”一样过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却绕了过去,于是他“消失”了。

    王鸣在动用神隐术。当然,只是肉眼看不到了而已,王鸣的云眼还是能看到,一个淡淡的金光人影端坐蒲团之上。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地球电影里端起红外线望远镜去望人一般。

    也就数分钟,王鸣就注意到地阶神宫符发生微妙的变化。

    地阶神宫符上遮盖术的咒语力量发动了,王鸣顿时感觉周围的灵气,准确讲应该说是周围的能量场发生奇异的扭曲。王鸣甚至感觉到咒语有灵性,更微妙的是有一种兴奋的情绪在流露。

    这可太神奇了。

    王鸣心里刚刚这般想,奇异的“共振”出现了。

    王鸣催动的神隐术咒语与地阶神宫符上遮盖术咒语振动频率趋同,就在这刹那时间,王鸣灵台中灵光一闪,原本是盘坐的身子整个跳了起来,落在桌案旁,提起狼毫笔蘸满朱砂龙飞凤舞刷刷写了起来。

    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停滞,王鸣最后在这张符上也画了一个别人看不到的符心。这个符心当然不是根本符,但却是地阶神宫符所显现出遮盖神咒的显化与投影。

    王鸣目露精光,抬手轻轻地掀起这张符,然后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就看到黄表纸表面一层金光发散出去。

    成了!王鸣面色一喜,大声道:“方士玉!方士玉!”

    王鸣连喊了几声,方士玉在外头应了一声。

    “快进来!”王鸣一边说着,一边把地阶神宫符小心的折叠好收放在乾坤袋里贴心口放口袋里。

    方士玉推门进来,脸色有些茫然,道:“大师兄,叫我做什么?”

    “把这个折好,贴心口放着。”王鸣指着他刚刚写好的符。

    “这是什么?”

    “符!”

    “什么?”方士玉身子一颤,激动地说道,“老大你会画符?”

    方士玉情急之下,学宋缺一样也叫王鸣“老大”。

    方士玉之所以震惊,是因为他获得一门神道传承同时也获得一些神界方面的信息与知识,知道“符道”在神界可以说是大行其道。而在人界,符道只掌握在神宫手里,极少流落在其他宗门。

    方士玉现在明白了他当初给王鸣还有五雷门望气的时候,为什么会看到气势如虹的壮观场景。

    老大居然会画符,太牛了!

    王鸣看到方士玉一双小眼尽是崇拜的小星星,哼了一声,道:“赶紧佩戴,放出神光来体察。”

    方士玉立刻小心翼翼地接过王鸣新画的符,折成三角然后贴胸口的口袋放,双眼往上一翻,室内灵气立刻紊乱,甚至整个青莲府上空的灵气都发生变化。

    王鸣在雷光普照之下,看到方胖子头顶放出一道神光,整个人不再小心谨慎的模样,很有些庄严神威之气。

    就在这时,王鸣吃惊地看到欲冲天而起的神光忽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回去。

    没错,就在方胖子的胸口,瞬息之间方胖子外放的神光全部被那张符吸纳。再看方胖子,哪里还有半点神光熠熠,俨然就是一乡下财主的胖儿子。

    方士玉先是一惊,脸上旋即露出狂喜,目露兴奋之色,拍着肥肥的大巴掌,道:“太好了!太好了!我又可以回去做我快乐的猪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