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凤回巢 > 第四百七十一章 轻忽

第四百七十一章 轻忽

 热门新闻:凤回巢
    新婚小夫妻入了洞房,侯府所有的客人也都一一离去。

    顾莞宁和太孙留到了最后,才向太夫人辞别,坐上马车回了太子府。

    忙碌了一整天,顾莞宁神色间颇有几分倦意。

    太孙看着心疼,低声道:“靠在我怀里,先睡会儿。到了府外,我再叫你。”

    顾莞宁确实有些困倦了,嗯了一声,便将头靠近他的怀中假寐。不到片刻,竟真的睡着了,还发出了极细微的鼾声。

    太孙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个姿势,让怀中的人睡得更舒服一些。

    定北侯府离太子府不算远,过了一会儿便到了。

    太孙见顾莞宁睡的正香甜,舍不得就这么叫醒她,轻声吩咐下去,让马车暂停在府外。

    顾莞宁对这一切浑然无知,她就这么紧紧地依偎在太孙的怀中,仿佛一株柔弱的藤蔓攀附在树上。

    熟睡中的她,没了白日的冷静犀利,就连眉眼也显得柔软了几分。

    太孙静静地凝视着怀中的娇颜,一颗心仿佛被蜜水浸泡着,满是甜意。

    一个睡着,一个看着,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

    更夫打更的声音遥遥传来。

    三更了!

    顾莞宁被打更的声音惊醒,睁开迷蒙惺忪的睡眼,头脑依旧有些昏沉倦懒,一时间不知身在何方何地。

    这副呆呆的样子,真是可爱。

    太孙轻笑一声,俯头在她额上亲了一口:“阿宁,你总算醒了。”

    刻意压低的声音,如轻风般拂过敏感的耳际。

    ……顾莞宁陡然就清醒了,耳尖又开始悄然泛红,故作镇定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装着不羞涩的样子,也是格外可爱。

    太孙没有揭穿,很配合地应道:“现在是三更天。”

    顾莞宁忍不住皱眉:“我本来就打算小憩片刻,没曾想一睡就睡了这么久。你怎么也不早点叫醒我?”

    太孙什么也不解释,就这么含笑看着她。

    顾莞宁自己倒是过意不去了,笑着自嘲道:“一定是你见我睡得沉,不忍心将我叫醒。”她睡在他的怀里,他一动不能动,分外辛苦。

    太孙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主要是因为你乖乖地依偎在我怀里,感觉美好。我巴不得你就这么睡上一夜才好。”

    呸!又不正经!

    顾莞宁眼底绽出笑意,口中道:“这么晚了,母妃早就歇下了。我们直接回梧桐居吧!”

    有什么话回去慢慢再说。

    太孙笑着点点头。

    ……

    半个时辰后。

    两人各自沐浴更衣后,都没什么睡意。尤其是顾莞宁,之前睡了大半个时辰,此时精神颇佳。

    “听闻大哥今日被崔家三兄弟刁难了?”顾莞宁随口笑问。

    太孙笑道:“是啊!崔家三兄弟一个比一个出题刁钻。大舅兄虽有才学,也禁不住他们兄弟三个轮番拷问。”

    “尤其是到崔三郎那一关,大舅兄想得绞尽脑汁,急得额上直冒汗。连连冲我使眼色求助。可惜崔家兄弟有言在先,只准他求助一次。我估摸着最后一题一定最难,只能狠心视而不见。直到最后一题才出手!”

    顾莞宁忍不住抿唇直笑。

    太孙笑着问道:“今日顾家这边一切都还顺利吧!”

    “大体还算顺利,跳梁小丑免不了要有几个。”顾莞宁轻描淡写地将吴家人携着吴莲香登门的事说了一遍。

    太孙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有祖母在,吴家人翻不出风浪来。而且,我看大舅兄对崔家小姐也颇为上心。想来对那个吴莲香只有表兄妹的情分,并无男女之思。”

    男女之间是否有情,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

    顾谨行看着崔珺瑶的眼神,已经足以表露一切。

    顾莞宁又将王敏有孕一事说了出来。

    太孙的神色顿时有些微妙。

    这个孩子,前世可是从未有过的。忽然这样冒了出来,总让人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仿佛有些事,已经随着他们两个的重生发生了悄然的改变……

    “或许,从我们两个重生的那一刻开始,一切就已经不同了。”顾莞宁似知道他在想什么,轻声说道:“萧诩,我们两个是不是太过轻忽大意了?”

    因为自觉掌握先机,清楚一切,所以没有将对手真正放在眼底。

    太孙的神色也凝重了几分:“你说的对。我确实有些轻敌了。”

    事实上,齐王雄才大略,精明隐忍,绝不是易于之辈。而齐王世子萧睿,文武双全,聪慧过人,若不是因为恋慕顾莞宁露出了弱点,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两人不约而同地静默了片刻。

    过了一会儿,顾莞宁才低声道:“以后,我们两个要小心一些。”

    太孙嗯了一声。目光在顾莞宁平坦的小腹上瞄了一圈。

    顾莞宁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太孙挑眉笑道:“我在想,我们是不是也该让阿奕早点出生。免得让萧睿的孩子出尽风头。”

    说完之后,便等着顾莞宁娇嗔地飞白眼过来。

    没想到,顾莞宁竟然认真地思索了起来。

    太孙哑然失笑:“你莫非真有此打算?”

    “为何不可?”顾莞宁淡淡反问:“皇祖父最喜欢孩子,当年阿奕出生,是第一个玄孙。皇祖父对阿奕如何喜欢,你也该清楚。就是你,也因为是长孙,才格外得了皇祖父的青睐。父王能做储君,还不是因为比齐王年长的缘故?”

    由此可见,出生的次序先后,确实极其重要。

    也怪不得齐王妃得知王敏有孕之后,顿时喜上眉梢洋洋自得了。

    王敏这一胎若是女婴,倒是没什么。如果是男婴,一定会影响到阿奕的地位。

    太孙见她说的认真,也不再说笑,同样认真地思忖了片刻,然后道:“阿宁,我知道你的顾虑。不过,你还未及笄,早早圆房怀孕生子,一定会伤到你的身体。”

    “在我心里,不管什么,都不及你重要。”

    “所以,你什么都不用多想。等明年及笄之后,我们再圆房。”

    看着太孙再认真不过的俊脸,顾莞宁心头一热,轻轻嗯了一声。